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 第216章 关系缓和,知道爱我不是开玩笑
    国王离开之后,夏绵绵也没心情练习什么皇宫礼仪了。

    神烦被人这样那样的指使着。

    她就不知道,这个破国度,凭什么要有所谓的人类等级分化,她在驿城可以生活得很好,耀武扬威,想做什么做什么,在这里,永远都只能是王子的附属品。

    佣人看夏绵绵没心情学习了,也不敢要求她,只能小心翼翼的陪在她身边。

    夏绵绵真觉得无聊。

    偌大的皇宫,以前的新鲜劲儿全都过了,现在剩下来的全都是不自由。

    感觉就像是被关在笼子里面的金丝雀。

    被人圈养着。

    甚至,她还很难看到她的主人。

    一天过去。

    夏绵绵躺在偌大的床上,看着外面的月色发呆。

    封子倾每天被送回来的时候都很晚了,今晚也是,她过去看他的时候,他小脸蛋上满脸的倦意,几乎是佣人帮他洗完澡之后,倒头就睡,她连陪他入睡的时间都变得特别少,只能听到他均匀的呼吸声。

    而她,却怎么都睡不着。

    躺在床上,辗转难测。

    然后,感觉到房间多了一个脚步声,尽管很轻。

    她身体流动,其实床很大,还是本能的腾出了一点位置。

    她感觉到脚步声直接走向了浴室,浴室隔音效果很好,听不到里面的洗漱声,过了有一会儿,浴室房门打开,缓缓,身边的床榻陷了一点下来。

    夏绵绵就感觉到封逸尘的身体靠近自己,很自然地将他搂抱在自己的怀抱里,头捂在她的颈脖间,闻着她身上香香的味道。

    他说,“今天国王来找你了?”

    “嗯。”她一点都不用怀疑,他知道她的所有一举一动。

    “不用管他对你说过什么。”

    “他没说什么,相反,说了很多你的好话。”夏绵绵直白,“我没有你想的那么讨厌他。”

    “嗯。”他将她抱得更紧,他说,“明天一早我要去五洲地带,欧力的势力还有一些残余在那边,国王觉得应该赶尽杀绝。”

    夏绵绵应了一声。

    “大概会去3天左右。”封逸尘交代。

    “你去吧。”夏绵绵不想多说。

    “你想什么时候举行婚礼?”封逸尘问。

    “一定要再来一次吗?”

    “在阿尔戈,王族结婚是一件很重大的事情。”

    “都可以。”

    “阿九。”封逸尘的手,伸进了她的衣服里。

    夏绵绵身体紧了紧,没拒绝。

    “我不逼你,婚礼可以等你想要了再举行。”封逸尘将手放在她的胸口上,“答应我,试着让它热乎起来,好吗?”

    夏绵绵抿唇。

    “我知道我很自私,但我真的很爱你。”封逸尘说,在她耳边,低沉的嗓音很是磁性的说道,“我内心更想,带着你远走高飞。”

    夏绵绵心口有些微动。

    是啊。

    远走高飞。

    她多希望会有一个畅快的人生,和最爱的男人找一处安放,生很多孩子,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没有那么多的规矩没有那么多的克制,一起恩爱到老,偶尔斗斗嘴也好。

    现在这里,就像一个牢房一样。

    将他们的身体锁在了一起,心却越走越远。

    她曾经那么爱那么爱封逸尘,爱到愿意为他去死。

    到现在,为什么会那么的难受,两个人的相处为什么会如此的言不由衷,如此的无可奈何。

    他们之间,身理和心理都经历了什么。

    会变成这样。

    夏绵绵也不明白。

    不明白为什么,会这般的矛盾。

    她转身。

    转身正对着封逸尘。

    身后的封逸尘却在说过那句话之后,就睡着了。

    秒睡,甚至传来了他均匀倒有些沉重的呼吸声。

    他真的很累。

    回到阿尔戈之后,他脸上的人皮面具取了下来,她现在面对的就是他坑坑洼洼的脸庞,显然比之前好了很多,大约韩溱一直在帮他恢复。

    这个时候脸上还有些青肿的痕迹,大概是做修容手术留下来的。

    夏绵绵伸手,轻轻的抚摸着他的脸颊。

    这个男人的心脏,可能和他的脸蛋一样,早就,伤痕累累破旧不堪了吧!

    而他却一直在让自己坚持。

    坚持的活着。

    早上很早。

    封逸尘起床。

    夏绵绵静静的躺在他的身边,在熟睡。

    他昨晚怎么睡着的他已经完全不记得了,但他很清楚,他确实很欠睡眠。

    所以一觉睡得很沉。

    他不舍的看着夏绵绵沉睡的容颜,忍不住低头去亲吻她的嘴唇。

    现在的身份,他们能够相处的时间真的太少。

    每天国事政事儿对内对外,他已经不知道什么时间是他自己的了,这几天因为存留下的很多工作,都是在专属工作位上,趴着睡的,醒了继续处理公务,很忙。

    因为要去五洲地带,所以才丑了一点空闲回来看她,况且,他听说国王去见了夏绵绵,他很怕她反感。

    他吻了她好久。

    越是亲吻越是不舍。

    终究。

    他放开了她。

    是错觉吗?!

    在放开她的那一刻,他似乎感觉到一丝,仿若是错觉般的回应,在她柔软的舌尖上。

    他看着她的脸颊。

    仿若……

    她还是沉睡。

    大约是自己多想了。

    他起身离开。

    房门关过来的那一刻,夏绵绵睁开了眼睛。

    她轻咬着唇瓣。

    她好像……也会心跳加速。

    ……

    封逸尘离开了阿尔戈,到了五洲地带。

    龙一在这边等他。

    卢老为了表示对他的友好和尊重,让龙一特此到五洲地带来协助他铲平欧力的剩余势力,他到达的时候,龙一已经提前下榻在了酒店,为他也开了房间。

    龙一看着封逸尘的脸。

    封逸尘直白,“为了吸引夏绵绵戴的人皮面具,显然失败了。”

    龙一不再多说。

    两个人本来就没有太大的交情,尽管算来,他们还是生死之交。

    吃过晚饭之后。

    两个人坐在一起,商量对欧力剩余残党的歼灭。

    封逸尘说,“最好的方式,卢老收编,将欧力的势力全部归顺在你们的门下,刚好,五洲地带的生意也就交给了卢老,但是,阿尔戈皇室会从中抽取一定的酬劳,要求不多,五洲地带的收益,入账我们三成。”

    “果然是商人出生。”龙一说,“算得比谁都精明。”

    “互惠共利的事情,对谁都有好处。卢老一直担心我会对他产生报复,如果我们有生意往来,可以打消他的顾虑,也不需要你一直刻意的来奉承我。”

    “卢老确实很担心你会因为当初让你去杀欧力的事情来报复他,我会回去给他转达的。至于三成的收益,我相信卢老会一口答应。”

    “商量一下对残余的一些说辞和方式吧,我只有三天时间,三天我就会回去。”

    “嗯。”龙一点头。

    两个人很认真的谈了很久。

    不得不说。

    封逸尘对一件事情的把控能力真的很强。

    而他更喜欢用武力的方式去解决,封逸尘不用,然后可以获得更大的收益。

    这大概就是,差距。

    谈完之后。

    封逸尘起身。

    “封逸尘。”龙一突然叫着他。

    封逸尘留步。

    “你带着小九去了阿尔戈吗?”

    “我会照顾好她。”封逸尘甚至是本能的排斥龙一对夏绵绵的靠近。

    龙一的存在,对他的威迫性很强。

    “但她不愿意去那种地方。”

    “她会愿意的。”

    “会觉得自己的行为自私吗?”龙一问他。

    “觉得,但我会给她幸福。”封逸尘说,“尽我所能给她最好的一切!”

    “有时候不是你想就可以给予。小九经历过太多,她想要的可能就是最普通的生活,这种人上人的日子,她并不期盼,所以你给的,不一定就是她想要的。”

    “龙一。”封逸尘叫着他的名字,很严肃,“我很清楚阿九的性格,她现在的排斥只是因为她本能的抗拒,因为很多发生过的事情让她开始抗拒现在的一切,但时间久了,她会接受,她会站在我的角度考虑问题,她会成为母仪天下的一国王妃,和我一起,永不分离。”

    龙一那一刻似乎是笑了一下。

    他说,“我没想过要抢了你的阿九。”

    如果可以抢走。

    在他消失的那五年,他有无数的机会可以抢走。

    犯不着等到现在。

    他只是没想到,封逸尘也会有如此害怕的事情。

    他说,“我给你说这些,只是希望你可以给小九想要的,而不是让她来接受你的一切,这不公平。”

    “这辈子,当我欠她的。”封逸尘说。

    这辈子,他无法给她想要的。

    他没办法不顾一切,他只能忍受着,希望在他的能力范围之内,可以尽可能的给阿九更多,他会爱她如生命!

    龙一不再多说。

    其实,他大概是能够理解封逸尘的。

    作为男人,能够理解他的难处能够理解对爱的人的那份小心翼翼能够理解他的,无奈。

    相信。

    小九有一天也会理解。

    而他对她,只能抱以祝福。

    那晚上简单的谈过之后,两个人再也没有谈任何私人的话题。

    欧力的残党瓦解很快。

    但在最后的时候,出了一点小意外。

    一个欧力的忠实小喽啰在假装归顺的那一刻,想要借此杀了封逸尘,龙一挡住了那颗子弹,用身体,但伤得并不严重,而其实封逸尘当时也发现了,能够躲开,也不会伤到要害,却终究,子弹落在了龙一的身上。

    大腿根部受伤。

    很闲。

    如果命根子没有了,封逸尘还真的就是万恶的罪人了。

    所以本打算回程的当天,他耽搁了时间。

    他在五洲地带的医院陪着龙一,取了子弹,为了安全起见,需要在医院休养一天。

    封逸尘给夏绵绵拨打电话。

    那边接通。

    封逸尘说,“因为发生了点事情,我明天晚上回来。”

    “出事儿了?”

    “不是我,是龙一。”

    “龙一怎么了?”夏绵绵有些激动。

    很明显的情绪波动。

    封逸尘抿唇,“受了枪伤,在大腿上,没有伤到胫骨,不会残疾或者留下人和隐患。”

    “龙一在吗?”

    “我把电话给他。”

    封逸尘转身,把电话给了龙一。

    龙一接过,对着电话说道,“小九。”

    “听说你受伤了?”

    “没什么事儿。”

    “怎么会那么不小心。”

    “偶尔受点小伤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龙一嘴角淡笑。

    就是能够从他的脸上,看到那份温情。

    封逸尘把视线转移。

    他起身,走向了外阳台。

    似乎是不想看到他们之间的交谈。

    龙一看着封逸尘的背影,笑道,“封逸尘好像吃醋了。”

    夏绵绵蹙眉,“什么?”

    “看我们打电话,吃醋了,现在去外阳台抽烟去了。”

    “是吗?”夏绵绵口吻淡淡的。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不得不说,封逸尘真的很爱你,他的爱,不会比我的少,所以,你不爱我我勉强也能接受,至少输得不是很狼狈。”龙一直白。

    “谢谢你龙一。”这么多年,彼此之间隔阂着杀父之仇,他们还能够如朋友一般的交谈。

    她觉得什么都够了。

    “不用谢小九。”

    “你好好照顾自己。”

    “我会的。”龙一说,“要我把电话给封逸尘吗?”

    “嗯。”那边轻轻地应了一声。

    就是一个简单的音调,龙一也似乎能够感觉到,夏绵绵对封逸尘的不同。

    爱或者不爱。

    其实当事人很明白。

    他起身,瘸着腿,把手机给了封逸尘。

    封逸尘没注意电话没关,接过手机问道,“和阿九说完了?”

    “说完了。”

    “嗯。”封逸尘很应了声,继续抽烟。

    “不想知道我们说了什么吗?”龙一看着他的模样,问。

    “不想。”

    “就不怕哪天我突然把阿九带走吗?”龙一故意。

    封逸尘看着龙一。

    “说不定,就有这么一天。”

    “我会杀了你的。”封逸尘没开玩笑。

    “然后呢?”龙一问。

    “然后我自杀。”

    “那小九呢?”

    “她会帮我们埋葬的。”

    龙一这么严肃的人,都被封逸尘逗笑了。

    他说,“电话没挂,你好好给他解释我们俩要殉情的事情吧。”

    “……”封逸尘一怔。

    他低头,翻过手机,看着通话中的字样。

    龙一瘸腿回到了病床上。

    封逸尘抿唇,缓缓拿起手机,他说,“我没想过要杀了龙一,我只是开玩笑的。”

    “我知道你从来不开玩笑。”

    “阿九……”

    “我知道你喜欢不是在开玩笑。”夏绵绵突然说。

    封逸尘喉咙微动。

    心口在波动。

    “别受伤了,早点回来。”夏绵绵说,口吻依然淡淡的。

    说完,挂断了电话。

    封逸尘看着手机,那一刻有些发呆。

    她是在关心自己吗?!

    是在关心他吗?

    话语中,是不是有,等他回去的意思?!

    她在等他?!

    他保持冷静。

    即使脸上保持冷静,心跳早就飙升到200了。

    他好像很久没有这种,心跳加速的感觉了。

    在外阳台上冷静了好久,确保没有了任何可以被人看出来的异样,才走进了病房。

    龙一躺在床上休息。

    他说,“我不需要你的照顾,早点回去陪阿九吧。”

    封逸尘看着他。

    “为你挡的枪伤只是怕阿九守寡。”龙一说,“本来你死了也没什么,但上次你死了阿九都没有答应嫁给我,我总不能真的看她孤独一辈子。”

    “你会有好报的。”封逸尘说。

    龙一无语。

    封逸尘说句感谢人的话,都能够说得这么的有深意。

    他说,“我先走了,你别死了。”

    没人这么诅咒救命恩人的。

    龙一就看着封逸尘离开了。

    急急忙忙的。

    这才是恋爱该有的感觉吧。

    这么多年,他和绵绵还可以爱得这么深沉这么激情,他还能怎么办?!

    羡慕呗。

    他招来手下,“出院了。”

    “老大,医生说建议观察一天的,万一感染什么的,腐烂了怎么办,而且这里离你的啥位置这么近,万一会有影响什么的……”

    “我的身体我很清楚,回金三角。”

    “是。”手下只得听命。

    龙一当天也离开了五洲地带,这边留下来的专人负责打理,算是,又给龙门增加一块肥沃的地盘。

    卢老对他显然越发的器重。

    他回到金三角的时候,卢老亲自在大门口迎接,看着他一瘸一拐,还专程给他订做了一个轮椅,真的是当天订做,快马加鞭的当天就拿到了,嵌黄金的。

    卡珊儿也在门口迎接,是被他父亲逼的。

    说做人家妻子,就应该有妻子的觉悟,老公在外打拼,回来的时候就应该热情相待。

    她看着那轮椅就觉得讽刺。

    但她没拒绝,看着龙一脸色好像是有些苍白。

    即使,也没有主动关心。

    也来不及她关心,他父亲已经乐呵呵的和龙一聊了起来,在客厅中非常的高兴的语气。

    听说龙一这次辅助枭铲平了欧力的势力,与此同时,还把欧力地盘上的生意全部都接了过来,如此能力,如此能够给她爸带来的大收益,他爸大概又是高兴坏了。

    她甚至今天一早还听到他父亲打电话让送洋妞过来。

    胸大屁股大性感妖娆的那种。

    据说龙一很喜欢。

    她倒不觉得龙一有多喜欢。

    至少她差不多如此,但龙一也没见反应多强烈。

    都是本能。

    亦或者,其他女人更能讨好他。

    说真,他一点都不期待龙一在床上会有好的表现,那些来伺候他的女人,她反而带着同情。

    她坐在龙一的旁边,即使不是故意,好像两个人之间也隔着距离。

    龙一一直在和她爸聊天,而她就只需要坐在旁边听就行了。

    听听就行了。

    其实也不想听他们说什么。

    她排斥。

    她甚至觉得,她因为讨厌她爸还有龙一,开始排斥金三角的所有男人,甚至金三角找个地方。

    她会走的!

    这么默默地安慰着自己。

    晚饭之后,卢老让卡珊儿推着龙一回房间。

    “我怕动了胎气,医生说前三个月都不能太劳累也不能用力。”而龙一这么重。

    “我记得你已经过了三个月了!”卢老说。

    卡珊儿翻白眼。

    她刚满三个月好不好。

    这特么喜欢日子可以过得快一点。

    她推着龙一,越过大厅,走进电梯。

    电梯内。

    两个人就这么谁都不会主动开口说话。

    卡珊儿几乎是看都懒得看他一眼。

    电梯到达。

    卡珊儿准备推他出去的那一刻,龙一自己推着轮椅,淡淡的说,“不用了,我自己来。”

    她倒是很喜欢听到这种话。

    其实不只是她不喜欢龙一,她能够感觉得到,龙一对她也半点感情都没有。

    甚好。

    她撒手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路过龙一房间的时候,还真看到一个外国美妞在他的房间等龙一。

    卡珊儿冷笑。

    她真想诅咒龙一,终身不举。

    好像太恶毒了点。

    那就精尽而亡吧!

    ------题外话------

    二更来也。

    达拉。

    有喜欢龙一的吗?

    喜欢的举举手好吗?

    让宅看到你们的热情热情。

    哦,热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