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齐天之万古大圣 > 第201章 毒发
    因为此时的武空实在太强大,就像一尊天神,他已经试探过了,根本不是武空的对手。

    所以在鱼化石豁出命与武空战斗的时候,罗摩毫不犹豫的以灵力化翼,旋即以最快的速度逃了。

    这一点连武空都没想到,他竟然如此不要脸的逃跑,鱼化石脸色煞白,用命为他们争取了时间。

    但是鱼化石并没有这么伟大,他或许从未想过罗摩会是这样的人。

    鱼化石眼角的余光最后扫到太白星星,竟然是那么的冷漠与不屑,竟然连一点对他留恋都没有,就样愤然转身,不顾他的死活,以最快的速度飞走了。

    “星星……”鱼化石还歇斯底里的大喊,在这种生死存亡的关头,他还是对太白星星迷恋到不能自拔的地步。

    不过太白星星早消失在他的视线中,武空并不意外,意外的是她竟然见势不对,马上就逃。

    就因为一个鱼化石,如此愚蠢的把狗命送上来,把武空拖住了一会,竟然就让罗摩与太白星星全跑的没影了。

    甚至连东灵宗那几名拿到入院名额手弟子,都不顾鱼化石的死活,纷纷跑了。

    他们现在已经报了名,算得上是脱离了东灵宗到了更广阔的天地中修行,所以对于鱼化石的敬畏已经没有在东灵宗那般深了。

    “畜牲,在你死之前让你看清一个人的真面目,你应该死而无撼了吧。”武空冷笑着掐住他的脖子,当场将他提了起来。

    他喉咙中发出杀鸡割喉般的嘶哑,整个脸色都血红无比,像是要血管都要挤爆似的。

    他很绝望,相比于马上就要死在武空的手中,他绝望的是之前太白星星的眼神,怎么能那么冰冷呢,对自己毫无感情。

    武空看他似乎还有话想说,手一甩将他甩出十多步,像是一个沙包般的砸在地上翻滚了几圈,已经七窍流血了。

    “我……不想死……求……求你。”鱼化石挣扎着跪在地上,一个劲的求饶,他的胆都破了。

    “当日灭我禅宗之时,你就应该想到会有今天。”武空踏步而去,语气冰冷无情,咬牙切齿,“你是第一个,绝不是最后一个,整个东灵宗,雷云宗我要连根拔起,你在下面等着他们。”

    “不要……”鱼化石吓的亡魂皆冒,还想跑,他绝望到忘记了一切。

    不过还没跑出几步,一只拳头已经从他后背洞穿到了前胸,当场倒在血泊中。

    武空拿走了他的令牌,此时那小金身化成的战甲化为一道金光飞出,旋即变成那无头小金身落在武空的手中。

    小金身中力量显然耗尽了,这也是武空不想再追击罗摩他们的原因,而且经过这一战,哪怕有小金身加持了力量,但是他自己也消耗极大。

    同时,中的酒虫之毒,也因为他的运功而蠢蠢欲动,有点压制不住了。

    “大爷你脸色怎么这么白?”白球还在手舞足蹈中,突然看到武空苍白的脸色顿时吓了一跳。

    “该死的酒毒。”武空咬了咬牙,道出了原因。

    他现在也感受到了王文卿六人当时的痛苦,血肉中像是有无数蚂蚁在噬咬着,令他浑身难受。

    “还没解毒吗?”白球吓了一跳,他差点忘记武空还是有毒在身的人,又破了彩云追月,大战了这么久,压制不住酒虫很正常。

    “先找个地方休息。”武空道出一声,拎着白球狂奔,他急需找一个安全的地方把这毒想办法解决了才行。

    在武空走后不久,一头火灵鸟降落而下,阳君子在火灵鸟的背部,看到惨烈的鱼化石,他还踢了一脚。

    死在这古山,要不了多久便会被野兽分食,根本不需要埋葬。

    “继续跑,再深入一些,嘿嘿。”阳君子露出阴冷的笑意,看着武空消失的方向,他似乎对武空的行踪了如指掌似的。

    而此时在另一处,那几名东灵宗的弟子全部倒在血泊中,在他们的尸体旁边,就是太白星星手持着滴血的剑一脸冰霜。

    这些东灵宗的弟子,亲眼目睹了她不顾鱼化石的生死逃逸,她绝不会留下隐患。

    毕竟现在她的父亲,她的太白家核心人员,全在东灵宗安身,如果这个消息被这些人传回东灵宗,恐怕她的家族不会被幸免。

    “想不到你这么强了,真不愧是我太白星星看中过的人,给我等着。”太白星星咬牙切齿的哼道,对于武空的强大,她已经嫉妒无比,想杀而不得。

    得不到的,她就必须毁掉,她的想法很复杂,虽然对武空恨不得他马上死,但是却在她中隐隐还有着对武空的一点眷念。

    只是她知道和武空再无半点可能,与武空走到今天这一步,已经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此时在古山深处,已经是古树参天,像是原始森林的古山中,有一些大树恐怕要数个成人合抱才抱得住。

    在一颗大树的树洞内,武空隐藏在此全心全意的逼迫着体内的酒虫之毒。

    这个树洞还是白球找到的,树里面已经空了,外表却是完好无损,很难看出来内有洞天。

    武空的全身都冒着雾气,雾气中有着浓郁的酒气升腾。

    他的脸色流露出难以抑制的痛苦,那种全身从内而外像是蚂蚁在咬,蚂蚁在爬的感觉,只有体会过的人才知道。

    白球眦眦叫着,只能干着急,因为它想为武空做点什么,却是什么也做不了。

    “如此恶毒的女人,我一定不会放过你。”武空怒喝一声,他此时的痛苦全是拜紫云所赐,没想到根本就逼迫不了。

    酒虫像是附骨之蛆,紧紧的融在他的血肉中,一直往深处噬咬钻着。

    如紫云所说,并不是耸人听闻,而是真的,如果不解毒,真的会被这些酒虫咬到化成一滩血水。

    酒虫在他体内以超快的速度繁衍,一生二,二生四,直到最后到处都是,想想就恐怖。

    噗!

    一口鲜血喷吐而出,武空靠在树壁上,整个人都气若游丝,全身乏力。

    “大爷你可别吓我。”白球眦眦叫着,它已经感觉到一股同病相怜,因为它与武空是绑在一起的,如果武空死了,它也活不了。

    ps:感谢墨墨,陌冷以殇,乁别让眼泪沾湿回忆丷的打赏,谢谢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