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白馨的心突跳了一下,可很快她便又恢复了冷静,眸色平静的看着陆宸,“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陆宸眯着眼睛,“白馨,是你!”

    如此肯定的语气,搭配此刻他好像要将人吞入腹中的眼神,白馨的心越发寒冷。

    无论她现在再如何,在他的眼中,始终是一个十恶不赦的人!

    “陆宸,我真的不清楚你在说什么,我没有做过任何事情!浅浅遇到了这种事情我也很难过,可是我没有做过,你总不能屈打成招吧?”白馨语速很缓慢。

    “屈打成招?”陆宸冷嗤一声,“你最好别让我查到什么,否则的话,我一定会让你受到应得的惩罚!”

    白馨失笑,语气哀伤,“陆宸,你真的太冷酷无情了!”

    “好自为之!”陆宸用力甩开她的手。

    他离开后,心情异常沉重,心口处好像空了。

    手机响起,他看了眼,赶忙接通。

    “陆宸,浅浅应该在车子爆炸之前被人给救走了。”

    闻言,他心中涌上一股狂喜,泪水不受控制的滚出眼眶,忙不迭的冲出老宅。

    却在此时,得到了消息的陆父突然再次晕倒。

    整个老宅乱成了一锅粥,陆宸不得不回来,先送陆父去医院。

    二次中风很危险,也不太好恢复,冯豫虽然已经尽量将后果说的轻一些,奈何众人还是隐隐的心头不安。

    陆宸眉头紧锁,陆欣然用力抓着冯豫的胳膊,白馨则一脸淡然的揽着浑身发抖的陆母,心里时不时的窃笑几声。

    当陆父从急救室推出来之后,陆母失声痛哭,“振华!你可千万不能出事啊!”

    陆父情况比较糟糕,以前还能说几句含糊不清的话,现在嘴巴只能动,却根本就说不出话来。

    陆宸拉开陆母,示意护士将陆父推进病房,又去了走廊打电话给唐奕。

    听闻唐奕已经接连找了好几家医院都没有找到林浅浅,陆宸眉头几乎拧成了一团。

    是她伤的并不重,还是谁故意救走她,不想让他找到她?

    唐奕见他迟迟没有说话,安抚道:“我已经让人去调查那辆救走浅浅的车牌号,希望可以找到些什么线索。”

    陆宸轻“嗯”了声,下意识的觉得会不会是霍耀仁从中作梗。

    林浅浅的车又会不会是霍耀仁让人做的手脚?

    揉了揉发胀的额角,贴着墙烦躁的吐出一口浊气。

    病房里,一众人围着陆父,陆欣然伏在冯豫的肩头,抽泣不止。

    冯豫安抚着她,却在此时,她“嘶”了声。

    “怎么了?”冯豫担忧的问。

    陆欣然按着额头,摇头,“头又疼了起来。”

    适逢白馨眼神复杂的望过来,陆欣然对上白馨的眼睛时,脑子里突然闪过许多与白馨有关的片段,以至于她的脑子疼的越发厉害。

    看着她脸色惨白如纸,冯豫拉着她去走廊稍稍休息一下,陆宸走过来,“大姐怎么了?”

    “可能又头疼了,休息一下应该会没事。”冯豫眼神担忧的看着陆欣然。

    陆欣然的头疼的越发厉害,很多似曾相识的画面在脑子里如同放电影一般快速闪过。

    冯豫觉得她的情况似乎不妙,紧张不已的握住她的肩膀,“欣然,你不要再去想了。”

    陆欣然仿若未闻,脑子里最后的一个片段定格在林浅浅跟着她去楼上试孕妇装,她总觉得鞋跟有些不对,下楼梯的时候,鞋跟晃动的更加剧烈,她身形不稳,林浅浅想要伸手抓住她,可是却没有抓住……

    “浅浅!”她惊惶的大喊道。

    陆宸跟冯豫对视一眼,陆宸敏锐的感觉陆欣然应该是想起来了一些什么,“大姐,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

    正好白馨开门,听到陆宸这话的时候,心里咯噔一下,陆欣然想起了什么?

    她全身僵硬,如同石化。

    陆欣然看着陆宸,“我都想起来了!”

    “想起什么了?”陆宸呼吸发紧,声音难掩激动。

    “那天晚上,并不是浅浅将我推了下去,而是鞋跟有问题,鞋跟是松的。”

    陆宸脸色一点点沉了下来,鞋跟是松的,这种高档鞋制作精良,若不是谁故意弄松,根本就不可能会随便就松了。

    他想起了白馨也有一双跟陆欣然一样的鞋子,并且还听说她那双是超A货,鞋跟有粘过的痕迹。

    顾不得去安抚陆欣然,直接离开。

    匆匆回了老宅,陆欣然的这双鞋还在鞋柜里,他看了下,拿起,直接去了专卖店。

    经过店员鉴定,这双鞋是正品货,而且店员还清楚的记得,之前也曾有过一个男人来买过这双鞋,但是因为这种鞋是奢侈品,店里没有存货,只能去总部或者是其他店调。

    “能帮我查查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吗?”陆宸越发用力的抓住这双鞋子,上好的皮子出现褶皱。

    店员查询了一下交易流水信息,告诉陆宸准确的时间。

    正好是在陆欣然出事的那段时间,眸光越发冰冷,他拿着鞋子直奔医院。

    陆宸离开的时候,白馨的心一直很忐忑,她很担心陆宸查到什么。

    想要离开,又害怕会不打自招,事情已经进展到现在的地步,她跟陆宸即将订婚,不管之后的生活会如何,幸福不幸福,她不管,她只想争一口气。

    所以,坚决不能离开!

    当陆宸拿着那双鞋,脸色阴沉的出现在病房的时候,白馨浑身止不住发抖,却仍旧攥紧双手,用掌心的痛让自己保持冷静。

    陆宸将她拽出病房,她脚步踉跄,险些撞在墙上。

    “你到底想干什么?”白馨嘶声质问。

    陆宸拿着那双鞋子,“你的那双鞋呢?”

    白馨思绪快速转动,鞋子是霍耀仁派人买的,就算监控能够拍到什么,跟她也没有丝毫关系。每次跟霍耀仁通电话,她都很小心的删除掉。

    只要保持冷静!

    她在心中一遍遍的安抚着自己,再抬眸看向陆宸的时候,已然保持冷静,“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不懂?”陆宸冷嗤一声,满满的都是讽刺,“你的那双鞋呢?你跟霍耀仁是从什么时候狼狈为奸的,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