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所有人都静默无声的看着霍耀仁和罗拉,似乎可以感觉到他们之间隐有火花迸射。

    沈怡事不关己的拢了下头发,嘴角轻轻挑着。

    罗拉凝着霍耀仁的目光满是憎恶,双手用力收紧。

    “霍先生,你财大气粗,根本就没有必要在LK以及陆氏上如此绞尽脑汁,不觉得这样在自降身价吗?”

    霍耀仁耸了耸肩,“对于我感兴趣的东西,我从没有想那么多,什么叫绞尽脑汁,什么叫财大气粗,若是罗拉女士不同意的话,也可以,那么我今天不妨丢下一句话!”

    说到此处,他故意一顿,一双狭眸氤氲着阴鸷的光芒,缓缓的在在座的所有人脸上缓缓掠过。

    所有人在对上他那双眼眸时,只觉得呼吸受制。

    “丢下什么话?”罗拉不输气势的与他对视。

    沈怡微微蹙了下眉,隐隐觉得,霍耀仁今天势在必行,皮笑肉不笑的说道:“霍先生,何必呢?大家以后低头不见抬头见的。”

    罗拉看着沈怡那一脸的假惺惺,心里怨责自己当初识人不清。

    霍耀仁冷笑一声,“如果LK不同意注资,那么我就只能收购!现在LK因为陆氏元气大伤,如果再有一股外力施压,罗拉女士,你觉得有意思吗?在座的各位董事不会怨着你吗?”

    这最后的半句话让罗拉一阵骇然,她死死盯着一脸笃定的霍耀仁,心里恨得不轻,双手用力攥紧。

    就在这时候,她的手机震动起来,心里突跳了一下,翻找着手机的手在发抖。

    终于将手机拿了出来,当她看到是自己的儿子时,心里的那种慌乱和不安瞬间被放大到极致。

    赶忙接通,当她听说阿森纳已经醒了,泪水不受控制的滚出眼眶,可随后的话,却是让她几度晕厥过去。

    所有人的目光都凝注在她的身上,她原本应该敛下心中的悲伤,继续与霍耀仁斗智斗勇,可此刻,她顾不得这些!

    说到底,她也是个女人!

    深知在座的大多数都赞成霍耀仁刚刚的话,即便她反对,也不过是以卵击石,再加上心中巨大的悲愤,她愤然离开会议室。

    当她离开后,会议室里一片杂乱的议论声。

    霍耀仁一直半勾着嘴角,这样的表情使得他整个人看起来更加的邪肆。

    沈怡一直不动声色的观察着霍耀仁的表情,心中暗暗盘算着。

    阿森纳一家明显倒了,若是能够攀上霍耀仁,倒也有助于她继续留在权利的顶端。

    霍耀仁感受到她的目光,嘴角诡诈的一挑。

    “各位董事是否已经商量妥当,若是同意,我们改天就签合同,霍氏注资,以后这LK就姓霍,若是不同意,那么我们也不多浪费时间!”霍耀仁淡声说道。

    众人纷纷看向他,最后齐齐点头。

    霍耀仁看向沈怡,“沈女士,这件事就交给你协调,若是做的不错,这LK以后的执行董事就由你当了!”

    沈怡心中涌上一股狂喜,面上却不动声色,佯装犹豫不决,在其他董事纷纷劝说之下,她勉强答应。

    霍耀仁站了起来,让菲利斯递给沈怡一张名片,“相关事宜就全权交给沈女士了,如果有什么事情,联系我的助理!”

    沈怡接过名片,点头。

    罗拉匆匆去了医院,脸色苍白如纸。

    阿森纳的确已经醒来,气色看起来也不错,但所有人都心知肚明,他这不过是回光返照,坚持不了多久。

    看到罗拉,阿森纳表情很是复杂。

    经历了狂喜和失败,阿森纳恍然明白了一个道理,人生没有永远的赢家,也没有永恒的主宰者,那些繁华不过过眼云烟,唯有身边人才是最珍贵的!

    看着罗拉脚步虚浮的进来,满脸的哀恸,他目光柔和了几分,轻声而艰涩的呢喃着,“罗拉……”

    罗拉喉间哽咽的厉害,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想要唤一声,可根本就唤不出来。

    三个儿子在外面看着这一幕,心思各异。

    “罗拉……”阿森纳吃力的扯出一抹笑,“我很好。”

    罗拉终于来到了病床前,用力握住阿森纳枯瘦的手,一遍遍伸手抚摸着他的脸颊。

    “我感觉最近好像做了一个梦,到现在,该醒了!”阿森纳眼神涣散,“我还记得我们当初相遇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季节,那时候……咳咳……”

    “阿森纳,别再说了!”罗拉已然泣不成声。

    “不……”阿森纳深吸了口气,“我必须说,那时候感觉你是那么的美好,我对你一见钟情。”

    “我知道,我都知道!”罗拉的泪水如同决堤一般,滴滴滚落在阿森纳的手上。

    他凝着她,很认真的凝着,想要将她此刻的样子牢牢记在脑海之中。

    “只怪我没有听你的意见!”

    如果在白灵事件之后,他可以听从罗拉的劝导,LK就不会是现在这种局面!

    “阿森纳,你放心,我一定会将LK抢回来!”罗拉并非在安慰阿森纳,而是真正的承诺。

    阿森纳笑了,“但凡霍耀仁想要的东西,别人根本就阻止不了,犯不着跟他争得头破血流!手中的股票卖出去,好好过一段平静的日子,我、依、旧……爱你!”

    罗拉哽着声音“嗯”了声,“阿森纳,你会好起来!”

    阿森纳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只是盯着天花板的某一点,笑了,“我看到上帝在召唤我!罗拉,好好照顾自己!”

    罗拉感受到那只手不断垂落的力道,心慌的厉害,看着已经闭上眼睛的阿森纳,撕心裂肺的喊道:“阿森纳!”

    大夫进来,惋惜的冲她摇头,“节哀!”

    阿森纳的葬礼因为是在霍耀仁想要注资的情况下操办,所以,来的人寥寥无几。

    沈怡一身白衣手捧白色菊花进来,三个儿子霍地冲了上去,就要赶走沈怡,被罗拉唤住。

    罗拉冷冷的看着沈怡,“沈怡,谢谢你能来送阿森纳最后一程,三个儿子不懂事,请你包涵。”

    沈怡完全无视掉罗拉冰冷的目光,恭敬的对着阿森纳的遗像鞠躬之后,将花放下,“罗拉,我们姐妹一场,我劝你一句,审时度势,钱财乃身外之物!”

    “各人所想不同,不必再劝。”罗拉直接打断了沈怡。

    沈怡脸上悻悻的,“节哀顺变。”

    刚刚转身走出去,那束花便被小儿子摔在了地上,“惺惺作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