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陆宸一怔,缓缓转身,目光牢牢盯着她的背影。

    什么叫他已经有了儿子?

    “你什么意思?”他沉声问,“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林浅浅并没有回答,她抬手揉了揉额角,不小心碰到了额角的伤疤。

    原本这道伤疤可以如胸口上的那处咬痕一样去掉,可是她执拗的没有那么做。

    她要留着这处疤痕,时刻提醒自己,他曾经做过多少伤害她的事情!

    尤其最后这一次,绝不可能原谅!

    陆宸见她迟迟没有开口,深吸了口气,转身离开。

    这中间一定有什么误会,不过,他首先要做的就是查清楚佩佩究竟是谁的孩子。

    看着他的身影消失无踪,林浅浅如同被抽空力气一般,险些摔倒,幸而她扶住了椅背。

    “菲利斯,我有些不舒服,先回去了。”林浅浅调出菲利斯的号码。

    菲利斯一怔,“夫人,房子我已经找好了,环境不错,您跟小姐要过去吗?”

    林浅浅今天实在是不想动弹,见过陆宸之后,她就好像被抽空了所有的力气一般,“你先让人去打扫吧,我先回酒店。”

    菲利斯“嗯”了声,挂断电话之后联系了霍耀仁。

    听闻陆宸离开的时候很是沮丧,霍耀仁满意的掀了下嘴角,“好了,我知道了,你不要过分监视,我相信她不会做对不起我的事情的。”

    林浅浅疲累不堪的回了酒店,保姆正在陪着佩佩玩过家家,听到开门声,佩佩冲到门口,一脸关切的看着林浅浅,“妈咪,你怎么了?”

    “没事。”她揉了揉佩佩的小脸,“让妈咪抱抱。”

    她看着佩佩的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眼眶酸涩,泪水模糊了视线。

    佩佩愣了愣,抬手帮她擦去脸上的泪水。

    她用力闭了下眼睛,亲了下佩佩的小脸。

    躺在床上,林浅浅的心很乱。

    佩佩爬到床上,跪坐在她的身边,“妈咪,你到底怎么了?”

    林浅浅柔柔一笑,“妈咪很好。”

    佩佩亲了下她的脸,“妈咪,我想出去玩。”

    “不可以。”

    想到陆宸,林浅浅没来由的就拔高了声音,整个人也变得异常激动。

    佩佩怔了怔,有些被吓到了,好半晌才反应过来,“妈咪,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林浅浅有些抱歉的摇头,凝眉沉吟了一会儿,语重心长的嘱咐:“好,不过不许跑远了。”

    “谢谢妈咪!”佩佩一脸灿烂笑容。

    林浅浅看着她小小的背影,如果没有料错,陆宸一定会千方百计的设法拿到佩佩的头发,不过结果一定会让他失望!

    叫来保姆叮嘱了几句,她喝了一杯红酒,之后昏昏沉沉的躺下。

    陆宸离开盛世之后,让刘强赶快查林浅浅入住的酒店。他等候在酒店外,正想着要怎么才能得到佩佩带着毛囊的头发,看到保姆领着那个小小的,可爱的小人儿走出酒店,心骤然一紧。

    赶忙下了车,悄然跟上。

    这附近有一处城市公园,里边有秋千和滑梯,来这里的第一天,佩佩就发现了这里。

    保姆拗不过她,便领着她来到这里,好好的看着。

    佩佩看到了陆宸,愣了下。

    保姆一脸戒备的盯着陆宸,“你是什么人?”

    “叔叔。”佩佩很是熟稔的跑到他的面前,“你怎么来了这里?”

    陆宸蹲下,很认真的盯着佩佩,越是看,越是觉得这就是他跟林浅浅的女儿,否则的话,怎么可能会这么的像他?

    “叔叔来陪你一块玩好不好?”

    佩佩皱着眉头,笑着点头。

    陆宸帮佩佩推着秋千,脑子里闪过的是他帮林浅浅推秋千的一幕幕。

    秋千越荡越高,佩佩的笑声也如同银铃一般酥到陆宸的心。

    这孩子就跟个人精似的,像浅浅一样。

    游戏结束,陆宸成功拽下了佩佩的三根头发,虽然有些心疼拽的多了,不过为了验证,他不得不这么做。

    佩佩红着眼睛,“坏叔叔!”

    陆宸温声哄着她,“叔叔是不小心,你别怪叔叔,好不好?”

    佩佩抽了抽鼻子,“好吧!”

    他去给佩佩买冰淇淋的时候,保姆早已经带着佩佩离开,陆宸苦笑一声,咬了一口冰淇淋。

    回到酒店,保姆跟林浅浅汇报了一下刚刚发生的事情,林浅浅揉了揉胀痛的额角,点了下头。

    三天之后,是取DNA结果的日子。

    陆宸很紧张。

    孟飞珩握住他的肩膀,“放轻松,别这么紧张,如果单纯的看照片,那小家伙的确像是你跟林浅浅的孩子。”

    陆宸吞咽了下口水,“你说如果结果不是的话。”

    “你可真的是有意思,我们分了三家医院,林浅浅就是再有通天的本领,也绝不可能会想到三家吧?”孟飞珩反问。

    陆宸抿着嘴角,没吭声。

    很快,大夫就拿着结果出来,他看了眼,懵住。

    怎么可能?!

    孟飞珩觑了他一眼,拿过报告看了下,“卧槽,怎么可能不是呢?”

    陆宸有些急切的抓住大夫的手,“你们是不是哪里搞错了?”

    大夫被他这狰狞急切的样子震住,老半天才反应过来,“陆先生,您要相信科学!”

    “一定是哪里错了!”他怒吼。

    孟飞珩担心他将事情闹大,拉开他的手,“听我说,不是还有两家医院吗?”

    陆宸终于慢慢恢复了理智,两人急忙又去了剩下的两家医院。

    然而,检查结果如出一辙,他与佩佩没有一点儿亲缘关系。

    陆宸颓丧的坐在椅子里,手扒着头发,“怎么可能呢?一定是哪里错了!”

    孟飞珩看着他这颓丧的样子,重重叹息一声,虽然不忍伤他的心,但毕竟过了三年,林浅浅又跟霍耀仁结婚了,他们也应该有孩子。

    “阿宸,你冷静一下。”孟飞珩握住他的双肩,明明是个铮铮铁汉,却因为失望而浑身抖的厉害,他竟是有些不知道自己接下来的话,会不会让他崩溃。

    陆宸红着一双眼睛看着他。

    “你放弃吧!”孟飞珩说的有些无力,“林浅浅这次回来,就是要对付你的,你还没有看出来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