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38章 又出新招
    “他妈的,魏一鸣,你这王八蛋,老子和你势不两立!”王德平在破口大骂的同时,将手机高高的举过头顶,作势将其往地面上砸去。

    将手臂高高扬起之后,王德平最终还是没有砸下来,一脸郁闷的将手机往床上一扔,口中仍骂骂咧咧的。

    为了将魏一鸣支走,王德平可谓是煞费心机,回到宾馆洗完澡之后,便给谭静雅打了个电话,准备约其一起去下面吃晚饭。

    在这之前,王德平便谋划好了,吃饭时,让谭静雅喝点酒,剩下的事便水到渠成了。

    电话接通后,谭静雅告诉王德平她正在和魏一鸣赶往林云县的路上。

    王德平听到这话后,当场便傻眼了,他怎么也想不到谭静雅竟会和魏一鸣一起去林云,费尽心机最终却让猎物给跑了,难怪王局长会郁闷了。

    为了让魏一鸣在路上多耽搁一点时间,王德平特意声称他晚上要开车出去办点事,让其坐车去林云县,谭静雅现在也跟着去了,他便再无任何指望了。

    除了怒骂之外,王德平什么也做不了,一连抽了两支烟之后,他便起身去了运都酒店桑拿部,准备先找个小姐出出火,至于如何拿下谭静雅,只能明天再想办法了。

    魏一鸣和谭静雅晚上将近九点左右才回到酒店,不得不说,王德平昔日的下属还是很热情的,大张旗鼓的招待了魏、谭两人。若不是魏一鸣坚持,对方连房间都帮他们俩安排好了。

    魏一鸣心里很清楚,王德平让他到林云县去,只不过为了把他支开,以便其打谭静雅的主意,谁知他却将谭静雅给一并带走了。王局长鸡飞蛋打,他们若是再夜不归宿的话,第二天,他准会被其收拾死。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魏一鸣便将昨晚去林云县教育局的情况向王德平作了汇报,表示对方送的土特产,他已放在桑塔纳的后备箱里了。

    王德平虽恨不得生吞活剥了魏一鸣,但这事他办的并没有错,不但没法批评,还得向其点头致谢。

    魏一鸣对于王德平的想法再清楚不过了,含糊的应了一声便转身走人了。

    这会共开三天,明天上午便结束了,今天是最后一晚,魏一鸣意识到他只需站好最后一班岗便没事了。

    中午时,办公室主任沈嘉珏特意给魏一鸣打了个电话,向其询问相关情况。

    魏一鸣便将这两天发生的事向其做了汇报,随后低声说道:“主任,为了帮你做好这事,我可把那位给彻底得罪了,他若是打击报复的话,你可要帮我挡着。”

    “放心吧,他要是敢打击报复的话,我就去找赵局,保你没事!”沈嘉珏在电话那头笃定的说道。

    魏一鸣只是个小科员,为了谭静雅的事将王德平给得罪死了,王某人若是要打击报复的话,他还真有点承受不住,这会沈嘉珏答应出手,他便放心了。

    “主任,你怎么对谭静雅如此上心,没听说你和她之间有什么关系呀?”魏一鸣一脸好奇的问道。

    这两天单独和谭静雅在一起时,魏一鸣也旁敲侧击的打听了一下。谭静雅明确表示她和沈嘉珏之间并无关系,这更让魏一鸣觉得一头雾水。

    “这事和你无关,别瞎打听!”沈嘉珏说完这话后,便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听到耳边传来的嘟嘟忙音,魏一鸣心里暗想道,沈嘉珏不会是传说中的拉拉吧,这是看上谭静雅了?

    这一想法刚在头脑中闪现,便被魏一鸣给否决掉了,根据便是应天那天晚上沈嘉珏的表现,起初虽是被动,后来有了很大变化,若是女同的话,绝不会有那表现的。

    魏一鸣意识到沈嘉珏若是知道他此时的想法,只怕会有杀人的心思都有了。

    第二天下午的专家讲座结束的比较早,魏一鸣回到房间后,刚准备冲个澡看会电视准备去餐厅吃饭,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

    当看见王德平的号码后,魏一鸣连忙摁下了接听键。

    王德平让魏一鸣立即到他房间去一下,说是有事情要和他谈。

    挂断电话后,魏一鸣心里暗想道,你不会又找事让老子去干吧,那样的话,你只怕又要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昨天晚上回来时,谭静雅已和魏一鸣说好了,他去哪儿,她都跟着,不给姓王的以可乘之机。

    王德平在电话里说的比较急,魏一鸣不敢怠慢,立即站起身来出门去了。

    “小魏呀,前天过来时,我这肚子便有点不舒服,昨天吃了点药,稍微好点了,中午,不知又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这会一阵一阵的疼的厉害!”王德平在说话的同时,伸手轻抚了一下胃部,故作一脸痛苦的表情。

    魏一鸣并未多想,开口说道:“王局,我送你去医院看看吧,别出什么事!”

    王德平听后,摆手道:“不用了,我这是多少年的老毛病了,去医院也没用,吃点药缓一缓变没事了。”

    魏一鸣听到这话后,并未立即开口,而是用眼睛的余光扫了王德平一眼,心里暗想道,既然身体不舒服,又不去医院,你这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就在魏一鸣疑惑不解之际,王德平开口说道:“明天会议便结束了,今晚有一个泰阳市局设了晚宴,我本来要过去的,但这身体不给力,去不了,你代表我们芜州教育系统过去一下!”

    “我……代表芜州教育系统?”魏一鸣在说这话时,伸手指着自己,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魏一鸣只是一个小科员,竟然要代表芜州教育系统,这顶大帽子别说戴了,听着就吓人。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王德平面带微笑道,“年青人就要有敢于在关键时刻顶上去的魄力,否则,将来能有什么作为呀!”

    魏一鸣听到这话后,心里暗想道,你说的比唱的好听,我还不知道你的龌蹉心思。

    在这之前,魏一鸣有点懵住了,现在总算回过神来了,王德平绕了这半天圈子,目的还是为了把他支开。他虽看透了对方的用意,但却一点办法也没有。王德平说的这事,他压根无法拒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