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缓缓的走下楼,看到霍耀仁正抱臂坐在桌前,脸上的神色很柔和,狭眸中也是一派温柔。

    她抿了抿唇,“阿仁……”

    “浅浅,先吃早饭吧。”霍耀仁嘴角溢出一抹淡淡的笑。

    林浅浅心里无声一叹,走到桌前。

    早餐是西式的,她拿起刀叉,切着煎蛋。

    霍耀仁一瞬不瞬的盯着她,那目光灼热无比,好像随时要将她烤化。

    她颦眉,默然无声的将切好的蛋送入口中。

    突然……

    脸色瞬间变了,她吐出口中的东西,愣了下。

    “我手上已经有了一枚戒指,这是……”那闪亮的戒指折射着阳光的斑斓,却刺的她眼睛有些疼。

    “我再一次真诚的向你求婚。”霍耀仁拿过那枚戒指,在手边的碗里漂洗干净,牵了林浅浅的手,将原来的戒指摘下来,戴上这枚钻石更大,更夺目的戒指。

    林浅浅挣了挣手,霍耀仁却更加大力的握住。

    “这枚戒指,是我妈妈留下的,她在去世的时候跟我说,将来遇到真心爱的女人,一定要将这枚戒指戴在她的手上,让她做我们霍家一辈子的媳妇!”

    林浅浅眼睛倏然瞪大,语气有些急迫的说道:“阿仁,你我之间当初是怎么去办理结婚公正的,你心知肚明,我们之间不过是名义上的夫妻,你也说过……”

    她的话没有说完,便被霍耀仁蹙眉打断,他的目光很是阴沉,让人看一眼,就好像随时会被吞噬。

    “浅浅,我对你是怎样的,你同样也心知肚明,三年时间,难道还不足以让你感动?”

    此时,他所有的耐心全部都消失殆尽。

    林浅浅有些畏惧的看着他,她的确是个勇敢的女人,可是每一次面对霍耀仁,尤其是他最近看她的眼神,越来越炙热,越来越深邃,让她莫名的恐惧。

    “浅浅,我从来不会做没有收益的投资!你是我看中的女人,我为你做了这么多,你就必须把心给我!”

    他的话说的掷地有声,声声如同千斤重锤砸在她的心头。

    她的心骤然一缩,后背袭上一股寒意。

    “我不想听到你拒绝的话,所以,我一早就吩咐菲利斯去安排了,婚礼就定在这周末,你会是整个凉州,乃至全世界所有女人都羡慕的新娘!”霍耀仁说完,嘴角凉薄的一掀,沉声道:“来人,将太太送到楼上。”

    林浅浅的心一沉,他这是打算软禁自己吗?

    果然,如她所料,霍耀仁软禁了她,并且收了她的一切可以外联的设备。

    她心焦如焚,烦躁的走来走去。

    陆宸正带着佩佩坐摩天轮,手机突然响起。

    裴若离声音焦急的说道:“阿宸,你看今天的新闻了吗?”

    陆宸微微皱眉,“什么?”

    “你快些看看。”

    当陆宸看到霍耀仁亲自发布的声明,下个周末要跟林浅浅在帝景酒店顶层举办婚礼的时候,脸色一片阴沉。

    佩佩很是关切的看着他,“爸爸!”

    “没事!”陆宸极力压着心里的各种情绪,不想让佩佩再承受更多的痛苦。

    自从知道佩佩的眼睛接受过尤里斯的眼角膜移植,陆宸看着佩佩的时候,仿佛也能够看到尤里斯的影子。

    佩佩将信将疑,很贴心的没有再缠着陆宸带自己继续玩下去。

    陆宸有些抱歉的看着佩佩,送她回了孟宅。

    “佩佩,爸爸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办,跟妈咪有关,你跟孟爷爷还有小豆丁好好待在这里,不要乱跑。”

    “我知道了,爸爸一定要带妈咪来。”佩佩抱着陆宸的脖颈,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陆宸虽然依依不舍,可现在他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林浅浅既然已经知道了霍耀仁的为人,怎么可能还会嫁给霍耀仁?

    婚礼?!

    狗屁的婚礼!

    当他如同一阵风一般出现在裴若离的办公室的时候,孟飞珩还有唐奕以及景阳都等在了办公室里。

    看到他们这些人的时候,他怔了一下。

    唐奕沉稳有度的说道:“既然是浅浅的事情,你就应该早一些跟我说明白!”

    “行了,早说晚说有什么用?”陆宸皱着眉头,眼波移向景阳,“你来的够快啊!”

    景阳轻轻扬了扬眉尾,“没有办法,跟浅浅有关的事情,我改不掉这习惯。”

    “行了,别一股酸不拉唧的醋味了!”孟飞珩一脸不悦,“总之,我们的最终目的就是阻止林浅浅这个傻女人跟霍耀仁那个恶魔举办婚礼。”

    他的话音刚落,三双阴沉沉的眸子直勾勾的锁住他的俊脸。

    孟飞珩有些紧张的吞了下口水,求救的看了眼裴若离。

    裴若离耸了耸肩,明显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儿。

    陆宸绷着嘴角,“你以后最好管管你那张嘴,如果还这样,弄死你!”

    五个男人坐在一起仔细商量了一下,最终敲定了一个主意。

    朱丽叶给林浅浅打了通电话,但手机关机。

    她看着几人,“关机,怎么办?”

    “一定是被霍耀仁给软禁起来了。”景阳非常了解霍耀仁这个人,他凝眉沉吟了一会儿,说道:“不如让朱丽叶去一趟她的住处,女人的话,霍耀仁应该不会怀疑什么的。”

    孟飞珩第一个不答应,“万一霍耀仁要是狗急跳墙,做出点儿什么事情的话,怎么办?”

    就连佩佩那样可爱的孩子,他都能抓着后领放到窗外,还有什么是他做不出来的?

    “那你说怎么办?”景阳也是一脸的不耐。

    气氛一时间陷入到了僵局。

    林浅浅听到了转动门锁的声音,心里涌上一股喜悦,可当她看到进来的人是霍耀仁时,眼中的喜悦悉数消散不见。

    “浅浅,你真的没有必要这样生气,我也只是不想你在婚礼之前太过劳累。”

    “霍耀仁,你说过会对我好,绝对不会伤害我,但是你现在这算什么?”她冷冷的看着他。

    霍耀仁挑了下眉尾,直直的看着她。

    这个女人,他真的很好奇,她究竟有没有心!

    还是她的心只有陆宸一个人。

    不管是她的爱,还是恨,全都给了陆宸一个人,再也不允许别人走进心门。

    “浅浅,一会儿试试婚纱。”他敛下心中的纷乱心绪,淡声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