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26章 换锁
    尽管陈飞盛情相劝,魏一鸣喝完一杯酒后,却怎么还不愿斟了。陈飞见此状况,也就没有勉强。

    “一鸣,以后你若是来不及做饭,只管到哥这儿来吃,好的不说,至少让你吃饱喝足。”陈飞端起酒杯和魏一鸣轻轻一碰,好爽的说道。

    “谢谢陈哥,来,干了!”魏一鸣端起酒杯和其用力一碰,然后仰起脖子一饮而尽。

    “老弟,稍等一下,我让你嫂子盛碗饭来!”陈飞说完这话后,便冲着身后的厨房招呼道,“兰子,给一鸣兄弟盛完饭来。”

    陈飞的妻子名叫马玉兰,名字虽然很文雅,人但却长得去不咋的,黒滋滋的,圆脸,眼鼻处有不少雀斑,三十出头,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大许多。

    马玉兰长相虽然磕碜,但待人友善,对老公就更没话说了。她不但是小饭店里的大厨,还是勤杂工,有时候陈飞过去帮忙,硬是被她给撵出来了。

    吃完饭后,陈飞说什么也不收魏一鸣的钱,甚至撂下狠话来,你若硬是要把这个钱,便不认我是兄弟。

    魏一鸣见状,只得向其到了声,跨上摩托车之后,便往小区里驶去。

    在家门口站定时,魏一鸣的头脑中不由得浮现出昨天回家时的情景,将钥匙插进锁孔时,他下意识的加大了手上的力道,只听见咔嚓一声,锁开了。

    根据陈飞所言,孟婷婷和那肥猪勾搭上已不是一天两天了,若不是昨天中午机缘巧合碰上,魏一鸣这绿帽子不知还得戴多长时间呢!

    想到这儿后,魏一鸣意识到他还得好好感谢一下沈嘉珏呢!若不是沈主任让写一万字的汇报材料,他绝不会和陈进军请假回家来,那样的话,就会被继续蒙在鼓里了。

    躺到床上后,魏一鸣顿觉浑身说不出的舒爽,索性便什么都不去想了,闭上眼睛睡起觉来。

    魏一鸣这一脚睡得非常实在,好像眼睛一闭便又醒来了,而时间已是四点半了,这一觉竟然睡了四小时,由此可见,他有多累。

    起床后,魏一鸣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将家里彻底收拾了一番,将所有孟婷婷的东西全都打包装起来扔进了楼下的垃圾箱里。

    伸手拿起昨天特意为孟婷婷买的那件粉色蕾丝套裙时,魏一鸣没有将其丢弃,而是放进了衣柜里。这条裙子和孟婷婷并无关联,没必要将其扔掉。

    魏一鸣刚走到楼梯口,便听见身后传来了争执的声音,转头一看,只见两个拾垃圾的正在抢他丢弃掉的孟婷婷的东西呢!

    上楼之后,魏一鸣便听见了笃笃的敲门声,打开门之后,只见门外站着一个四十岁出头的中年,他开口问道:“请问,是你打电话说要换锁的吗?”

    魏一鸣轻点了一下头,示意他将防盗门的锁换掉。

    在收拾孟婷婷的东西时,魏一鸣的头脑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那便是将锁换掉,以免那不要脸的女人乘他上班时偷跑进来。

    师傅的手艺很熟练,二十分钟左右便将锁换好了,魏一鸣试了一下,没有任何问题,便付了钱让其走人。

    看看外面的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魏一鸣便锁上门下楼去了。

    魏一鸣骑着摩托车去了芜州商城,在其对面的巷子里随便吃了点东西,便走了进去。

    昨天晚上,魏一鸣醉的不省人事,早晨醒来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想起昨晚将他送回来的是谁。昨晚若不是对方出手的话,他便要露宿街头了,说不定还会出什么更严重的事,他决定去芜州商场找一下“孟总”,当面向她道一声谢。

    尽管事先并未觉得有什么,但等上到三楼女装部时,魏一鸣却觉得有几分心慌。昨天买衣服时,他只含糊其辞听那女营业员喊了一声宁总,至于是与不是,他心里也有点没底。若是听错了,只怕便没法找到人了。

    魏一鸣决定走到昨天他买衣服的地方去打听,这样便于表述一点。

    走到近前时,魏一鸣发现昨晚卖给他衣服的那个营业员这会正在上班呢,他彻底放下心来。

    “小姐,您好,请问你还认识我吗?”魏一鸣上前一步彬彬有礼的问道。

    营业员转头看到魏一鸣之后,先是一愣,随即便开口说道:“你不是昨天在这买衣服的那个帅哥吗?怎么,衣服的尺码不适合你女朋友,要调换吗?”

    她在说话的同时便往魏一鸣的手上看去,见到空无一物后,脸上现出了几分不解的神情。

    “你误会了,我不是来调换衣服的,我来向你打听一个人。”魏一鸣连忙说道。

    营业员听说魏一鸣不是来调换衣服的,稍稍松了一口气,问道:“你想打听谁,我来这儿的时间不长,不一定知道。”

    芜州商城里不少年青漂亮的女孩,营业员也多留了个心眼,生怕魏一鸣带着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而来。

    魏一鸣当场便听出了女孩话里的意思,开口说道:“我想向你打听一下昨天让你卖给我裙子的那位女士,你好像称呼她为宁总。”

    营业员听到这话后,警惕心稍稍放松了一点,宁总可不是涉世未深的小女孩,不会那么容易被人骗去。尽管如此,她还是开口问道:“你打听宁总干什么?”

    通过营业员问话,魏一鸣确认那个漂亮少妇确实姓宁,他并未搞错,至于后缀,极有可能是她的职务。

    “昨晚,我在回家的路上和宁总巧遇上了,她帮了我一个忙,我想当面向她道声谢。”魏一鸣解释道。

    在来的路上,魏一鸣便想好了说辞,这会说起来很是流利,丝毫看不出有什么问题。

    营业员用眼睛的余光扫了魏一鸣一眼,见他不像是在说谎,便开口说道:“你来的不巧,宁总今天早晨带队去欧洲考察去了,要半个月后才回来呢!”

    魏一鸣听到营业员的话后,感到一阵失望,他试探着问道:“你叫她宁总,她是?”

    搞清对方的身份之后,下次再打听便不难了,这便是魏一鸣有此一问的原因。

    “她是我们商城的副总,叫宁茹雪,正儿八经的海归!”营业员一脸羡慕的答道。

    宁茹雪,魏一鸣默默的将这个名字记在了脑海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