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顶级宠婚:总裁老公狠狠爱 > 第562章 她绝对有不得已的苦衷
    “我刚刚突然接到一个电话,一位老朋友来到了凉州,我要去见见她。”霍耀仁说道。

    闻言,林浅浅心里一喜,面上却有些失落,“是生意上的事情吗?可以不去吗?”

    霍耀仁凝着她,这双眼睛里,没有任何一点儿的伪装,这让他越发放下心来,抬手轻轻的摩挲着她的脸颊,就如同一对难舍难分的夫妻一般。

    “一个老朋友,是我生意上的重要伙伴,不能不去,我尽量早一点儿结束。”

    林浅浅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她用力攥拳,“那好吧,如果不能回来的话,也不要勉强。”

    霍耀仁点了下头,捧着她的脸颊,就要吻上她的唇时,又突然将吻印在了她的额上。

    “还是比较习惯于亲吻你的额头。”他笑着说完,转身离开。

    站在窗口,目送霍耀仁上了车,之后车子绝尘离去,林浅浅眯了下眼睛。

    到底是怎样的一个重要合作伙伴,值得对什么都很是淡漠的他大晚上的出去?

    这到底是他对自己的又一次试探,还是真的只是自己多心了?

    林浅浅凝眉想了好久,决定暂时放下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毕竟,可以侥幸躲得过一次,谁又知道下一次能不能侥幸躲得过去?

    这时候,手机响起,她倏然一惊,赶忙拿起。

    裴若离?!

    他为什么会给自己打来电话?

    踟蹰了一会儿,接通。

    “什么事情?如果是替陆宸解释什么,没有必要。”

    听着林浅浅这样冰冷无情的声音,裴若离却并没有半分不悦,他发出一阵轻笑声。

    这笑,让林浅浅的心突跳了一下。

    “你笑什么?”她声音冰冷的质问。

    “林浅浅,亲眼看着阿宸被打,你心里真的一点儿都不难过吗?”裴若离敛下笑容。

    林浅浅并没有马上作答,良久,她轻嗤一声,“陆宸跟我有关系吗?”

    她以为,自己这样说了,作为陆宸兄弟的他一定会愤怒,会立即挂断电话,可让她没有料到的是,裴若离又一次发出轻笑声。

    她的心,“怦”的一下,就好像一块石头突然坠入平静的湖面,掀起巨大的水花。

    “林浅浅,我知道你是装的,虽然不知道你这样做的目的,但是,我想告诉你的是,阿宸现在的情况很不好。”

    林浅浅的心重重拉扯了一下,她默了默,就在那些询问的话即将要脱口溢出的时候,她突然看到门缝之下,那两道长长的影子。

    门口有人偷听!

    握着手机的手用力一收,冷然一笑,“我巴不得他不好,请你以后不要再打来电话,不要打搅我幸福的生活!”

    听着“嘟嘟”的忙音,裴若离越发肯定了自己的猜测,林浅浅如此,有不得已说不出口的苦衷。

    联想到U盘里的内容,裴若离编辑了一条短信发给林浅浅。

    切断通话后,林浅浅轻手轻脚的来到门口。

    房门倏然打开,当保姆看到林浅浅的时候,惶恐无措,竟是险些跌在地上。

    “夫……夫人。”

    林浅浅一脸冷煞,那周身散发出来的气息,让保姆没来由的感到恐慌。

    “是先生,先生离开的时候,让我注意您的一举一动。”

    林浅浅轻嗤一声,霍耀仁也真的是无人可用了,竟是将这样的事情,交代给这根本就不能成事的保姆。

    “你都听到了什么?”她声音森寒的问。

    “我什么都没有听到。”保姆一脸怯怯,傻子才会说自己听到了。

    对她的回答,林浅浅相当满意,她点了下头。

    “你去休息吧。”

    保姆稳了稳呼吸,转身就要离开的时候,林浅浅再度唤住了她。

    “等一下。”

    保姆全身紧绷成一线,抖得越发厉害,她惶恐的转过身,林浅浅道:“给我端一杯牛奶上来。”

    “好的,夫人。”

    进了房间,林浅浅嘴角一挑。

    被她当场抓住,估计保姆也不会再继续偷听了,假若霍耀仁问起,保姆定然也不敢乱说话。

    看到那条短信,她沉吟了一会儿,登录了自己的邮箱。

    看到U盘里的东西时,她眼睛一瞠。

    “笃笃——”

    保姆已经敲了数声,但都没有得到林浅浅的应声,她皱眉,心里紧张的不行。

    又敲了一遍,终于唤回了林浅浅飘远的思绪。

    得了应声,小心翼翼的端着牛奶进来。

    林浅浅接过,冰冷的目光如同两把剑一般直直的向着保姆射去,保姆手一抖,紧张的吞咽了一口口水。

    “陈妈,你我虽然主仆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不过,这人与人之间的情分也都是相处出来的。”林浅浅凝着保姆的眼睛,嘴角虽然噙着笑,可那笑意并不达眼底。

    保姆愕然看着她,“夫人,您是好人,我知道应该怎么做。”

    “不,你并不清楚!”

    保姆嘴巴张大,就那么讷讷的看着林浅浅,一张脸,青白交加。

    “我跟阿仁并不像表面看上去的那么幸福,想必你早就已经知道了。”

    保姆咬唇,没有吭声。

    她活了一把岁数,自然能够看出来,夫人跟先生的关系并不好,相反,虽然那位陆先生每次来,夫人都一脸冷色,但夫人会笑。

    这三人之间的关系很复杂,不是她能够去打探的。

    “阿仁让你盯着我,那么现在,我要你帮我盯着他。”

    霍耀仁想要给自己身边安一双眼睛,她为何不能给霍耀仁的身边安一双眼睛?

    “夫人,您就别为难我了!”保姆连连摆手,“我明天就辞工!”

    “陈妈,你若是再这样不识好歹,我真的是会发怒的!”她脸色彻底沉了下去。

    保姆心里懊恼的不行。

    “我不要你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听到了什么,告诉我就好。”林浅浅脸上又漫上笑容。

    “可……”

    先生明显就不是一个泛泛之辈,她若是被发现打探先生的秘密,肯定没有好果子吃。

    “如果你不愿意的话,那么也好,辞工的理由,你自己好好想想,我不会难为你。”林浅浅喝了牛奶,将杯子递给她,“出去吧。”

    保姆走到外面,抚着胸口,长吁了口气。

    霍耀仁来到了凉州郊外的一处旅馆,环境非常糟糕,还有一股让人非常嫌恶的味道。

    他拿出方巾,掩住口鼻,走了进去。

    看着门牌号,敲门。

    “进来……咳咳……”一道沧桑的女声响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