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陆母闻言,眸子一瞠。

    林浅浅这是给阿宸灌了什么迷魂汤?竟是让阿宸如此死心塌地。

    陆宸瞪了眼陆母,跟陆父交换了一个眼神之后,离开,路上,他让刘强去交通队调取一下监控。

    林浅浅回了公寓,也没有去熬中药,只是那么坐着,心绪有些乱。

    现在究竟应该从何下手去调查当年的事情?

    她揉着额角,这时候响起敲门声。

    从门镜里看了眼,竟是霍耀仁,林浅浅屏住呼吸,没有开门。

    “浅浅,我知道你在。”

    林浅浅额角胀痛的厉害,无奈之下,开了房门。

    “你有事?”

    “中药是不是没有喝?”霍耀仁进了房间。

    林浅浅看着他,“霍先生,你这样是不是有些惹人烦?”

    “烦什么?”霍耀仁见她脸色不好,皱眉,“看样子,这中药不能交给你自己熬。”

    “霍先生,我很累,如果你没有什么事情的话,麻烦你离开!”

    霍耀仁狭眸微眯了下,心里有些不悦,可是嘴角的笑容却越发浓郁。

    “原本我打算带着你去见一个人,不过你既然说自己很累的话,那再说。”霍耀仁将手中的东西放下,毫不留恋的转身离开。

    林浅浅凝眉沉吟了一会儿,他要带自己见什么人?

    “等一下。”

    霍耀仁挑眉看着她,“你这是在挽留我?”

    那样子邪魅的很,可林浅浅却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你要带我去见什么人?”

    “既然你说累,那么还是改日,我不是一个强人所难的人。”

    “等一下。”林浅浅完全是下意识的握住他的手腕,“是跟我奶奶有关吗?”

    霍耀仁的目光在她的手上停留了一瞬,手一个用力,将她拽入怀中。

    林浅浅撞在他的胸前,鼻子有些酸。

    未及她出言,霍耀仁捧着她的脸颊,快速的在她的唇上轻轻碰了一下。

    瞬间,林浅浅心中的愤怒油然升起。

    “你……”扬手就要挥向霍耀仁的脸,被霍耀仁更紧的抱在怀中。

    “你不想知道那个人是谁吗?”霍耀仁笑容更加浓郁。

    林浅浅怒瞪着他,眸中却又矛盾的现出期待以及隐忍,如此矛盾的眼神让霍耀仁看的有些眼直。

    他情不自禁的再度俯身,就在他即将要攫住林浅浅的红唇时,林浅浅用力推开他,“霍先生,你昨天说过的,会帮我,是不是真的?”

    霍耀仁有些悻悻,点头。

    “既然如此,我一直觉得霍先生是个绅士,是不是不应该落井下石,趁火打劫?”

    霍耀仁挑了下眉尾,“我在你心中是绅士?”

    林浅浅没作声,只是满脸戒备的盯着他。

    霍耀仁失笑摇头,“分明觉得我很讨厌,却违心的说我是个绅士,浅浅,你还真的是有意思。”

    林浅浅戒备的看着他,“霍先生……”

    她的话没有说完,被霍耀仁点住嘴唇,“如果真的将我当成绅士,就不要用这么疏远的称呼。”

    林浅浅蹙眉,“即便是已经很熟识的朋友,我也不会很亲昵的唤别人。”

    霍耀仁扬眉一笑,那双狭眸显得更加的狭长。

    “可以先从我这里试试。”

    “霍先生,你这是在强人所难。”

    霍耀仁嘴角的笑容弧度又深邃了些许,手轻轻的落在她的肩头。

    “浅浅,我曾经说过,你是我认为最美的猎物,作为一个猎手,我将无所不用其极,所以,强人所难什么的,见怪不怪!”

    他说着这些话的时候,语速很慢,很和缓,然而,字字句句却表达了他心中浓烈的占有欲。

    林浅浅心中一阵骇然。

    “霍先生,你的游戏我一点儿也不感兴趣,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慢走不送!”

    霍耀仁笑笑,“那么我就不打搅了。”

    林浅浅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有些无力的靠在墙上。

    到底他要带自己去见的是谁?

    她眉头颦在一起,这时候,又传来敲门声。

    倏然收回神思,从门镜里看了眼。

    “你怎么又来了?”林浅浅黑着一张脸喝问陆宸。

    陆宸嗅到了空气中那丝已经淡去的男士香水的味道,“刚刚谁来过?霍耀仁?”

    虽是疑问句,不过语气很笃定。

    林浅浅沉默着没有回答。

    陆宸已经可以肯定心中的猜测,他猛地握住她的手,“别跟霍耀仁走的太近!”

    今天早上的那场车祸,陆宸感觉并不寻常,虽然还没有找到那个凶手,不过他感觉绝对与霍耀仁有关。

    林浅浅心中涌上一丝躁意,“陆宸,你不觉得你干涉的太多了吗?”

    陆宸蹙眉看着她,“林浅浅,你给我听清楚了,今天早上的那场车祸不同寻常,有人要害你!”

    林浅浅怔忪了下,仔细回忆了一下早上的情形,的确是有些不同寻常,最古怪的是,那个人还回头看了眼。

    “不管是不是有人要害我,与你无关!”林浅浅沉下脸色。

    真的是有些疲于应对他们这些人。

    陆宸反复深呼吸了几下,“林浅浅,我说过,我没有说结束就不会结束,办了离婚有什么?在我心里,你依旧是我老婆,现在是,将来是,生生世世都是!”

    林浅浅眼睛越瞪越大,她是真的没有想到陆宸竟然会说出这样的一句话。

    心,越跳越快,呼吸,越来越沉!

    陆宸继续说道:“我之所以答应离婚,只是想要你的心里可以好过一些!”

    林浅浅的心口涌上一股涩意,经历了这么多,尤其是在被他伤害之后,她以为自己可以冷下心来,但是每一次面对陆宸,她好不容易做的决定都会动摇。

    他们已经离婚了,却还牵扯不清,这不对!

    如果查出他跟奶奶|的死有关,她还如何能够狠下心来去质问他?

    林浅浅,你醒醒吧!

    千万别被陆宸的几句话就搅乱了心。

    看着她的眼神从一开始的震惊到后来的感动,再到后来的清冷,纠结,挣扎,陆宸眉头越皱越深。

    究竟她的心里藏着什么事情?

    “是不是跟那张病历单有关?是不是跟奶奶|的死有关?”陆宸语气焦急的质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