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周南面有不悦,可是他又十分想要得到那张支票。

    霍耀仁嘴角轻轻一挑,薄唇缓缓开启,说出自己心中的想法,周南神色遽然一变,“我不会帮着你去做这种事情!”

    “周教授,不过是一句话而已,你说自己想不起来了,剩下的事情都交给我处理,你并不损失什么。”

    霍耀仁面无表情,周南几次想要看清楚他墨镜之后的那双眼睛,奈何根本就看不到。

    “周教授,你要考虑清楚。做学问的人虽然说要严谨,一丝不苟,但是偶尔撒个谎的话,应该也不为过,更何况,这个谎也是个善意的!”

    周南眉头皱紧,思绪快速转动。

    最后,迟疑着点头答应。

    林浅浅在医院外面等了好久,医院还是静悄悄的。

    她抬手看了眼时间,还有三分多钟。

    就在这时候,一辆出租快速驶来,从车上下来一个矍铄的老人,林浅浅仔细看了会儿,确认他就是周南。

    正准备走上前去,院长赶忙迎了出来,众人将他簇拥着迎了进去,林浅浅根本就无法靠近。

    她跟了上去,周南已经进了讲演室。

    林浅浅想要进去,被告知非工作人员,不得靠近。

    她有些懊恼的坐在椅子里。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霍耀仁对库里说道:“都安排好了?”

    库里点头。

    四个小时之后,天色已经暗了,讲演室里爆发出雷鸣的掌声,林浅浅舒了口气,等着大门打开。

    周南出来后,林浅浅赶忙迎了上去。

    讲明自己来的意图,周南犹豫了一会儿,心里又有些纠结。

    撒这个谎的确没有什么,但他总觉得那个人似乎不简单,不清楚撒谎后,是否会给眼前这个女人带来麻烦。

    “有印象吗?”林浅浅有些紧张的看着他。

    周南看向院长,院长心领神会的说道:“周教授,不如去会议室谈吧。”

    两人去了会议室,周南仔细想了想,“你是陆老夫人的什么人?”

    “我是她……”

    “孙女”这两个字就要脱口而出的时候,林浅浅赶忙噤声,“我是她的孙媳妇。”

    周南想了想,按着霍耀仁说的,自己暂时想不起来,让林浅浅隔几天再过来。

    林浅浅有些失落,但很快便又点头答应。

    这里距离凉州比较远,她在附近找了一家小旅馆,卸下了那些脂粉,一张憔悴的脸孔出现在镜子里。

    她摸着自己的脸,叹息一声。

    这时候,有敲门声响起,林浅浅颦眉,开了门。

    “林小姐,有人将这个送给您。”

    林浅浅看着服务生手中的纸盒,一怔,“什么人送来的?”

    “对方说是您的朋友。”

    林浅浅有些奇怪,没有人知道她来了这里,究竟会是谁?

    接过纸盒,展开看,里边是一个安眠枕头,她抿了下唇,下了楼。

    “能把监控调给我看看吗?”

    前台点了下头,帮她调出监控。

    她看着刚刚送来纸盒的那个人,非常陌生,“如果这个人下次再来,麻烦你通知我一声。”

    回到房间,林浅浅将那个安眠枕头放在床头柜上。

    据说这种安眠枕头里放着有助于安眠的花草,她可以不枕着,但是闻闻总可以。

    虽然依旧思绪纷乱,好歹还是有了困意。

    一夜之后,她再次去了医院,跟医院打听到了周南的住址。

    而在此之前,霍耀仁将一个文件袋交给了周南。

    周南费解。

    霍耀仁直接说道:“你只是撒谎,帮我将这个交给她,至于其他的,你不知道。”

    周南现在满脑子都是自己的学术研究,接过。

    霍耀仁离开后不久,林浅浅正好来了。

    周南面对她的时候,心里纠结的很,可最后,还是将那个文件袋交给了林浅浅。

    林浅浅看着里边的病历单,有些疑惑的看着周南。

    “周教授,据说院方只保留一份病历单,这份病历单,你是从什么地方弄到的?”

    周南现在是骑虎难下,只能告诉林浅浅,这份病历单才是陆老夫人真正的病历单。

    林浅浅点了下头,快速看了下数据,很生涩,根本就看不懂。

    “周教授,您能跟我解释一下这份病历单上的数据吗?”

    周南接过病历单一看,脸色骤然一变。

    这份伪造的病历单上,陆老夫人并非正常死亡,而是因为每日0.1克的慢性毒药引起的心脏早衰!

    看着周南流露出这种惊骇的神色,林浅浅心生狐疑。

    周南擦了下额上的汗水,快速敛下心中的震惊,跟林浅浅讲解着病历单。

    林浅浅的脸色越来越沉,这份病历单上所述,与之前私人医生给奶奶做的检查报告一致。

    奶奶是被人谋杀的!

    这个认知仿若一道雷在林浅浅的脑子里炸响,之后周南说了些什么,她全都没有听清。

    周南不清楚霍耀仁究竟为何要编造这样的一份病历单,可戏已经演到了这个份儿上就得继续演下去。

    林浅浅并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离开的这里,又是怎么回到的旅馆,心情很沉重。

    在旅馆又待了一晚上,第二天,林浅浅回了凉州。

    自从唐奕跟她表白之后,她就再也没有接唐奕的电话,刚刚上楼,便看到唐奕站在门口,一怔。

    两人面对面,一个楼上,一个楼下,唐奕脸上有些局促。

    “浅浅,你最近去了什么地方?”

    “出去散散心。”林浅浅不想唐奕太过尴尬,声音平静的道。

    “我给你打了电话,为什么没有接?”

    其实,这个问题根本就是明知故问,但此刻气氛尴尬,他不得不这样问。

    林浅浅勉强挤出一抹笑,“表哥,我们……”

    她的话没有说完,唐奕赶忙截口说道:“浅浅,那天我喝醉了,如果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你千万不要放在心里。”

    林浅浅抿着唇,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陆宸应该快要回来了,冷静下来之后,你还打算跟他去办理离婚吗?”

    林浅浅不假思索的点头,“肯定要离!”

    再一次肯定了奶奶非正常死亡,林浅浅无法做到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这件事,必须要查清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