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陆宸拿过碗,狼吞虎咽的吃着。

    林浅浅静静的坐在沙发里,等着一会儿陆母过来。

    敲门声响起,她起身,开门的时候与陆母视线相撞,彼此都有一瞬的踟蹰。

    良久,林浅浅声音淡然的说道:“进来吧。”

    陆母将她上下打量了一下,跟白馨一起进来。

    陆宸眉头拧紧,不悦的盯着陆母以及白馨,“你们来这里干什么?”

    “你说呢?”陆母声音沉沉,看向白馨,“馨馨,扶着他起来。”

    “你要扶着我去哪儿?”陆宸脸色已然沉了下来。

    陆母道:“你们已经离婚了,还在这里赖着干什么?别阻拦人家寻找幸福!”

    这话异常刺耳,陆宸心中涌上一股躁意,“我特么的就赖在这里怎么了?”

    林浅浅深吸了口气,看向陆宸,“陆宸,我们之间已经结束了,如果五分钟之内,你还不离开的话,我要报警了!另外,请你以后别再打搅我的生活!”

    “林浅浅,你那脖子上的是石头吗?”陆宸吼道。

    “不管是不是石头,现在我开始计时了!”她拿出手机,点了一下。

    陆宸凝眉看着她,气氛一时间变得有些凝重。

    “还有半分钟。”林浅浅一脸的冷若寒霜。

    陆宸笑着点头,然而笑容凄凉,“林浅浅,行!”

    他掀了被子起来,白馨伸手想要扶着他,被他毫不留情的一把推开。

    白馨脸色蓦然一变,用力收紧双手,可恨意还是将她的眼睛染成了猩红色。

    陆母皱了下眉,也没有多说别的,三人离开。

    林浅浅疲累的靠在门上,陆宸现在就是一个无赖,不管当初是谁下毒害了奶奶,她与陆宸再无可能,她会慢慢放下他。

    拿起手机,犹豫了很久,想要给霍耀仁打一通电话,手机突然响起。

    林浅浅倏然一惊,看清了屏幕上的号码,赶忙接通。

    “浅浅,有时间吗?我们一会儿去逛街吧?”朱丽叶说道。

    林浅浅叹息一声,她现在哪里还有时间去逛街呢?

    “叶子,我没有心情去逛街,咱们下次再约吧。”言罢,就要挂断电话。

    “别啊!”朱丽叶有些着急,“我们都多久没有见面了?见一面。”

    林浅浅受不了朱丽叶的软磨硬泡,凝眉想了想,“好吧。”

    当她来到约见的地点时,没有看到朱丽叶,而是唐奕,不禁觉得奇怪。

    唐奕也是一脸惊讶,可很快两人便都知道这是朱丽叶的故意安排。

    她分别约了两人,就是想要将两人凑成一对。

    可经历了这么多,尤其上次唐奕还借着醉酒向林浅浅表白之后,唐奕便很清楚的知道,终其一生,他也不可能得到林浅浅的这颗心。

    “表哥,都是叶子胡闹,你别放在心上。”

    林浅浅很是抱歉,就要拿出手机调出朱丽叶的号码时,被唐奕按住了手。

    “既然来了,我们就好好聊一聊。”

    “表哥,你想要说什么,我很清楚,正因为我很清楚,所以,你的心意我无法承受。”林浅浅直直看着他。

    “浅浅!”唐奕脸上有些失落,“上次的事情你还是很介怀?”

    林浅浅深吸了口气,“表哥,好女人多的是,别将心思都放在我的心上,多多关心自己。”

    唐奕脸上那苦涩的笑容越来越浓,“浅浅,我……”

    “表哥,我现在很清楚自己想要做什么,希望你也能够清楚的知道。”林浅浅扯出一抹自认为最自然,最明丽的笑容,言罢转身离开。

    唐奕目送她的背影渐行渐远,心口一阵闷疼袭上。

    林浅浅深吸了口气,长痛不如短痛,表哥,你要幸福!

    刚刚来到公寓楼下,一怔。

    霍耀仁开了车门下车,林浅浅颦眉。

    “你怎么又来了?”

    “刚刚我的态度可能不够好。”霍耀仁挑了下眉尾。

    “霍先生,我希望你不要吊着别人的胃口,到底想要带我见谁?”

    霍耀仁没有急于告诉她答案,打了个响指,库里打开后备箱,满满一后备箱的玫瑰,着实让林浅浅愣了下。

    “上车吧。”

    霍耀仁瞟了一眼林浅浅,玫瑰果然可以征服一个女人,看她刚刚那满眼的惊讶,应该会对他动心吧?

    “霍先生……”

    突然发现林浅浅眼底的那抹惊讶突然消失不见,霍耀仁皱了下眉,难道她不喜欢玫瑰?

    “我不会随意跟一个男人出去,抱歉了。”林浅浅说完,转身便走。

    霍耀仁凝着她的背影,看向库里,“你不是说女人不会拒绝玫瑰的吗?”

    库里也觉得很是诧异,“或许这位林小姐比较另类,否则老板也不可能会对她钟情。”

    这话大大愉悦了霍耀仁,倘若她像其他女人那样俗不可耐的话,应该也无法入他的眼。

    从一开始的一场角逐游戏,到现在他已经身不由己的被林浅浅吸引,他忽然发现,冷眼旁观并没有什么意思,还是亲自披甲上阵,加入到这场游戏中,才能够得到最大的乐趣。

    “老板,我们现在要回去吗?”库里很小心的观察着霍耀仁的神色。

    霍耀仁凝眉想了想,“明天开始,让花店准备一束表达爱意的花,除了玫瑰。”

    库里点了下头。

    林浅浅站在窗口看着霍耀仁,正好霍耀仁抬眸向上望过来,目光相遇,她向后避开,心突跳了一下。

    霍耀仁半勾着嘴角上了车,库里从后视镜看了他一眼,开始发动车子。

    “最近菲利斯有没有什么消息传过来?”

    “沈怡杀伐果决,已经将事情都基本处理好了,至于罗拉,似乎是出去环游世界了,只留下了三个儿子。”

    霍耀仁的手指轻轻的在膝盖上敲了下,“让菲利斯去查查罗拉,我可不想给自己留下一个麻烦。”

    林浅浅这一晚没有睡,她很纠结。

    霍耀仁说对自己很感兴趣,她明显不相信,毕竟那个人很是邪门,为了不给自己找麻烦,她决定还是立即搬离这里比较好。

    天刚蒙蒙亮,她终于从沙发里站起,收拾自己的东西,却怎么也找不到自己的身份证。

    明明记得都带来了,放到哪儿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