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孟飞珩瘪嘴,都闲置了三年,还好意思说自己战斗力超强?

    明显看出了孟飞珩眼中的轻嘲质疑,陆宸又冲他翻了个白眼,“行了,我自己静一静,你出去招呼宾客吧。”

    孟飞珩抬手握了下他的肩膀,“那我出去,有问题一定要去医院。”

    林浅浅脚步凌乱的抱着佩佩离开婚宴现场,鞋跟不小心踩到了一块石头,脚扭了一下。

    她颦眉,“嘶”了一声。

    佩佩一脸担忧,“妈咪……”

    林浅浅倒吸了口气,“没事。”

    上了车,菲利斯探寻的看着她,“夫人,您的脚?”

    “回住处。”

    她瞄了一眼自己的脚腕,已经有些肿起来了。

    回到住处,林浅浅让保姆给自己准备冰袋还有热毛巾,保姆看着她那脚腕,感觉问题很严重,“夫人,您还是去医院吧,这样子怕是没有什么用处。”

    林浅浅交替敷着,“没事,休息一下就会好。”

    看到佩佩紧张的用小手想要碰又好像怕碰疼了她,她勉强扯了扯嘴角。

    “妈咪没事,你去玩吧。”

    症状没有丝毫减轻,反而还越来越严重,林浅浅有些烦躁。

    碰到陆宸就没有好事!

    就在这时候,她突然听到细微的声响,一脸戒备,喊了保姆几声让她去看看,可都没有听到应声,这才想起,保姆说要去买菜。

    她跳着出了主卧,竖耳倾听了一下,进了厨房。

    当看到陆宸的时候,她脑子里如同炸开了一道雷,“你怎么这么无耻?”

    就要喊人,陆宸急忙捂住她的嘴巴,“别吵吵。”

    “唔唔……”

    很疼!

    这个人怎么这么过分!

    林浅浅死死瞪着他。

    陆宸皱了下眉,目光落到她肿起来的脚踝上,“怎么弄的?”

    他松手后,林浅浅用力推开他,忍着痛意斥道:“快些走,否则的话我要报警了!”

    话音堪堪落下,整个人双腿悬空,陆宸抱着她出了大门。

    两个保镖看着他抱着林浅浅出来,不由一怔。

    “你要带我去哪儿?”感受到两个保镖暧昧的目光,林浅浅失声问。

    “听话,这么严重,当然要送医院。”陆宸不容半分退让的说道。

    这时候,听到声音的佩佩跑了出来,看到陆宸抱着林浅浅,喊道:“你放下妈咪!”

    “你妈咪的脚都肿的这么高了,你不希望她快些好吗?”陆宸对佩佩这个小鬼头是又爱又恨。

    佩佩瘪嘴,看着陆宸将林浅浅塞到了车里,小跑着上了车。

    突然多了一个小家伙,陆宸虽然隐有不悦,却突然翘起了嘴角,竟是体味到了一种家的温暖。

    看着后视镜里他那欠揍的笑容,林浅浅轻咳一声,陆宸恍然收回神思,发动车子。

    去了冯豫的医院,时隔这么久,冯豫比三年前还要成熟有魅力。

    “姐夫,找最好的骨科医生!”陆宸将她抱到沙发里,催促。

    冯豫点了下头,按了内线,很快便有大夫上来。

    检查了一下,只是一般的扭伤,并没有伤到骨头,陆宸长吁了口气。

    “大姐呢?”林浅浅的脚腕被用绷带固定了之后,问。

    冯豫道:“刚结婚的时候挺忙的,我们也顾不得要孩子,前段时间,欣然怀上了,我担心她年纪偏大,会出问题,而且医院和家里来来去去的,也怕她辛苦,就让她在家里养胎了。”

    林浅浅满脸笑意,“是吗?大家似乎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陆宸轻咳一声,“我的变化也很大吧?”

    “你没有任何变化。”林浅浅脸上的笑容一点点的敛下,还是这么的无耻,无赖,无知!

    起先,陆宸还以为林浅浅这话很正常,可当他发现她眸中的戏谑越发浓重的时候,便知道,她那话,就是嘲讽的话。

    嘴巴里涌上一股苦味,他笑笑,“我对你的心一直都没有任何变化,你觉得我无耻,无知,无赖,都无所谓,那只是因为我想要重新挽回你。”

    这般深情的话,若是在以前,她必然会感动的一塌糊涂,可经历了这么多,她不相信了。

    陆宸看着她,自嘲一笑,又看向大夫,“她的脚伤有需要注意的吗?”

    “多注意休息,不要随意走动。”大夫叮嘱后,看了眼冯豫,离开。

    林浅浅站了起来,就要离开,被陆宸再度打横抱起。

    “你这个人……”她眉头紧拧。

    陆宸挑眉看着她,“我这个人很好,我知道,你不用说的那么大声。”

    林浅浅气的咬牙,这个人……

    陆宸跟冯豫对视一眼,抱着她离开,佩佩跟在后边,不时问林浅浅痛不痛。

    回到住处,陆宸拉开冰箱,正好有猪蹄,他挽起袖子,洗净炖汤。

    佩佩嗅到香喷喷的味道,跑到厨房,眨着眼睛看着陆宸。

    陆宸对上她那双乌溜溜的眼睛,心里一片柔软,“佩佩,你几岁了?”

    佩佩就要随口说出自己的年龄,浑然想起林浅浅之前叮嘱的话,捂着嘴巴跑回主卧。

    看到她这般反常,林浅浅颦眉。

    “佩佩,你怎么了?”

    “帅叔叔问我的年纪,我不告诉他。”

    原本林浅浅平静的心再度变得糟乱起来,她跳着来到厨房,声音冷厉的呵斥道:“你走!”

    “别闹!我走了,谁照顾你。”

    看着他说的一脸理所应当,林浅浅气的不轻,“陆宸,你以为你是谁?”

    “我只是想要照顾你,做完饭我就走。”

    “有保姆!”

    “保姆做饭未必合你口味!”陆宸一边说着,一边来到她面前,熟门熟路的将她抱起,回了主卧。

    她挣得越发剧烈,他却毫无所觉,步子坚定,目光如水。

    林浅浅咬牙,决定无视他的目光,可即便她闭着双眼,依旧可以感觉到他如火一般的目光。

    眼见着他的唇就要贴上她的,佩佩尖声道:“不许你欺负妈咪!”

    两个人倏然回神,当林浅浅发现他又想要轻薄她的时候,用力捏着他的鼻子,死死一拧。

    “唔……”

    下手怎么总是这么狠,都不怕会伤害到他吗?

    佩佩如同一个勇敢的战士,上前去撕扯着陆宸,陆宸是又气又好笑,有这样的小家伙,估计霍耀仁也会很头疼。

    不过,若不是她,他早就得手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