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闻言,所有人都愣了下。

    陆母不解的看着白馨,这人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劝着林浅浅留下呢?

    白馨看了眼病床上的陆父,“你刚刚说伯父已经稳定了下来,不过我看伯父的脸色似乎并不怎么好,你还是等一会儿大夫上班之后,帮伯父做检查再确定自己是否要离开吧。”

    林浅浅只觉得白馨挺古怪的,明明昨天恨不能她不要留在这里,现在却执意让自己留下。

    目光充满研判的看着她,沉吟了一会儿,“爸的情况已经好了,我就不等了。”

    就在这时候,陆父悠悠醒转,刚刚他早已经醒来,只是不想打搅林浅浅跟陆宸。

    听到声音,林浅浅看向陆父。

    陆父道:“阿宸,昨晚浅浅跟你照顾了我一晚上,你带着浅浅去吃顿早饭。”

    林浅浅刚想要拒绝,陆父语气不容半分退让的说道:“若是你不答应,那你今天就继续留在医院吧。”

    “爸!”林浅浅叹了口气。

    陆父目光灼灼的看着她,对陆宸说道:“吃完了早饭把人给我再带回来,大夫确认我是真的没有事情了,你再把人给我安全送回去。”

    看着林浅浅那皱巴巴的一张小脸,陆宸抿着唇角,点头。

    陆母脸色登时就变了,恨不能可以让陆父将刚刚的话统统咽回去。

    “振华,他们现在已经离……”

    那个“婚”字还在嘴里,陆父便横过去一眼,“谁若是再给我提这两个字,就给我滚!”

    这话可说是不给陆母留一点儿情面,陆母脸色铁青的看了眼林浅浅,咬着后牙。

    白馨非但没有丝毫的不悦,反而还温声劝着陆母。

    陆母因为气怒,胸口起伏不定。

    明明两人都已经离婚了,还非要牵扯不清。

    林浅浅看了眼陆父,没吭声,走出病房。

    陆宸跟在后边,两人在医院对面的小饭店里简单吃了一顿早饭,时间已经快要到九点。

    “回去吧,大夫差不多也该来了。”

    陆宸僵着没动,只是抱臂看着她。

    林浅浅有些不自然的看着他,“你若不回去,我回去。”

    陆宸隔着桌子握住她的手,“新陆氏上市的时候,能来吗?”

    林浅浅闻言,心里涌上一股悲苦,“陆宸,你不觉得你这样说就好似用一把刀子在扎我的心吗?”

    陆氏才是奶奶|的心血,新陆氏是陆宸一手建造,性质如何一样?

    纵然他说新陆氏只是他出于想要帮她守护陆氏才建立的,但变了的东西就是变了。

    陆宸想现在无论他说什么,怎么说,恐怕她都听不进去,上市那天,只要她看到那件东西,就一定会相信他,他不是要毁掉陆氏,而是想要守护陆氏。

    两人就这么默然无声的一前一后的走着,林浅浅能够感觉到他凝在自己后背上的目光,很复杂,哀伤,迷恋,深情……

    她紧了紧双手,加快了脚步。

    就在绿灯亮起,她要过马路的时候,一辆摩托车向着她急速驶来。

    她惊得瞪大了双眼,完全忘记了去躲闪。

    摩托车越来越近,马达的声音越来越震耳欲聋……

    身后,陆宸脸色遽然一变,冲上来将她一把扑倒,紧跟着带着她快速向着路边滚去。

    摩托车从他们身边快速驶过,司机回头看了眼,陆宸眯着眼睛,看到了那双狭长的眼睛。

    林浅浅完全吓傻了,好半天,她才回过神。

    有血腥味道涌入肺腑,她脸色骤然一变,看着陆宸满是鲜血的手。

    “有没有事情?”

    看着她急红了眼睛,陆宸心里涌上一阵喜悦,她心里还是在乎自己,痛苦的“嘶”了声,“别碰我,我好像骨头断了。”

    闻言,林浅浅更是焦急万分,扶着他起来,急忙过马路。

    陆宸使坏的将手臂环在她的脖颈上,整个人的重量都落在她的身上。

    林浅浅恼恨不已,“你是不是在装?”

    陆宸眉头一拢,扬起满是鲜血的手,“这是装吗?”

    林浅浅抿了下唇,有些吃力的扶着他继续向前走去。

    到了医院,大夫帮他清理了一下伤口,建议他去拍个片子,幸好没有骨折。

    白馨接到电话,听说失败了,有些失望。

    “真是个废物!”她咬牙切齿的啐道。

    陆母听到这话,诧异的看着她,“馨馨,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白馨快速敛下心中的不快,“干妈,你怎么出来了?”

    “阿宸跟林浅浅这么久都没有回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我这心慌得厉害。”

    白馨心里恨恨,陆宸受伤,若是陆母问起来,应该也会怪罪在林浅浅的头上吧?

    “干妈,你就别自己吓唬自己,说不定他们又重归于好了。”

    这话就好像刺在陆母心上,气的她脸色铁青。

    “都已经离婚了,想要重归于好,我答应了吗?”陆母恨恨说完,进了病房。

    陆宸检查后,只是手背上蹭破了皮,并不严重。

    刚进病房,陆母敏锐的看到他包扎的手,脸色蓦然一变,“阿宸,你的手!”

    陆宸面无表情的看了眼陆母,“没事,别大惊小怪的,只是不小心蹭去了一块皮而已。”

    白馨在一旁冷眼看着,“包成了这样,应该很严重吧?”

    “蹭了块皮而已,大夫大惊小怪。”陆宸横了她一眼。

    白馨脸色僵了僵。

    “刚刚大夫有来过吗?”林浅浅看向白馨。

    陆母神色僵硬,“林浅浅,你可真是个扫把星,什么人跟你在一起,都会受连累。”

    林浅浅双手用力一攥,深吸了口气,看向陆父,“爸,如果您没有什么事情了,我先回去了。”

    陆父也觉得现在气氛有些不好,反正林浅浅答应了他元旦的时候会来老宅,索性就让她先回去。

    “阿宸……”

    林浅浅颦眉,“爸,我自己回去可以的。”

    陆宸隐隐感觉刚刚的摩托车并非偶然,他不放心,“我送你。”

    “我可以打车。”林浅浅不再看他一眼,径直向前走去。

    陆宸想要跟上去,陆母斥道:“阿宸,你条件这么好,为什么就是放不下林浅浅?”

    “妈!”陆宸眼神凌冽的看着她,“我再强调一遍,就算我跟林浅浅离婚了,她也还是我女人!别再多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