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陆宸走到林浅浅的身边,手臂一伸,将她圈入怀中。

    “老婆,我记得你不喜欢吃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的,上次忍着恶心吃了鹅肝,都忘记了吐成了什么样子吗?”

    林浅浅恼怒的瞪着他,试图挣开他的手,奈何陆宸虽然虚弱,不过力道还是很大。

    霍耀仁的心里涌上一股怒火,都已经离婚了,竟然又凑在了一起,陆宸敢动他喜欢的女人,简直是在找死!

    “陆先生,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们已经离婚了,你再称呼‘老婆’似乎有些不妥。”

    陆宸眸色幽冷了几分,可很快他便是嘴角一挑,“谁规定离婚了就不能再凑在一起,她是我老婆,不管是否离婚了,还是!”

    霍耀仁不掩讥嘲的看着他,“陆先生还真的是自信,将人伤害完了,以为还能够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吗?”

    陆宸凝着霍耀仁的目光带上了杀意,霍耀仁看着陆宸的目光充满了挑衅。

    两个男人,两双眼眸,中间似乎有火花迸射。

    林浅浅冷下脸来,终于摆脱了陆宸的手臂。

    陆宸皱眉,“不管怎样,昨晚我睡在这里,霍先生要不要去看看床上有多么的凌乱?”

    霍耀仁脸色更加的沉,向来他看重的东西,就没有得不到的。

    手用力收紧,可很快,当他看到了林浅浅那眸中的恼怒,便是手一松。

    “这些我并不关心,既然你有客人,那么我就先离开了。”霍耀仁看向林浅浅。

    “你等一下!”林浅浅唤住他,陆宸呼吸徒然变得紊乱。

    霍耀仁勾着嘴角,挑衅的看了眼陆宸。

    林浅浅走到他的面前,陆宸试图握住她的手腕,奈何他终究太虚弱,刚刚为了阻止林浅浅挣开他的手臂,他已经用了全力,现在有些虚脱。

    手指擦着林浅浅的手腕,他痴楞楞的看着自己的指尖,脸上有些悻悻。

    “你上次说要带我去见……”

    她的话没有说完,霍耀仁捧住她的脸颊,在她的额上快速印下一吻,“这件事以后再说。”

    他说完,别有深意的看了眼陆宸,大步离开。

    陆宸是真的怒了,当着他的面儿,这个霍耀仁几次三番的去吻他老婆的额头,当他是死人吗?

    林浅浅还想要追上去,陆宸因怒而力大无比的抓住她的手腕。

    “你放开我!”林浅浅用力挣着,“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只能让我更加的讨厌你?”

    陆宸死死盯着她,也不知道是因为高热,还是因为愤怒,此刻,他的双眼猩红一片,心里火烧火燎。

    “林浅浅,你知不知道他在故意占你的便宜?”他冲她吼。

    林浅浅冷笑连连,“就算他占我便宜,你又能怎样?我们之间已经结束了!”

    陆宸眉头几乎拧成了一团,盯着她的眼睛如同淬了火。

    “你跟他现在是什么关系,你怎么能够随便让一个男人吻你?”

    林浅浅脸上的嘲讽越发的浓烈,“陆宸,你管得着吗?”

    “我!”

    陆宸突然就没有勇气说他怎么就管不着,可想着他们现在已经离婚了,从法律的角度上,他的确是没有任何理由去限制她跟别的男人如何。

    “林浅浅,我警告你,我不同意!”陆宸吼完了,身子晃了晃,再度栽倒在她的身上。

    林浅浅有些扶不住他,向后踉跄了两步,摸了下,额上原本已经降下去的温度再度攀升起来。

    有些吃力的将他扶到床上,再度给他贴上退烧贴。

    霍耀仁坐在车上,整张脸铁青的厉害,库里从后视镜里看着他,有些紧张。

    “老板,我们要离开吗?”

    霍耀仁没说话,只是抬头看了眼林浅浅的窗口,手用力一攥,“给我去查查新陆氏什么时候上市。”

    库里“嗯”了声,“要离开吗?”

    霍耀仁点了下头。

    陆宸再次醒来的时候,林浅浅不在,他皱眉,撑着床起来,在房间里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她人去了哪里,不禁心慌。

    赶忙给她打电话,却发现她的手机就放在桌子上。

    凝眉想了想,或许她并没有走远。

    开始翻找着,希望可以找到钥匙,却无意间发现了她的各种证件。

    陆宸目光凝滞了一瞬,想着之前她偷偷去美国,他撕了她的护照,这一次,不管她去哪里,没有身份证肯定是寸步难行。

    偷偷将她的证件揣在身上,这时,传来门锁转动的声音。

    他赶忙躺下,佯装没有醒来。

    林浅浅手里拎着一包东西,看了眼,他还没有醒,便去了厨房。

    不过一会儿,端着一碗粥进来,“醒了的话,把粥喝了,立即消失!”

    陆宸深深看了她一会儿,“怎么发现我已经醒了?”

    林浅浅想说,我很了解你,你时常说我装睡装的不像,可是你又何尝不是如此?睡了和没睡的呼吸根本就不一样。

    陆宸见她嘴巴翕张了两下,没有多说一句话,心里涌上一股涩意。

    “别跟霍耀仁走的太近,那个人邪门的很!”陆宸语重心长的提醒。

    林浅浅微怔一下,他对她的关心她可以感觉到,而她虽然与霍耀仁接触不长,却也能够感觉到,这个人性子阴邪的厉害,但因为奶奶,她不得不与霍耀仁虚与委蛇,即便知道靠近就有可能会被咬一下,却还是得靠近。

    见她迟迟没有应声,陆宸心里有些烦,直接将碗放下。

    “砰”的一声,将林浅浅飘远的思绪拉了回来,她看了眼陆宸,“你闹什么闹?”

    陆宸道:“我手坏了,还刚刚退烧,我拿不动。”

    林浅浅黑着一张脸冲他翻了个白眼,“你拿不动,你就不吃!”

    陆宸看着她就那么走出去,脸色蓦然一变,怎么这么心狠?

    以前只要他耍赖,她肯定会妥协的,这次是怎么回事?

    瞄了一眼香气四溢的粥,肚子不合适宜的咕噜叫了两声。

    林浅浅再度进来,“我已经打电话给你妈了,一会儿会安排人过来接你,你愿意喝就喝,不愿意喝就放那儿放着。”

    甩了狠话,她再度出去。

    陆宸气的咬牙,这个该死的女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