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陆宸倏然收回神思,紧紧的抱住树干。

    佩佩还犹且不知道要发生什么,林浅浅冲过来,将佩佩推开,陆宸双臂酸软,直接跌了下来。

    “帅叔叔!”佩佩一脸焦急。

    林浅浅也白了脸色,虽然不高,不过摔下来,应该还是会很严重吧。

    晃了他几下,但见他双眼紧闭,林浅浅心颤了下。

    其实,当她看过白馨,知道那辆车与他一点儿关系也没有时,她心里对他的恨就减少了很多。

    只是,还有些事情,放不下,也没有那么容易能够放下。

    “快打120。”抬手探了下他的鼻息,她完全慌了神色。

    保姆也慌了,匆匆跑回去。

    佩佩趴在陆宸的身上,哭着喊着,“帅叔叔,你快醒过来!”

    陆宸心里有些心疼佩佩,竟是哭成了这样,嗓子会不会哑?

    佩佩感觉到陆宸似乎动了,她皱着小眉头,凑到陆宸的脸上仔细的看着,小辫子一抽一抽的正好拂在陆宸的鼻尖。

    这于陆宸而言,实在是太难以忍受。

    “阿嚏——”

    陆宸实在是装不下去,佩佩破涕为笑,“帅叔叔,你醒了!”

    林浅浅凝眉沉吟了一会儿,猜到陆宸这根本就是在装!气的不轻,“陆宸,你这样有意思吗?”

    让别人担心,利用别人的同情心!

    陆宸一瞬不瞬的看着她,她会这么生气,是因为心里在意他吧?否则怎么可能会这么生气,巴不得他死了才好呢!

    被他那样盯着,林浅浅心里更是气恼不已,拉着佩佩便准备离开。

    陆宸一骨碌爬起来,抓住她的手腕。

    她回眸,“放开。”

    陆宸手上用力,将她带入怀中,紧跟着,捧着她的脸颊,攫住她的唇。

    林浅浅完全懵了,大脑空白,可很快,她便收回了神思,用力踩在陆宸的脚背上。

    陆宸吃疼,“嘶”了一声,林浅浅趁机抱起佩佩回了住处。

    保姆已经打了120,看到她回来,愣了下。

    林浅浅将大门关上,怒声道:“帮我去找两个保镖,这个人若是再敢出现在这附近5米,赶走!”

    保姆还是第一次见到她发如此大的火,愣了下,点头,有些为难的说道:“夫人,已经叫了救护车,怎么办?”

    “告诉他们,人已经死了!”她恶声恶气的甩了话,进了房间。

    保姆一脸懵逼的看着她,又看了眼站在花园里的陆宸,摇头叹息一声。

    佩佩皱眉看着林浅浅,“妈咪,帅叔叔是个坏蛋吗?”

    林浅浅怔了下,“为什么会这么问?”

    “帅叔叔让妈咪不高兴,是坏蛋!我以后都不要再理睬他!”

    天色终于暗了下来,林浅浅已经保持站在窗口的位置许久,双腿有些麻,她叹息一声,正准备跟佩佩一同吃饭,保姆却敲门通知她,外面有个中年女人来访。

    思及今天白天保姆告诉她的那通电话,她颦眉,“快些请进来。”

    当她出了主卧,看到罗拉时,愣住。

    “罗拉女士?”

    罗拉嘴角噙着一抹淡笑,虽然同样经历了三年,可是岁月却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多少痕迹,当年阿森纳突然撒手人寰,罗拉处理好一切与LK有关的股票后,便离开了。

    林浅浅实在想不明白罗拉今日来此的目的,她们之间也没有多少交集,叙旧的可能性根本为零。

    罗拉淡淡颔首,“林小姐!”

    林浅浅敛下纷乱的思绪,让保姆端了咖啡上来。

    “罗拉女士,今天来这里,应该不是单纯的想要跟我叙旧,有什么,我们开门见山吧。”她脸上没有过多表情,不疏离,也不亲昵。

    “当初阿森纳突然离世,我很是伤心,离开了LK。”罗拉端起杯子,浅啜了一口咖啡。

    林浅浅觑她眼,并没有多言,静等着她的后话。

    “阿森纳之前一直说背后有人可以帮助他对付陆氏,也就是现在的盛世。”

    林浅浅暗暗猜测着,她今天来的目的应该跟霍耀仁有关。

    “罗拉女士,你应该知道我已经嫁给了霍耀仁,你今天跑到我这里来跟我说我丈夫的事情,似乎不太好吧?”她脸色沉沉的道。

    罗拉但笑不语,“霍耀仁当初用了不光彩的手段,激化LK跟陆氏的矛盾,他坐收渔翁之利,甚至还拆开了你跟陆先生。这种人,林小姐放心将自己的未来交给他吗?”

    林浅浅冷笑一声,“不管我放心还是不放心,如今我跟他已经结为夫妻。”

    言外之意就是隐晦的下了逐客令。

    罗拉凝着她,良久,将一个U盘递给她。

    她颦眉,探寻的看着罗拉。

    “这里边是这些年,我查到的有关霍耀仁的一些秘密,你若是感兴趣的话,可以看看。”罗拉自然知道林浅浅并不欢迎她,不过,她并不在意。

    同样都是女人,她相信,只要她看了,那么就一定会联系她,里边有她的联系方式。

    等了三年多,她不介意再多等一些时间。

    林浅浅的目光在那个U盘上停留了一小会儿,罗拉已然来到大门口,“林小姐,你一定会联系我的。”

    罗拉离开后,她拿起那个U盘,抿了下唇,招呼佩佩出来吃饭。

    佩佩今天很懂事,不但自己乖乖吃着饭,还不断给林浅浅挑菜。

    看着这样懂事的女儿,林浅浅的心里暖暖的一片。

    夜深人静的时候,陆宸的脸孔又在脑海之中闪过。

    她烦躁的揉了揉额角,来到客厅。

    第二天早上,当她看到桌子上卖相非常好的海鲜黄金饭时,愣了下,怒目瞪着保姆,“这是哪里来的?”

    能够将海鲜黄金饭做的这么好的,除了陆宸,再无他人。

    她昨天说的话已经那般清楚,保姆为什么还要接受他的东西?

    “这是唐先生送来的。”保姆对上她那双燃着怒火的眼睛,小声解释。

    林浅浅烦躁的吐了口气,唐奕为何也要参与进来?

    去了盛世,林浅浅听说有个外地的客户要求亲自面谈,原本已经安排了别人,可是她却坚持要亲自过去,菲利斯愣了下,“夫人,您要是过去了,小姐怎么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