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陆母气的胸口起伏不定,白馨帮她轻轻顺着气,劝着,“干妈,好了,别再说了!”

    “这人就是一只养不熟的白眼狼,也不知道阿宸究竟是怎么了!”陆母恨恨的说完,重新上了车,让司机将车开到别墅。

    听到门铃声,陆宸嘴角轻轻浮上一抹笑容。

    看样子,她妥协了!

    兴冲冲的开了门,当他看到门口的两个人时,脸色蓦地又沉了下来。

    “怎么是你们?”

    陆母怒瞪着他,“为什么不能是我们?”

    白馨轻轻碰了她一下,看向陆宸,“陆宸,干妈担心你,给你拿了早饭过来。”

    “不用那么麻烦了!”陆宸一脸不耐,盯着她们看了会儿,突然想到了什么,“你们来的时候有没有看到什么人?”

    陆母刚想要说话,白馨截口说道:“什么人?我们没有看到。”

    陆宸目光充满研判的看了她一会儿,接过保温饭盒,“东西我留下,你们愿意坐就坐,不愿意的话,现在就走!”

    “阿宸,现在需要你做的事情那么多,你爸爸还躺在病床上,你怎么就能为了林浅浅这么个女人让自己什么都不管不顾了?”

    陆母虽然在极力的克制着自己去说教陆宸,可是当她嗅到那浓烈的酒气,看到他一脸的憔悴以及嘴角的伤时,便是如何也无法控制自己说教了起来。

    陆宸眉头一拢,脸上浮上不悦和不耐。

    “妈,我已经过了需要靠着妈妈说教才能知道什么事情应该做,什么事情不应该做的年龄,并且,你所说的,所做的,都让我极其厌恶!”

    陆母一阵怔愕,眼睛瞪大,许久才终于回过了神,“阿宸,你……”

    “这里,如果以后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请不要随便来。”陆宸直截了当的下了逐客令。

    陆母还想要再继续说些什么,被白馨劝阻,最终只能不情愿的离开。

    林浅浅回到公寓,额角胀痛的厉害,心也沉的厉害。

    就在她准备给霍耀仁打电话的时候,响起敲门声。

    外面,一个人捧着一大束的薰衣草,“请问是林小姐吗?”

    她一阵怔愣。

    “这是您的鲜花。”那人将签收单交给她,“薰衣草的花语是等待爱情。”

    林浅浅接过鲜花,拿出卡片看了下。

    果然是霍耀仁。

    这时候,手机响起,她接通。

    “花收到了吗?”霍耀仁轻笑着问。

    林浅浅看了眼桌子上的薰衣草,“你真的没有必要花费这么多的心思。”

    霍耀仁微微皱了下眉,“我说过,我喜欢你,所以,花费再多心思都是值得的。”

    这话若是那些不谙世事的小女生听了,定然会感动万分,奈何,林浅浅早已经过了那种什么都不懂的年龄。

    她不掩讥嘲的笑笑,“霍先生,我……”

    话没有说完,被霍耀仁打断,“我有事情,要上游艇,你若是不重要的事情,可以等我回来再说,如果重要的话……你可以来码头见我!”

    林浅浅微微颦眉,关于奶奶,这事自然重要,可是她也知道与霍耀仁走近,根本就是与虎谋皮。

    原本不打算去码头,可是她想到离开别墅的时候,陆母说的那些话,沉吟了片刻,“好,我去码头。”

    霍耀仁一阵怔愣,原本她终于答应来见自己,他应该心里高兴的,可是莫名的竟是有些挫败感!

    并没有出声,直接切断了通话。

    林浅浅看着已经暗下去的手机屏幕,有些闹不清楚霍耀仁这到底算什么?

    就在她疑惑不解的时候,手机再度响起。

    她赶忙接通。

    “刚刚掉线了。”霍耀仁声音极淡,“我给你二十分钟,二十分钟之后,游艇会驶离码头,大概要一个星期我才会回来。”

    他算过,如果从林浅浅现在所住的地方到码头,二十分钟根本就不可能,他就是想要难为她,似乎只有这样,这场狩猎才会有意思。

    林浅浅一阵怔愕,她当然也知道二十分钟,她根本就到不了码头,但,别无他法。

    她迫切的想要知道当年的所有关于奶奶|的事情,希望从这些陈年旧事中找到究竟是谁给奶奶下毒的蛛丝马迹。

    “好!”林浅浅说完,快速冲了出去。

    抬手拦了一辆出租,告诉司机,不惜一切代价,哪怕闯红灯,罚款,她会双倍补偿!

    司机以为是有什么天大的急事,一路飞速行驶。

    林浅浅看着手机,一分钟,两分钟……

    眼见着就要到二十分钟,甚至她已经可以看到大海的粼粼波光,心情突然变得很激动。

    码头上,库里询问霍耀仁,“老板,马上就要到二十分钟了,要起航吗?”

    霍耀仁负手身后,挑着眉尾看着远处的公路。

    “还有多久?”

    “一分半!”

    “还没有到二十分钟,等着。”

    已经可以看到码头,林浅浅掏出所有的钱塞给司机,“这些足够了。”

    司机点了下头,车子还没有停稳,林浅浅便下了车。

    慌乱之中,她将手机落在车上。

    远远的看到豪华的游艇即将驶离码头,林浅浅没命的跑着,“霍先生!”

    霍耀仁站在游艇的前边,看着向自己飞速奔跑而来的林浅浅,心,说不出是种怎样的心情。

    看着游艇驶离,林浅浅很失望,她凝眉想了想,不顾冰冷的海水,直接冲了进来。

    原本霍耀仁对她已经失了兴趣,却在她冲入海水之中的时候,沉寂已久的心突然扯动了一下,对库里冷声道:“返回!”

    海水越来越深,渐渐漫过了林浅浅的腰部,冰冷刺骨,她止不住打了几个哆嗦。

    终于,游艇来到她的身边,她抬头看着霍耀仁。

    霍耀仁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竟然跳进了海水之中,将她打横抱起。

    林浅浅有些局促,小脸因为刚刚剧烈的奔跑以及入骨冰凉的海水通红一片。

    库里一怔,还从来没有见过老板对一个女人如此之好。

    想要帮忙,手即将要碰到林浅浅的时候,霍耀仁冷着一张脸斥道:“不许碰她!”

    库里懵了一下,怔神间,霍耀仁将她放到甲板上,紧跟着自己也抓着栏杆上了游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