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朱丽叶叹了口气,恨恨的啐了一句,“陆宸这个王八蛋。”

    她这般气恼的样子着实让店员吃惊不已,林浅浅扯了下朱丽叶的手,“我看这件不错。”

    朱丽叶凝眉沉吟了一会儿,“那你自己试穿一下,如果不合适的话,再挑。”

    林浅浅勉强挤出一抹笑,“好了,出去给孟伯父看看。”

    当一身白纱的朱丽叶走出换衣间的时候,孟飞珩眼睛都要掉出来了,嘴巴也张得很大。

    林浅浅看着他这般表情,心里涌上一股涩意。

    当初,她是一个人来试婚纱的,很孤单,后来是奶奶抽空过来。

    拍婚纱照的时候,陆宸也是一脸的僵硬。

    看着朱丽叶跟孟飞珩感情这般好,她是真心为朱丽叶感到幸福。

    孟飞珩回了神,看着林浅浅并没有穿着礼服出来,皱眉后,浑然就肯定了心里的猜测。

    昨晚战况激烈!

    离开婚纱店后,朱丽叶要送林浅浅回去,但是林浅浅说自己很想走一走,孟老爷子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点头同意,确认了一下婚礼的时间,林浅浅向着车站走去。

    她以前在陆家受了气,总是会随便上一辆公交车,安静的坐在角落里,看着窗外的风景。

    到了终点站,再原路返回。

    还记得那时候,陆宸总是会守在陆家老宅外面的公交车站,看到她下了车,虽然很气恼的揉着她的头,但却难掩心中的关切。

    是从什么时候,两人间的关系会变成这样了?

    怔神间,公交车来了,众人纷纷上了车,司机见她迟迟没有上来,探头问了句,“不上来吗?”

    林浅浅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没有应声。

    司机无奈的关了门,扬长而去。

    公交车停停走走了好几辆,林浅浅依旧坐在长椅上。

    一辆汽车停下,车窗降下来,“浅浅?”

    林浅浅倏然收回神思,一怔。

    “霍先生?”

    霍耀仁开了车门,大掌握住她的手,皱眉,“在想什么呢?”

    林浅浅笑笑,“单纯的发呆。”

    霍耀仁不由分说的将她塞进车里,让库里开了暖风。

    “有没有好一点儿?”他搓着她的手。

    林浅浅试图抽离双手,霍耀仁却微微用力,她挣不开,索性放弃。

    霍耀仁的目光落到她松开的围巾上,嘴角的笑意一点点的敛下。

    林浅浅的目光一直落在别的地方,并没有留意到霍耀仁的表情变化,霍耀仁的手突然松开,林浅浅有些局促的用力握着双手,可心里却舒了口气。

    霍耀仁送她回了公寓,虽然嘴角一直噙着笑,不过笑意并不达眼底。

    上了车,他给白馨打了电话,白馨恨恨的骂道:“你怨我就不对了,如果你有本事,现在早就应该跟林浅浅上|床了!”

    这话着实惹恼了霍耀仁,“你以为林浅浅像你一样俗媚不堪?”

    白馨恨的咬牙,原本今天早上看到陆宸跟林浅浅衣衫凌乱,她就已经气得心里冒火,又被霍耀仁这般数落,脸上五官狰狞。

    林浅浅!

    我绝对不会让你好过!

    她百般思虑,想了想,端着一盘水果敲了陆母的房门。

    陆母温柔的一笑,“馨馨,快些过来,帮我看看哪套衣裳适合去参加孟家的婚礼。”

    白馨将水果放下,仔细的看了看,挑了一件。

    “干妈,去参加孟家的婚礼,应该会碰到浅浅吧?”

    陆母脸色一僵,林浅浅跟朱丽叶关系那么好,肯定是要去的。

    白馨仔细的观察着陆母的神色,叹了口气,“我看我还是不要去了,免得大家见面之后尴尬。”

    陆母眉头皱紧,“有什么可尴尬的,要说谁不应该去参加婚礼,林浅浅最不应该去!都已经成了凉州的笑柄,还有脸去参加婚礼?”

    白馨见陆母上套了,嘴角微不可察的挑了一下,林浅浅,你就等着下地狱吧!

    “干妈,话不能这么说,浅浅跟陆宸他们昨晚还……”说到此处,她赶忙闭上嘴巴,一脸恼恨的咬着唇。

    “你说什么?”陆母脸色徒然阴沉了下来,“昨晚他们怎么了?”

    白馨一脸做错了事情的样子,“干妈,你别问我了,我不能说的。”

    陆母凝眉想了想,昨晚陆宸肯定是跟林浅浅睡在一起,否则的话白馨绝对不可能是这种神色。

    思及好不容易才分开了两人,并且,林浅浅按着奶奶之前的遗嘱,只能得到陆氏5%的股份,新陆氏的股份她一分都拿不到。

    一直想着等陆宸跟白馨订婚了之后,这件事就算是铁板钉钉了,可没有想到他们再度搅合在一起。

    白馨心里冷笑一声。

    陆母凝眉想了想,如果硬逼着陆宸,一定会适得其反,倒不如放任不管,但不管的结果一定是他们又会旧情复燃。

    “干妈,我先上楼去了。”她小声的说完,眼底快速闪过一抹狡诈的光芒。

    “馨馨,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

    白馨脚步一顿,“干妈,办法倒不是没有,可是你这样硬生生的拆散他们,不好吧?”

    “没什么不好的。”陆母的手用力一攥,林浅浅必须彻底的从他们的生活中消失,否则的话,注定会是一个隐患。

    白馨凝眉想了想,“干妈,我若是说了,你不会觉得我恶毒吧?”

    “说来听听。”

    白馨踟蹰了一会儿,吞吐着将自己的计谋说给陆母听。

    陆母脸色骤然一变,凝着白馨的目光深邃了些许。

    白馨赶忙握住她的手,后悔的眼睛都红了,“干妈,我刚刚还问你,若是说了,你会不会觉得我恶毒,你看,你现在的表情分明就是觉得我十恶不赦!”

    陆母收回目光,反握住她的手,“只要不出人命就好。”

    白馨忙不迭的点头,“只是让浅浅心死,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馨馨,这件事就你我知道,若是传扬出去,肯定是要出大乱子的。”陆母仍旧有些担心,很是严肃的看着她。

    白馨很郑重的“嗯”了声。

    陆宸本想赖在裴若离这里,奈何陆母打电话叫他回老宅一趟。

    “妈,如果没有什么要紧事的话,别烦我!”他不耐的就要挂断电话,陆母忙道:“跟林浅浅有关,快些回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