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目光在那杯酒上停留了一小会儿,林浅浅的嘴角噙着一抹没有任何温度的笑容。

    “抱歉,我不胜酒力,可能要让齐总失望了。”

    齐峰微微皱眉,很明显,这个女人真的像传言中的那样,戒心极重。

    “那么我让服务生给林总上一壶茶好了。”言罢,他便喊了一声,很快便有服务生端着上好的碧螺春进来。

    照旧给她亲自斟茶,“以茶代酒,林总总不至于还说自己不胜茶力吧?”

    这般笑言,倒是令林浅浅不好再继续说什么。

    抬手看了眼时间,“齐总,您这位合作伙伴到底是怎么回事?”

    齐峰蹙眉,“我打个电话催催,看是否堵在了路上。”

    林浅浅点了下头,脸上已有不耐。

    “还真的是堵在路上,咱们先谈。”齐峰喝光了杯中酒,看向林浅浅。

    林浅浅读懂他那一眼的含义,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直奔主题,“这批钢筋,我希望齐总可以全部提供给盛世。”

    “这个……好说。”齐峰笑的别有深意,“不过,林总的诚意明显不够。”

    林浅浅颦眉,端起那杯茶一口饮尽。

    齐峰脸上笑容愈盛,“这个么,好说。”

    林浅浅只觉得齐峰那笑异常诡异,心里有些发毛。

    陆宸这一路如同开飞车,林浅浅真的是傻了,否则的话,怎么可能会这么容易的就跑到酆城来?

    来之前也不好好打听一下齐峰的底细!

    紧赶慢赶,终于进了酆城。

    手机响起,孟飞珩告诉他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

    齐峰跟孙耀民是好哥们,据说孙耀民这几年都在酆城深居简出,当齐峰的军师。

    闻言,陆宸的心用力一紧,隐隐感觉这根本就是孙耀民跟齐峰给林浅浅设的套,思及三年多前,他们对孙耀民所做的事情,他心里越发不安。

    “先不说了。”

    他快速切断通话,再次拨打林浅浅的手机,奈何依旧还是关机状态。

    凝眉想了想,让孟飞珩去查林浅浅助理的号码。

    很快,助理的手机震动起来。

    助理看了下,是一条短信,让她跟林浅浅赶快离开,齐峰有诈。

    她狐疑的皱眉,有些不清楚这条短信究竟是谁发来的。

    轻轻碰了下林浅浅,在桌子下将手机递给她。

    看了之后,林浅浅脸色微变,陆宸发来的短信,有诈是什么意思?

    齐峰一直静静的观察着林浅浅,感觉她似乎察觉到了什么。

    林浅浅凝眉想了想,将自己所在地址发给了陆宸,之后笑容淡淡的看向齐峰,“齐总,这份合同什么时候可以签?”

    齐峰轻咳一声,“我再打个电话催催。”

    林浅浅耐着性子,心里却在快速盘算着,是要就此放弃签约,还是再等等。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里不安,她觉得有些口干舌燥,心里就好像烧着一团火。

    就想要拿起茶壶再给自己倒杯茶,包间的大门被大力推开,林浅浅的手一抖,茶水溢出。

    孙耀民!

    怪不得刚刚陆宸会发短信通知她有诈!

    “林总,好久不见了。”孙耀民似笑非笑的冲林浅浅打了招呼。

    林浅浅眯着眼睛看着他,这些年他似乎更加的胖了,头发也越发稀少,整个人看起来,更加令人恶心。

    助理心里咯噔一下,眼神询问林浅浅是否要报警。

    林浅浅冲她微不可察的点了下头。

    助理就要报警的时候,被齐峰眼疾手快的夺下手机。

    “你们想要做什么?”助理失声质问。

    “这里没有你什么事,识相的,就特么的闭上嘴巴!”孙耀民死死瞪了一眼助理。

    这一幕,就跟三年前一样。

    林浅浅害怕助理会受到伤害,冲她递了个眼色,示意她先不要说话。

    目光冷冷的移到孙耀民的脸上,冷声道:“孙耀民,我不管你今天出现在这里有什么企图,但有一点,你做事之前,最好想想清楚!”

    孙耀民眸眼一利,“想清楚?三年前,陆宸跟孟飞珩那两个混蛋将我害的那么惨,这一次,我是新账旧账都要好好算清楚的!”

    林浅浅心里咯噔一下,面上却极力保持冷静。

    “若非你先生了害人之心,怎么可能会有如此凄惨下场。”

    “我管不了那么多了!”孙耀民厉喝一声。

    林浅浅眯了下眼睛,“你是管不了那么多,可齐总呢?刚刚齐总还说,你跟他是非常好的兄弟,你能眼睁睁看着兄弟受累吗?”

    她这么说,就是想要分化齐峰跟孙耀民,奈何齐峰跟孙耀民根本就是一丘之貉。

    “林总,我劝你最好安分一些,不要做无谓的挣扎。”孙耀民向着她走近。

    林浅浅只觉得心里的那团火烧的更加旺盛,对上齐峰和孙耀民那两双色眯眯的眼睛,猛然意识到了什么。

    那壶茶里……动过手脚!

    被放了那种药?!

    冲助理又递了个眼色,助理不动声色的向着包间大门而去。

    孙耀民眉尾一挑,特么的,三年前就让那个小助理溜走了,这一次他若还让这个助理溜走,那真的就是傻了!

    当助理来到门口,打开包间门的时候,迎面出现两个彪形大汉,如同拎小鸡一般牢牢箍住她的双臂。

    助理止不住大声嘶喊,“你们这群混蛋,你们想要做什么?”

    孙耀民看向一脸阴沉,脸颊却红的厉害的林浅浅,邪肆一笑。

    “林总,你应该也不希望连累无辜,识相的,就乖乖跟我们走!好好让我们享受一下,钢筋的事情好说!”

    林浅浅用力攥拳,希望指甲掐入掌心的痛可以削减心里的那团火焰,奈何,只是瞬间,理智又被削减。

    她感觉呼出的气息都是灼烫的,扶着桌子的手用力收紧,猛地瞥见桌上的那瓶红酒。

    刚刚她将地址发给了陆宸,依着她对陆宸的了解,既然觉得有诈,势必会打电话报警。

    现在,她只要拖着时间,就一定会平安无虞。

    即便她心里还怨恼陆宸,可却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陆宸的身上。

    他一定不会让自己出事!

    用力咬了一下舌尖,空中漫开血腥气,理智稍稍回笼,她以最快的速度抓起那瓶红酒。

    “砰”的一声,酒瓶落在桌边上,碎了一地。

    她将不齐整的豁口抵在自己的颈间,咬牙说道:“那么,就看看谁比谁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