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顶级宠婚:总裁老公狠狠爱 > 第552章 你就是个失败者
    林浅浅一直焦躁的走来走去,霍耀仁反而没有那么着急。

    一开始,他就不喜欢佩佩,总觉得林浅浅将她的大部分精力都花在那个孩子身上。

    可她喜欢,他想要得到她的心,就只能伪装自己,佯装喜欢。

    但佩佩那个孩子,人小鬼大,自从有次他在书房与别人的通话被佩佩听到了之后,他就恨不能除掉佩佩,却又担心佩佩这一离开,林浅浅会发疯。

    毕竟,他不想让尤里斯的事情再发生一遍。

    如果佩佩能够丢了,那真的是上天帮他,否则,他一直觉得身边有一颗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爆炸,将他炸个粉身碎骨。

    抬眼看着林浅浅,走到她的身边,将她圈入怀中,“会找到的。”

    林浅浅本能的想要从他的怀中撤离开,奈何霍耀仁这一次铁了心的想要彻底降服她,根本就不给她这个机会。

    “霍耀仁!”林浅浅挣不开他的禁锢,恼羞成怒的吼道。

    霍耀仁周身的气温徒然降低了不少,他皱眉盯着她的眼睛,“为了佩佩,你竟然连名带姓的叫我?”

    林浅浅抿了下唇,“我现在的心情很糟糕,我也知道你是想要安抚我,可是,抱歉。”

    霍耀仁握着她的双肩,“浅浅,我也很担心,但是相信我,会找到的。”

    林浅浅叹了口气,“抱歉,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好!”霍耀仁很是不悦的眯了下眼睛,须臾,挑了下眉尾。

    他压抑着满心的不悦和愤怒,离开了她的房间。

    当他来到外面的时候,苍茫的夜色也无法遮掩下他周身散发出来的让人心紧的冰冷气息。

    “菲利斯,如果找到了佩佩,立即送走!”他声音同样幽冷。

    菲利斯不由打了个哆嗦,吞吐着,“老……板,要把小姐送到哪里?一旦送走小姐,夫人她会不会再度发疯?”

    霍耀仁不假思索的道:“送走的意思还要我教你吗?”

    菲利斯眼睛一瞠,到底小姐怎么惹得老板不高兴了?竟是要用这么残忍的方法?

    不过,老板就是老板,他不能改变老板的决定,更加不能去帮老板决定什么,“知道了。”

    霍耀仁挂断了电话,突然感觉到身后一道沉沉的,好像要将他看穿的目光,倏然回头,对上林浅浅那一双冷沉的眸子时,皱了下眉。

    “不是要一个人静静吗?为什么会出来?”

    林浅浅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的眼睛,好像要通过这双眼睛看穿他的内心。

    这目光,让霍耀仁非常不喜。

    “浅浅?”他向着她走去,就要握住她的手时,她向后避开,脸若寒霜的问:“你刚刚交代菲利斯什么?”

    霍耀仁心里咯噔了一下,面上却依旧保持平静,挑了下眉,“我不是很清楚你的意思。”

    林浅浅心口袭上一阵窒闷,“为什么要送走佩佩?”

    霍耀仁研判的看着她,暗想着,她究竟是否理解了送走的真正含义,良久,久到林浅浅已然失了耐心,准备亲自去找,他将她紧紧抱在怀中。

    “我想要我和你的孩子,你懂了吗?”

    林浅浅不由打了个哆嗦,此时的霍耀仁实在是太可怖,跟这三年来,守在自己身边的霍耀仁一点儿也不一样,让她感觉到血腥。

    “我说了,再给我一段时间!”她心若擂鼓。

    霍耀仁很认真的看着她,“可是我的耐心已经消失不再,我就想要我和你的孩子!”

    这场狩猎游戏真的太久了,久到他的耐性真的已经消磨殆尽。

    原本以为,他可以走进她的心里,但是,三年了,依旧被她死死挡在门外。

    并不是他不够优秀,而是因为她的心门为了陆宸紧紧的封闭着。

    不由分说的将她打横抱起,大步走进去。

    林浅浅此时分外慌张,霍耀仁这三年一直很君子,像今天这样,好似发疯,完全的失去理智,还是头一次。

    “阿仁,你听我说,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佩佩,我答应你,只要将佩佩找回来,我们不再分房睡!”

    虽然是言不由衷的话,可她尽量说的轻缓,郑重。

    霍耀仁迟疑了一会儿,研判的盯着她。

    此刻,林浅浅因为紧张,呼吸好似停止。

    “我、不、相、信!”

    霍耀仁每吐出一个字,林浅浅的心就沉一分。

    她愕然看着霍耀仁,“霍耀仁,如果你在这个时候采用如此强硬卑劣的手段得到我,你在我眼中,永远都是一个失败者!”

    三年时间,她虽然不完全了解霍耀仁这个人,却也知道,他喜欢狩猎,任何的一场投资,一个生意,看在他的眼中,就是一场狩猎。

    而他,在这一场场的狩猎之中,永远是胜利者。

    曾经,他也用郑重的语气告诉她,她是最美的猎物,那么,他耗费了三年时间进行的这场狩猎,虽然磨掉了他的耐性,可是他一定不想成为一个失败者。

    这是林浅浅此时唯一能够想到的办法,或许可以阻止他。

    霍耀仁的动作顿了下,林浅浅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的眼睛,不放过他眼中任何的一丝丝情绪变化。

    “我已经不在意是否成为一个失败者!”

    哗——

    仿若一桶冰水兜头浇下,林浅浅浑身战栗不止。

    “阿仁!”

    她希望让他感知到她的不情愿,她的愤怒,可霍耀仁此时已经被愤怒烧红了眼睛。

    当她被丢在主卧柔软的床上时,心里一骇。

    虽然慌乱,却硬逼着自己保持冷静,如果她慌了,那么就彻底没有了反击的希望。

    霍耀仁动作优雅的脱着衣裳,“浅浅,这种事,强迫来的真的没有什么意思,如果你肯早一点儿让我走进你的心门,我不会用这种卑劣的手段。”

    “我刚刚说的很清楚,只要找到佩佩,我们不再分房睡,你为什么这么迫不及待?”林浅浅瞄到了床头柜上的一个摆件,慢慢的向着床头柜挪去。

    霍耀仁轻哂一笑,“我的确已经迫不及待了,我给了你三年时间,任何事情,总该遗忘了吧?”

    林浅浅眉头紧锁,她感觉,霍耀仁这么急切,似乎还另有原因,想到刚刚他在院子里的通话,会跟佩佩有关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