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林浅浅身体里如同烧着一团火,可是心里却异常愤怒。

    那眼神看在陆宸的眼中显得非常复杂,他不由皱紧了眉。

    稍稍松开,她气喘吁吁的斥道:“陆宸,我今天终于明白了自己在你心中到底是什么了!”

    陆宸眉头几乎拧成了一团,“是什么?”

    天知道,此刻,他有多么的紧张。

    在美国待了这么久,尤其是见过Johnson之后,他越发想念她,当时对着媒体宣布白馨的事情,不过是权宜之计,如今阿森纳已经上了西天,他再也不需要处处考虑会不会被阿森纳给咬一口这件事。

    虽然那天当着记者媒体的面儿对她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可是舆论这种东西,只要再开一场新闻发布会就可以轻松为她正名。

    以前,也有好多明星借着绯闻炒热自己,他甚至连措辞都想好了。

    林浅浅看着他的目光充满了嘲讽,“我在你眼中就是一个给你解决生理需要的机器!”

    他根本就不会考虑她的感受,别说她现在是否还恼着他,就是她流产后身体一直没有调养好,他就不应该在刚刚用那么强硬的语气命令她给他!

    给他……呵!

    她深吸了口气,冷冷的看着他,“如果你要,可以!”

    陆宸完全怔住,就那么怔愕的看着她。

    林浅浅得了机会摆脱他的禁锢,不顾手腕上的麻疼,抬手解着衣扣。

    陆宸呼吸越来越乱,不是情迷意乱,而是他在压抑着心里的愤怒。

    她那决然冷嘲的表情,他若是要了她,岂不是连脸都没有了吗?

    身体里所有的热情尽数消失不见,他看着她,深深的看着,之后慢慢的从她身上起来,双腿如同灌了铅似的一步步的离开。

    林浅浅长吁了口气,她没有立即从地上爬起来,只是一瞬不瞬的看着天花板,仿佛有一双手用力的拉扯着她那颗早就已经千疮百孔的心。

    陆宸站在大门外,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着烟,很快地上就散落着许多烟头。

    烟草味道顺着没有关紧的大门飘入进来,林浅浅颦眉,有些嫌恶的挥了挥手。

    一盒烟都抽完了,陆宸抬腿迈步。

    烟草味道逐渐减轻,林浅浅深吸了口气,轻手轻脚的来到大门口,贴着门静静的听了会儿,开了门。

    门外一地烟头,人早已经不知去向。

    她对着空荡荡的楼道,摇头失笑,之后用力关紧大门。

    陆宸买了一堆食材,再次敲响了林浅浅的房门。

    林浅浅从门镜里看到他的时候,眉头一拧。

    “陆宸,我们是要去办理离婚手续的,你刚从美国回来,不应该出现在我这里,而应该……”去陪着白馨。

    只是那最后的几个字,她如何逼着自己说,也终究哽在喉间。

    “快些开门!”陆宸声音冷硬的挤出四个字。

    林浅浅僵着没动,刚刚发生的事情她仍心有余悸,好不容易将他打发走,除非她脑子有坑,才会引狼入室。

    陆宸见她迟迟不开门,心里涌上一股躁意。

    “林浅浅,你特么的如果不开门……”他欲言又止,并没有说具体怎样,但威胁意味十足。

    心里咯噔一下,林浅浅有些紧张的咬唇。

    猜想中的撞门声迟迟没有响起,而是陆宸如同高倍喇叭一样的大喊声。

    “老婆,我想死你了,快点儿给我开门,让我进去。”

    第一声传入耳中的时候,林浅浅不自禁的打了个哆嗦。

    第二声响起的时候,还伴随着数声开门的声音。

    林浅浅揉了揉额角,非常不耐的斥道:“陆宸,你这样有意思吗?”

    陆宸也不回答,继续像是上好了发条似的,重复着刚刚喊的话。

    林浅浅实在是觉得脸都要没了,很不情愿的开了门。

    “你到底……”

    目光落到他手中的那些新鲜食材上,皱眉,到底他想干什么?

    陆宸冲她勾了下嘴角,抬步走了进来。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林浅浅颦眉,追上他。

    陆宸进了厨房,挽起袖子,开始收拾起手中的老母鸡。

    刚刚去市场的时候,老板教过他要怎么秃噜鸡毛,怎么炖老母鸡。

    之前是他太想她,竟是忘记了她流产的事情。

    心知根本就劝不住他,林浅浅索性也懒得管他,兀自坐在沙发里。

    陆宸回眸看去,发现她只是静静的坐着,根本都不曾看自己一眼,心里有些失落。

    “啊呀——”

    林浅浅的心突然一揪,完全是下意识的站起,快速进了厨房。

    陆宸冲她得逞一笑,晃了晃十指完好的手,“逗你呢!”

    林浅浅咬唇,心里异常的气,不但气他,更气自己。

    明明他这般伤害她,她竟然还一次次的心软,犯贱呢!

    “陆宸,如果你愿意折腾,好,你自己折腾!”她撂了狠话,便准备离开。

    陆宸心里咯噔一下,赶忙握住她的手腕。

    四目相对,明明彼此的眸中都有着千言万语,可在此刻,却少了许多的缱绻柔情。

    陆宸缓缓松开了手,“你答应过,要陪我一个月的,现在还有那么多天。”

    “陆宸,你都已经在协议书上签了字,你再这样,真的没有必要。”林浅浅不掩讥嘲。

    陆宸抿着嘴角,有些耍赖,“不管,做人总要讲信用吧。”

    林浅浅摇头轻轻叹了口气,重新坐回到沙发里。

    有浓郁的鸡汤味道从厨房飘出来,林浅浅没有想到陆宸竟然也能做出这样美味的鸡汤,可是有什么用?

    鸡汤无法修复他们两人间的裂痕,无法让奶奶死而复生。

    见她没有反驳,陆宸心里暗暗舒了口气。

    又等了一会儿,他端出一碗鸡汤,“尝尝。”

    林浅浅在鸡汤上快速掠过,目光有些僵滞。

    陆宸舀了一口,吹凉,递到她的嘴边。

    林浅浅犹豫了一会儿,“放那儿,我自己会喝。”

    “林浅浅,如果你真的想要顺利离婚,最好别这么别扭!”陆宸有些悻悻的,为了掩饰这种失落,恶声恶气的威胁。

    她看着他,许久,叹息一声,张口含住勺子。

    陆宸嘴角微微上扬,“味道怎么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