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刘强看着安娜这副样子,心知自己是彻底没有戏了,哀叹连连,给安娜留下礼物之后便提前离开了。

    安娜并没有感觉到他的异样,跟自己的姐妹们畅怀痛饮。

    虽然裴若离不曾凑上前去,但是遥遥看着安娜,嘴角还是不由自主的翘起。

    陆宸已经喝了很多,裴若离睨了他一眼,叹息一声。

    安娜准备离开,看了眼已经喝大的陆宸,对裴若离说道:“裴先生,今天真的要感谢你,陆总这个样子,麻烦你了。”

    “阿离,送我回去!”陆宸醉醺醺的说道。

    裴若离凝眉想了想,看向安娜,“要不我顺道送你一程。”

    “不顺路。”

    安娜感觉今天实在是太梦幻,这些年待在林浅浅的身边,亲眼见证过林浅浅与陆宸之间的感情,她必须让自己冷静下来,毕竟豪门不是谁都能够轻易嫁进去的。

    裴若离笑着说道:“阿飞就是喜欢口无遮拦,你千万别放在心上。”

    “我没有,时间不早了,我先告辞了!”安娜说完,就准备离开,陆宸突然嚷嚷着,“我老婆还等着我呢!”

    安娜脚步一顿,扭头看了眼陆宸。

    裴若离叹息一声,问安娜:“林浅浅现在住在什么地方?”

    “裴先生,就像你刚刚说的,不喜欢别人插手自己的感情,那么你们有没有想过林总现在心情是怎样的?”

    安娜真的是对陆宸有很大的意见,倘若她被那样当着记者媒体对待,她也不会轻易就原谅陆宸。

    裴若离睨了一眼陆宸,他一般不会为了谁喝醉,尤其是女人,即便当年白馨“死”了,也不曾这样。

    但是这短短时间之中,他为了林浅浅不知道醉了多少次,又做了多少件愚蠢的事情。

    很认真的看向安娜,“对,我是不喜欢别人插手自己的感情,那么你现在代替林浅浅做这个决定又是否是插手呢?”

    这话将安娜给堵的哑口无言,她沉默了好久,又看了眼陆宸,“送到林总家门口吧,如果她不想见他,我也没有办法。”

    裴若离将店里的生意交给服务生,扶着陆宸上了车。

    车子停在公寓大楼下,看着周围环境,裴若离皱了下眉。

    安娜告诉他林浅浅家的门号,便回了自己的家。

    裴若离敲了下门,林浅浅从门镜看了眼,眉头一颦,“裴若离,你不要帮陆宸来伤害我可以吗?”

    “林浅浅,阿宸吵嚷着说要来这里,你让我怎么办?我是他的兄弟,也是你的朋友,有些话我必须要说。”

    林浅浅心中升起些许的躁意,原本他们已经离婚了,就不应该再有什么过多的纠缠,再加上今天陆母说的那番话,他们的确应该保持距离。

    裴若离贴着门听了听,没有听到脚步声,知道林浅浅应该还在听着。

    “林浅浅,你把门打开。”

    “抱歉,请你带着他快速离开,我不想听任何一句话。”林浅浅声音沉了下来,用力攥紧双手逼着自己狠下心来。

    “林浅浅,如果你是为了陆奶奶,你真的没有必要。”

    闻言,林浅浅的心口涌上一股痛意。

    “裴若离,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听,请你带着陆宸立即马上消失!”她咬牙挤出这样一句话之后,进了房间。

    看着软塌塌的靠在自己身上的陆宸,裴若离叹息一声。

    准备扶着陆宸离开,陆宸一把推开裴若离,用力拍着林浅浅的房门。

    一边拍着,一边摸着衣兜。

    裴若离凝眉想了想,伸手进了他的衣兜,拿出一把钥匙。

    眉头一挑,就准备开锁。

    “阿宸?”裴若离久也捅不进锁眼,看了眼新换的锁,有些同情的看了眼陆宸,“换了锁,还是走吧。”

    陆宸浑然清醒了几分,拿着钥匙一个劲儿的捅着,“林浅浅,你怎么换了门锁?”

    林浅浅在房间里根本就睡不着,他们在门外闹,引起不少人的不满。

    陆宸靠在她的大门外,“林浅浅,开门,你怎么能够把老公给关在门外?”

    有人一开始还站在陆宸那边,可是当他们认出这人是陆宸时,便都恨恨的说道:“要是我,我也不给他开门!现在想起自己老婆了,都忘了之前在电视上是怎么说的了!”

    裴若离跟众人道了歉,试图强行带走陆宸,奈何陆宸死活都不离开。

    林浅浅轻手轻脚的来到门口,从门镜向外看了眼。

    一颗心如同针刺一般,她抬手用力按住心口,深吸了口气。

    陆宸的声音渐渐弱了下去,裴若离耳廓微动,听到了轻微的脚步声,他目光深深的看了眼陆宸,索性转身离开。

    林浅浅看了眼时间,躺下,逼着自己什么都不要去想,什么也不要去听,可睡意全无。

    翻来覆去如同煎饺子一般,终于熬到了天亮。

    当她开门的时候,竟是一怔。

    陆宸跌进来,脸色潮红的厉害。

    她皱眉,抬手摸了下陆宸的额头,顿时,手如同烫到一般。

    有些吃力的将陆宸拖进房间,当她将他弄到床上时,汗流浃背。

    她安顿好了陆宸后,直奔药房。

    终于等到陆宸的热度退了下来,林浅浅长吁了口气。

    就在这时候,传来敲门声。

    林浅浅暗暗猜测着应该是霍耀仁,原本不打算去开门,可是之前霍耀仁说的那番话却是勾起了她的好奇心,只能不情愿的来到门口。

    房门打开,霍耀仁笑着晃了晃手中的餐盒。

    “霍先生,你……”

    “一切等吃完再说。”他不由分说的进了房间,“这是今天凌晨刚刚到码头的三文鱼,很新鲜,我还用冰镇着。”

    林浅浅实在是不清楚霍耀仁究竟什么饮食习惯,一大早吃三文鱼?

    “现在已经快要到中午了。”霍耀仁一眼将她看穿。

    林浅浅一阵愕然,这才惊觉自己竟然已经照顾了陆宸如此之久。

    就在这时候,陆宸听到声音,挣扎着从床上起来,他走出房间的时候,虽然身体还很虚弱,不过仍旧挤出一抹很淡然的笑容。

    霍耀仁看到陆宸时,往外拿着三文鱼肉的动作顿住,眸子微眯了一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