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齐天之万古大圣 > 第179章 齐天执法队
    眦眦!

    白球彻底的暴走了,刚好酒劲在身,它球一般大的身躯在此时竟然骤然膨胀。

    吼!

    此时的白球真的是改头换面,如人而立,全身雪白的耀眼,足有成人那么高大,那暴戾的五官仰天长吼,震得整个齐天城都听得见。

    那本来还心生惊喜的雷云宗长老,此时刚刚扑过来,在白球一吼之间,两只耳朵同时淌出了血液,一瞬间他什么都听不见了。

    “我的耳朵!!”雷云宗的长老捂着耳朵凄厉的大喊,须臾间白球那蒲扇大的巴掌猛拍而下。

    澎!

    仅仅是这一个巴掌,雷云宗的长老整个苍老的头颅都如碎掉了西瓜,死得不能再死了。

    那与武空交战已经战了上风的长老,此时吓的脸色惨白,大叫一声之后根本就不再与武空恋战。

    哗!

    两扇电光奔腾的灵翼在他的后背伸展开来,而后他便是不要命的冲霄而去,不敢在这里停留哪怕半秒。

    武空长舒了一口气,雷云宗的长老要逃跑,他也不会去追。

    追到了又怎么样呢,现在的自己还是他的对手,除非使用如意金箍棒。

    看到白球变成这个样子,武空的内心都是震惊的无以复加。

    雪白的皮毛,如猿似猴,如果把白球放到猿猴堆里,那它肯定是鹤立鸡群的存在。

    吼!

    白球朝着雷云宗长老消失的方向仰天长吼,那个被他一巴掌拍死的长老,此时已经被它跳踩成了肉浆,其惨烈的程度简直令人不忍直视。

    那些远远的围观看戏的人群,此时一个个都是脸色煞白,一副惊慌的模样。

    齐天城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这应该是有史以来第一次。

    “那个不是今日在报名处与阳君子差点动手的人吗?”

    “是他,这小子的灵兽也太恐怖了,啧啧。”

    “他是禅宗的弟子,看来那追杀他的人,是要斩草除根。”

    “能够在宗门覆灭中活下来的人,哪有这么好杀的,反倒是被他的灵兽拍死了一个。”

    “别担心他了,我们还是担心担心自己吧。”

    “怎么说?”

    “马上就是入院试炼了,有他在你觉得我们安全吗?”

    “有道理……”

    ……

    “白球。”武空喊出一声,他发现变异后的白球变得很狂暴,心怕它走火入魔。

    此时的白球比武空还要高大,它还在蹂躏着已被它打死的雷云宗长老,武空叫了它一句之后,它的目光投了过来。

    吼吼!

    它嘶吼着,两只眼睛血红的如灯笼,仔细的看着武空,最后朝武空走来。

    武空松了口气,因为白球双眼中的暴戾之气,在看到他之后都消失了。

    高大的白球失去了那童真般的气息,微微低垂着头走了过来,最后看着武空恭敬无比的叫出一句“大圣”。

    “白球!!”武空眉头一挑,他在白球的双眼中看到了绝对的敬畏,或许现在的白球因为变异而把自己都看穿了。

    白球叫出一句大圣之后,便是气息萎靡了下去,高大的身躯在武空的面前急速的缩小,最后又变成了球一般大,而后便是栽倒在地。

    武空吓了一跳,急忙将白球捧了起来,发现白球并不是死了之后,武空松了口气。

    或许它是在刚刚的对决关头,激发了体内的血脉,突然变异,变异过后又虚脱了,和自己使用如意金箍棒一样。

    武空无视周围众人的眼光,捧着白球往酒楼行去。

    不过他还没走到酒楼,一大队身着齐天学院院袍的人马已经将他拦截了下来。

    看到这不下二十人的队伍,一个个手持鎏金戒尺,顶戴白色乌纱冒,一脸的严肃,仿佛如那些执法的官员。

    “武空是吗?公然在齐天城打架,严重违反了本城的规矩,破坏本城的律令,跟我们走一趟。”为首的一位中年人,他头上的乌纱是黄色的,一看就是这执法队的队长,他指着武空严厉的喝道。

    武空瞪着他看了一会,视线又在那执法队中扫了一眼,赫然发现了阳君子也在执法队中,正一脸冷笑的瞪着自己。

    看来这一切都是有备而来了,这些人渣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打击自己的机会。

    看到武空无动于衷,为首的执法队长,喝道:“给我押走。”

    “谁敢。”武空大声一喝,此时白球还在昏睡状态,它需要照顾,而且自己就算在齐天城打架也是逼不得已的正当防卫手段。

    “怎么?难道你还想与齐天学院抗衡不成?”为首的中年人怒喝道,他可是奉了觉远院老的命令而来,务必要将武空带去治罪的。

    “我不想与任何人抗衡,但我所做的一切都是顶天立地的,我何错之有?”武空怒不可遏,他已经感受到这些人都是不怀好意而来,根本就不问青红皂白的。

    看到阳君子在列,武空大致猜到,这些人或许跟那个针对自己的觉远院老有关。

    如果自己被他们带走了,恐怕马上要进行的入院试炼也别想了,更严重的恐怕是会以此为理由,治自己个暗无天日的死罪,或者把自己的入院名额都剥夺。

    武空想到了很多,这件事对自己的影响恐怕就是万丈深渊在等着自己。

    “齐天城禁止一切打架伤人事件,今日在报名处你就已经触犯了一次,现在更是在本城打死了人,你还敢说你没错?简直此有岂理。”执法队长如雷鸣般的暴喝一声,步步逼近,一副严厉到要把武空生吞活剥了的神情。

    “违法者,就地阵法。”阳君子附和一声,激起这二十多个执法者的怒火,都往武空包围而来。

    “何谓齐天?你们这些人渣,简直是在侮辱齐天二字。”武空猛烈一喝,他准备不顾一切与这些公报私仇,不讲道理的人渣大干一场。

    他脱下了一件衣服,将白球包在里面,背后在身上,像是背着一个襁褓中的婴儿,因为等会一打起来,他怕自己照顾不了它。

    他已经被围在了中间,执法队的二十多人各个手持锋利的刀剑,一副虎视眈眈的神情,都是带着戏谑之色,把武空当成了困兽,而他们是猎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