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顶级宠婚:总裁老公狠狠爱 > 第568章 森寒的目光
    陆宸有一种感觉,越来越强烈。

    佩佩说,每每林浅浅看着她的眼睛时,就会哭,就好像在看着另外一个人,她还说,林浅浅会止不住喊出尤里斯的名字。

    真的是他所想的那样吗?

    他可怜的儿子!

    这个世界的美好,他还都没有来得及享受,就那样离去了,甚至,他从不曾知道他的存在!

    抬手用力按住心口的位置,可眼睛还是被温热的液体充斥的酸疼无比。

    孟飞珩有些担心的看着他,“阿宸。”

    陆宸猛抬头,那一双眼睛红彤彤一片,眼角满是泪水。

    朱丽叶虽然恼着他,却也难免震惊。

    “是不是……”陆宸喉间梗塞的厉害,好像心脏随时要停止跳动,“是不是,佩佩的眼睛,是尤里斯的。”

    这话,前言不搭后语,但在场的人都明白了陆宸想要表达的意思。

    尤里斯的眼角膜移植给了佩佩,佩佩是代替尤里斯,来看这五彩斑斓的世界。

    陆宸是真的再也听不下去了,他脚步踉跄的去了佩佩的房间,看着睡得香甜的佩佩,他的手颤抖着,抚过她的眉眼。

    这三年,林浅浅到底是怎样承受的?

    她想要留下尤里斯曾经来到这个世界的证据,可她看着佩佩,就会想起尤里斯,想必那心一定如同刀绞。

    此刻,他无比的痛恨自己!

    一次次的说,要给她安宁的生活,要让她和孩子幸福,可他们的孩子,接连两个孩子,全都因为他,离开!

    或许,是老天在惩罚他!

    惩罚结婚三年,他对她所造成的伤害,真的太多太多。

    可即便有因果轮回,加诸在他的身上就好,为什么要带走他的两个可怜的孩子!

    朱丽叶跟孟飞珩站在外面看着那个身体耸动不止的男人,没有进去打搅。

    这一刻的陆宸是脆弱的,是无助的,他悔恨交加,可又有什么用?

    两个孩子全都没有了!

    孟飞珩重重叹了口气,感觉空气有些窒闷,扯松了领口,将门轻轻关上。

    “时间也很晚了,我们先去休息吧。”

    朱丽叶点了下头。

    林浅浅的住处,她今天亲自下厨,并非想要给霍耀仁一个惊喜,而是她想要通过烹饪来让自己平静下来。

    看着一桌子精致的菜肴,霍耀仁很开心,竟是有一种漂泊多年,找到了家的感觉。

    “怎么突然会做这么多菜?”他笑着问。

    林浅浅沉默着,没吭声。

    霍耀仁皱眉,“浅浅?”

    林浅浅抬眸看着他,“大夫怎么说的?你的头疼到底是怎么回事?”

    库里明显没有给她准确的病历资料。

    “这个……”霍耀仁吞吐着。

    五年前,他遭到算计,交易的时候,对方要他亲自过去,那时候,为了争夺霍氏的继承权,他去了。

    却不想,那根本就是一个阴谋。

    爆炸的时候,虽然他被人救走,可是自己手里的人伤亡严重,他也被弹片击中,那时候,大夫说手术只有50%的希望,他要报仇,让那些坑害了自己的叔伯们受到应有的惩罚。

    所以,他果断拒绝了手术。

    一拖,就拖到现在,从50%的希望,拖到现在只剩下30%。

    他是个骄傲的男人,断然不会允许自己的将来成为一个瘫子或者傻子。

    林浅浅一瞬不瞬的盯着他,“库里应该联系过你,你也应该知道我很担心你,到底什么情况?”

    霍耀仁沉默了一会儿,隔着桌子,握住了她的手,“浅浅,我希望你可以答应我。”

    林浅浅颦眉,扭动着手腕,想要将手抽离,奈何霍耀仁越发用力,她根本就抽不出来。

    “阿仁,你说了,会给我一天时间考虑,你现在这是干什么?”

    她不想跟霍耀仁举办婚礼,虽然余生,她也没有想过要跟谁破镜重圆,但现在,她就是不想。

    莫名的,不想!

    “好,我不勉强你,希望明天早上能够听到让我开心的消息。”他松开了手,直直的看着她。

    感受到他的目光,她抿了下唇,食不知味的吃着饭。

    霍耀仁嘴角上翘了一下,林浅浅,我认定的女人,怎么可能让你轻易从我的手掌心里逃脱?

    三年前,我能够让你成为我的妻子,现在,我也照样有办法让你同意跟我举办婚礼。

    林浅浅的心里浮上一抹巨大的不安,她说不好这种不安源自何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越走越烦。

    看了眼时间,她出了房间。

    霍耀仁站在窗口,手指间夹着一支烟,并没有吸,只是任烟雾袅袅。

    林浅浅在外面焦躁的走了多久,他就看了多久,直到后来,头痛欲裂,他才吃了药,躺下。

    太阳再次明媚的升起,陆宸终于决定,要带佩佩去看心理大夫。

    大夫经过催眠后,了解到佩佩曾藏在霍耀仁的书桌下,偷偷听到霍耀仁的电话内容。

    同时,也包括,霍耀仁将佩佩丢在窗外,威胁她,如果敢告诉林浅浅,就要将她丢到楼下的事情。

    陆宸的手用力攥紧,对一个如此可爱的孩子都能如此手段残忍,对尤里斯又怎么可能是真心?

    他甚至觉得,尤里斯的死,也是霍耀仁一手推波助澜。

    他的儿子,怎么可能会这么孱弱?

    心理大夫在陆宸的强烈要求下,通过深度催眠来缓解疏导佩佩心底的恐惧,再次醒来的时候,佩佩即便再听到霍耀仁,也没有像昨天在花房里那样感到恐惧。

    他抱着佩佩去了游乐场,并没有留意到身后跟着的那个人影。

    看着他与佩佩如此感情亲昵,甚至佩佩与林浅浅又是如此的相像,身后的人,眸中闪过一抹狠厉。

    陆宸,你当初将我害的这么惨,想不到林浅浅还给你生了个女儿,你想要享受天伦,你配吗?

    感受到那道森寒的目光,陆宸心里突跳了一下,回头看去,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他眉头一拢,再度温柔的看向佩佩。

    林浅浅昨晚再度失眠,想到霍耀仁今天就要问自己的决定,她便有些烦。

    迟迟没有下楼,霍耀仁便让保姆上去催一下。

    房门又一次被敲响,她知道自己躲不过去,深吸了口气,开门出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