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好吧,那我明天再来。”霍耀仁心里虽然恼着林浅浅只是利用他气陆宸,却并没有表现出来。

    她现在就算心里还有陆宸,又能怎样?

    他苦心设计,所有的证据都指向陆宸是害死陆老夫人的凶手,她这么孝顺,怎么可能会不管不顾的还和陆宸纠缠不清?

    只是,目光落到她脖颈上那稍许淡下去的红草莓上,他的手用力一攥。

    “我要走了,不送送我吗?”他轻笑着,眸光温柔的看着她。

    林浅浅稳了稳心绪,点了下头。

    送他出去的时候,霍耀仁捧着她的脸颊,在她的额上快速印下一吻。

    林浅浅心里是抗拒的,而且她表现了出来,霍耀仁挑了下眉尾,“如果连额头吻都不允许的话,实在是太伤人心了!”

    “霍先生,我现在……”

    “我知道,你还没有调整好,不过,你既然想要陆氏,总要拿出点儿诚意,你说呢?”

    林浅浅讷讷的看着他。

    “还有,既然陆宸现在是你心里的一根刺,那么该拔掉就应该拔掉,否则留着,也只会让自己痛,你说呢?”他说着这话,修指还在她的颈上摩挲着。

    林浅浅全身汗毛倒竖,退后半分。

    当霍耀仁离开后,她贴着门长吁了口气,目光落在墙上的镜子上时,眼睛一瞠。

    刚刚霍耀仁手指拂过的地方,竟然……她怎么就忘了这些红草莓!

    懊恼的揉了揉额角,她重重叹息一声。

    元旦三天假期过去,所有人都开始忙碌起来,陆宸再没有来过,林浅浅得到了片刻的安宁,可是心却莫名很沉。

    跟霍耀仁一同出去为朱丽叶挑选了婚礼的礼物,她想要提前送去,毕竟跟陆家人碰面,她还是觉得尴尬,但是朱丽叶却好似早已经猜到了她可能会这么做,提前打来电话,又叮嘱了一遍婚礼的日期,言外之意就是非要她来参加不可。

    这日醒来,林浅浅突然接到了朱丽叶的电话。

    “叶子,你怎么了?是孟飞珩又惹你不高兴了?”听着朱丽叶抽泣着,林浅浅很是着急。

    “浅浅,我……”

    “你慢点儿说,我在!”她轻声安抚着。

    “两道杠!”朱丽叶激动不已,声音都在发抖。

    “什么两道杠?”林浅浅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就是……验孕棒,两道杠!”

    林浅浅眼眶一酸,哽着声音,“快些让孟飞珩带你去医院确认一下。”

    “我不敢,万一去了医院不是的话怎么办?”

    “没事!”

    挂断电话,林浅浅仍旧能够感受到朱丽叶的那种难以遏制的喜悦,她笑了笑,可很快脸上的笑容逐渐变得僵硬。

    她赶忙划开手机屏幕,看着日历。

    天!

    上次跟陆宸一夜疯狂,她竟然忘记了吃事后避孕药,应该不会怀孕吧?

    赶忙百度一下,见上边说有怀孕的可能,林浅浅烦躁的吐了口气。

    应该不会这么寸!

    她安抚着自己。

    确认怀孕后,朱丽叶第一时间通知了她,林浅浅抢着要做孩子的干妈,嘱咐了几句话之后,决定去买些孕婴产品。

    她拿过车钥匙,发动车子,给朱丽叶发了条微信,说一会儿会去找她。

    眼见着信号灯就要转红,林浅浅踩上刹车,脸色蓦然一变。

    刹车失灵?!

    她快速敛下心里的慌乱,猛踩油门,抢着在红灯前驶过去,又用力踩上刹车,依旧还是不好使!

    心里突然涌上一股巨大的酸涩,怪不得陆宸那天晚上会好心的过来给她送车,原来是一辆刹车被动过手脚的车!

    眼角有泪水涌出,林浅浅却笑得很凄凉。

    陆宸一定是害怕她查到什么!

    好狠!

    视线模糊,林浅浅用力闭了下眼睛,再睁开时,前边一辆大货车,且是一条下坡路。

    心脏几乎停跳。

    她只能拼命转动方向盘,堪堪避开大货车,却撞在了路边的电线杆上。

    林浅浅因为巨大的冲撞,晕了过去。

    撞击的时候,油漏出来,一滴,两滴……

    “轰”的一声,升起巨大的蘑菇云。

    此次事故很严重,不少媒体第一时间赶到现场,消防员已经在全力救火。

    陆宸开会出来的时候,刘强一脸青白的看着他。

    “发生什么事情了?”陆宸眉头一拢,语气不是很好。

    “陆总,您节哀吧!”

    陆宸诧异的看着他,“你有病吧?”

    家里的人都很好,刘强刚刚说的那话什么意思?

    “林总……”

    陆宸呼吸一凝,语气急迫的问:“她怎么了?”

    节哀?

    那是什么意思?!

    大掌用力握着刘强的胳膊,目眦欲裂,“快说!”

    “林总的车撞上电线杆,发生爆炸。”

    闻言,陆宸如同疯了一般飞速冲了出去,他打了刘强的电话,“在什么地方?”

    知道了地址后,他完全不管那条还不宜乱动的胳膊,向着出事地点飞速驰去。

    陆母也看到了新闻,脸色遽然退了个干净。

    白馨正好端着一盘水果过来,“干妈?”

    陆母毫无所觉。

    “干妈,你怎么了?”

    “馨馨!”陆母猛地抓住她的手,压低声音,“你不是说不会出任何事情的吗?怎么会这样?”

    白馨一头雾水,笑着说道:“干妈,究竟什么情况?你在发抖!”

    “林……林浅浅,她、她……”陆母指着电视,白馨目光移到电视上,当她认出那辆车的时候,眼睛一瞠,随即嘴角闪过一抹冷然得意的笑容。

    陆母虽然慌乱,却也看到了她嘴角的那抹笑,后背涌上一股寒意,她在得意?!

    “干妈,这件事,我们可是什么都不知道。”白馨沉下一张脸,非常严肃的提醒陆母。

    陆母更加忐忑,白馨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恐怖了?

    虽然讨厌林浅浅,但她对她是真的极好,若不是觉得当初奶奶对林浅浅比陆欣然好,后来得知了真相后,又担心她会毁掉自己的一双儿女,陆母不会这么对她。

    想着白馨搬来老宅的这段时间,他们陆家发生的所有事情,她有些恐惧的看着白馨。

    白馨继续威胁,“干妈,你有没有听到?如果这件事传扬出去,你也逃不掉!那车可是你去怂恿伯父让陆宸送去给浅浅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