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林浅浅又仔细找了找,依旧没有找到。

    思及陆宸离开时的那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她猛然想到会不会陆宸趁着自己出去买东西藏起了她的身份证!

    心里涌上一股怒意,她急忙进了卫浴间,洗漱之后,去了别墅。

    抬手就要输入密码的时候,林浅浅觉得有些不妥。

    按了下门铃,站在外面静静的等着。

    迟迟没有开门,她又按了下。

    依旧安静无比。

    难道他没有住在这里?

    就在她准备离开的时候,有脚步声响起。

    她抿着唇,呼吸有些发紧。

    房门打开,酒气扑鼻,她皱了下眉,目光落到陆宸酡红的脸上,心里说不出怎样的复杂。

    明明发烧,竟然还死性不改的喝酒!

    看着她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关切,陆宸轻轻扬了下眉尾。

    昨天离开后,他不顾陆母反对,坚持回别墅,就是料到她一定会来,但没有想到会来的这么快。

    唯一不在自己计划内的是,他实在是太想她,以至于不得不用酒精来麻痹自己。

    “不是知道密码吗?为什么要按门铃?”陆宸声音之中还有些宿醉之后的哑。

    林浅浅凝着他看了会儿,“这里毕竟是你的家,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任何关系……”

    陆宸脸上的神色一点点的僵硬,特么的,非要每次都把话说的这么难听吗?

    心里的躁意让他完全不受控制的将她拽入怀中,紧跟着欺身压下。

    当他灼热的,带着酒气的唇贴上来的时候,林浅浅的心开始不受控制的跳动起来。

    短暂的惊愣之后,她用力推着他,却换来他更加凶狠的掠夺。

    “陆……唔唔……”

    陆宸越发凶狠,将她牢牢困在门板以及自己的两臂之间,林浅浅根本就挣脱不开,只能被迫承受。

    就在这时候,一辆车驶入。

    当陆母和白馨看到放肆拥吻在一起的两个人时,两人的五官都变得有些扭曲。

    陆母就要开门下车,被白馨给遏制住。

    “干妈,你难道忘了昨天陆宸是如何的态度决绝吗?”

    陆母开车门的动作顿下,看着白馨,“馨馨,陆宸把你当枪使,你难道都不怨恨吗?”

    白馨凄然一笑,“干妈,虽然都是假的,不过能够听到他这般深情表白,我也满足了。”

    这段时间,白馨乖巧可人的陪伴让陆母也想清了一件事,虽然她身体不好,不过若是能够有这样可心的儿媳妇也挺好的,至于孩子,可以找代孕。

    但前提是陆宸愿意娶白馨。

    目光沉沉的望着陆宸和林浅浅,她的手越发用力的收紧,之前她把话说的那么明白了,林浅浅竟然还如此不要脸。

    “你有什么办法吗?”陆母突然开口问道。

    白馨欲言又止。

    “说出来,不管是什么办法,能够分开他们两人就是好办法。”陆母鼓励她说出来。

    白馨抿着唇,犹豫了一会儿,说出自己心中的想法。

    陆母闻言,点了下头。

    “只不过若是这么做的话,阿宸一旦知道了,只怕会更加恨着你啊!”

    白馨握住陆母的手,“干妈,我顾不了那么多。”

    车子慢慢驶离,停在远处。

    林浅浅感觉胸口闷疼的厉害,还好陆宸终于松开了她。

    她喘息着,胸口剧烈起伏,“把我的身份证还给我!”

    陆宸死死盯着她,猛地捏住她的下巴,“林浅浅,你想跑路还是想要拿着身份证去做什么?”

    林浅浅颦眉,“果然是你!”

    “当然是我,我这么卑鄙无耻,肯定是会做出这种没品的事情的。”陆宸勾着嘴角,一脸的“你不知道”。

    林浅浅一脸懊恼,用力推开他,转身便走。

    “你不要身份证了?”陆宸对着她的背影喊道。

    林浅浅顿下脚步,扭头看向他,“我……可以去补办,你留着就留着吧!”

    陆宸突然就笑了,“你这么着急找身份证,肯定是要去做什么,补办的话,要很久吧?”

    林浅浅恨的咬牙,即便都已经离婚了,他还是不肯像个男人似的放手!垂落在双腿侧的手用力收紧,她死死瞪着他,“陆宸,不管怎样,与你无关!”

    陆宸凝着她,“好!那么你就去补办身份证好了!”

    言罢,他用力将门甩上。

    听着那大力的摔门声,一股剧痛袭上林浅浅的心头。

    她就是傻,竟是想着来找陆宸要,他既然能拿走,又岂是那么容易就还给她的?

    神思飘远的时候,她突然看到了一脸阴沉的陆母。

    陆母盯着她那被吮吻的嫣红一片的唇,气得不轻,“林浅浅,我是怎么跟你说的?”

    “我……”林浅浅深吸了口气,“我来只是要自己的身份证!”

    “要身份证?”陆母轻嘲一笑,“要身份证会把嘴巴都亲肿了吗?林浅浅,你骗谁呢?”

    林浅浅心里的怒意终于不受控制的爆发了。

    “冯女士,不管如何,就算你当初对我刻薄,我也还是将你们当成自己的家人,但是现在,你一次次的羞辱我,不觉得太过分了吗?”

    陆母一怔,怎么都没有想到林浅浅竟然会这般称呼自己,倒不如直接就喊她的名字!

    “林浅浅,到底是什么让你如此嚣张不懂规矩的?奶奶可是早已经不在了!”

    林浅浅死死盯着她,唇瓣咬的越来越白。

    “是,奶奶是不在了,但是做过亏心事的人也是要遭到报应的!现在不是没有报应,只是报应还没有来!好自为之!”

    陆母懵了。

    她这话分明就是话里有话,思及那天在咖啡厅见面时,林浅浅的反常表现,她心里没来由的涌上一股巨大的不安。

    可她绞尽脑汁的去想,也还是想不明白她除了因为要拆散她跟陆宸做了一些不择手段的事情,还做过什么亏心事?

    白馨握住陆母的手,“干妈,你别太当回事!”

    陆母紧紧皱着眉,对着林浅浅的背影喊道:“林浅浅,你将我们家祸害的不轻,如果你真的还有一点点的良心和羞耻心,你就有多远滚多远,不要再搅乱阿宸的心!”

    林浅浅的手用力一攥,“真正没有良心和羞耻心的,是你们一家人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