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还不错。”林浅浅勉强喝了几口,摇头,“时间不早了,你从美国回来,应该回去看看你爸妈。”

    陆宸脸上的笑容一点点的敛下,你爸妈……连称呼都变了。

    感受到他周身散发出来的那种不悦的气息,林浅浅抿了下唇,站起来进了房间。

    这是一间一室一厅的普通公寓,家居摆设都有些陈旧,环境也不是很好,她在这里能够住的舒服吗?

    大步跟了上去,手用力握住门把手,门“噔”的一下开了。

    正好林浅浅在换衣裳,闻声,一脸惊惧。

    看到她露出来的雪白双肩,陆宸眸色幽深了些许。

    “你怎么进来的?”

    林浅浅失声问,她明明已经锁了门的。

    陆宸看了眼房门,“可能太破了,所以,我只是轻轻用力点儿力气,就推开了。”

    林浅浅赶忙将衣裳拢好,“如果没有什么事情了,你该走了。”

    陆宸没有想到她真的这么冷漠无情,张口闭口的赶他走,心里一股躁意涌动着。

    林浅浅感觉气氛有些诡异,“我出去转转,希望回来的时候,你已经离开了。”

    她说着,拿了一件外套走出去。

    陆宸原本想要跟上,却看到了她放在门口的钥匙。

    眉角一挑,在她离开后,拿着钥匙去了附近的一个小超市配了一把钥匙。

    林浅浅等了好一会儿才上楼,然而,陆宸还在。

    她心里有些烦,“陆宸,你这样真的没有一点儿意思。”

    陆宸嘴角勾了一下,“时间不早了,休息吧。”

    他站起,离开。

    经过她身边的时候,嘴角的笑容越发深邃。

    林浅浅捕捉到他嘴角的那抹笑,心里打了个突儿,总觉得哪里有古怪。

    等了一会儿,她去洗了个澡,上了床。

    这里环境不是特别好,她将自己蜷缩成一团,才勉强有了些许的暖意。

    不知不觉的迷糊了过去,睡梦中,身边似乎多了一个天然暖炉,她本能的向着那处暖炉靠近。

    陆宸低眉看着她,小样儿,跟他斗!

    这是林浅浅睡得最好的一晚,心里难得的平静,也没有被各种各样的噩梦侵扰。

    阳光顺着没有拉紧的窗帘缝隙洒入,冬日里难得的好天气。

    当熟悉的气息随着呼吸涌入肺腑之中时,林浅浅一阵愕然,就要睁开眼睛,揽在腰上的手臂微微用力,她被迫与陆宸贴的很近。

    “醒了?”陆宸低眉看着她。

    林浅浅不得不睁开眼睛,跌入他温柔的眼睛时,她恍惚了一下,似乎又回到了曾经,别墅,那张柔软的双人床……

    “陆宸,你昨晚……”

    她的话没有问出口,唇被陆宸攫住,他没有深入,只是那样贴着她的唇。

    “吧唧”一声,让林浅浅再度恍惚了一下,心也不受控制的跳动起来。

    陆宸看着她漫上绯色的小脸,笑道:“今天我有一天的时间,你想去什么地方?”

    看着他近在咫尺的一张俊脸,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林浅浅越发恼恨。

    “我问你,你昨晚怎么进来的?”

    陆宸捏着她的下巴,微微皱了下眉,瘦的厉害,下巴都尖了。

    林浅浅一脸怒意,用力挥开他的手。

    “我有我的办法。”

    林浅浅懵了一下,想着昨天他只是轻轻用力就将房门给弄开了,难道大门也是如此?

    陆宸嘴角半挑了下,他肯定不会告诉她自己有钥匙,想要摆脱他的纠缠,林浅浅未免异想天开了。

    终于摆脱了他的禁锢,林浅浅进了卫浴间的时候,瞄了眼门锁,怎么都有些不放心。

    索性洗脸刷牙之后便出来。

    陆宸挑眉看着她,大咧咧的进了卫浴间,好像不速之客不是他。

    林浅浅懊恼无比,如果他天天这样怎么办?

    早饭,陆宸亲自去的厨房,虽然厨艺依旧拙劣,但是明显用了心,可林浅浅只是抱臂看着他,不曾动筷子。

    陆宸尝了一口,“粥熟了。”

    林浅浅没吭声,板着脸,“陆宸,你搞清楚,这里是我的地方,你我缘分已尽,你这么赖着真的没有丝毫意义。”

    “第一……”陆宸放下筷子,“我想搞的,至始至终都只有一个女人,叫林浅浅!第二,这里是你的地方,但我们还是夫妻,我就有权利住在这里!第三,什么叫你我缘分已尽?我没有说过结束,永远都不可能结束!”

    林浅浅愣了下,“无赖!”

    陆宸轻轻扬了下眉尾,他就不相信,死缠烂打不能起什么作用!

    别看她现在态度强硬,可是好女怕缠郎!

    林浅浅进了房间,换了一件衣裳准备出去。

    陆宸赶忙追上去,“要去什么地方,我送你。”

    “我不敢把生命交给没有驾照的人!”

    陆宸一脸铁青,他的驾照已经拿回来了好不好?

    林浅浅刚刚走出楼栋,便看到了一脸惨白的白馨。

    她莫名的心里涌上一股酸涩,冷着声音对陆宸说道:“你的最爱来了,还是别继续赖在这里了。”

    对上陆宸那阴冷的目光,白馨只觉得心口如同针扎刀割一般。

    “陆宸,既然你已经回来了,就跟我回去吧,干妈很想你!”白馨用力攥着双手,让声音听起来很平静。

    陆宸看了眼走出去很远的林浅浅,狠狠瞪了眼白馨,大步追上林浅浅。

    林浅浅一把甩开他的手,“陆宸,朝三暮四也要有点儿限度,而且现在不是旧社会,什么大房二房的事情,我希望你别异想天开!”

    陆宸难以置信的看着她,朝三暮四,大房二房……

    他在她的心里已然龌龊到这种地步了吗?

    再度握住她的手腕,一把将她拽入怀中,“林浅浅,你给我听好了,你我之间,没有第三者!”

    白馨在一旁听着他这几乎是咬牙挤出来的话,眸光一点点的沉了下去。

    陆宸,既然你想要过河拆桥,那么就别怪我无情无义了!

    林浅浅怒视着陆宸,“陆宸,你我之间的问题不是第三者的问题,请你放开!”

    “我、不、放!”

    “既然说了,就要有胆子去承担!我已经成了一个笑话,不要再让别人成为一个笑话!”林浅浅甩了狠话,用力挣开陆宸的手,脊背挺直的向前走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