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42章 功败垂成
    从电梯里出来之后,魏一鸣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直奔王德平的房间而去。在门口站定之后,他顾不上喘气,握手成拳,用力砸向了厚重的房门。

    王德平被嗡嗡的手机震动声骚扰的很是郁闷,好不容易见谭静雅的手机,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心里暗想道,不行,我得快点办事,否则,姓魏的赶过来可就麻烦了。

    就在王德平想要进一步采取行动的时候,猛然听到隔壁想起了咣咣的敲门声,他心里一愣,随即便回过神来了,心里暗想道,他妈的,那小子怎么回来的这么快,不会是坐的火箭吧!

    王德平心里很清楚,如此敲门的只能是魏一鸣,这使得他心里郁闷到了极点,眼睁睁的看着煮熟的鸭子飞了。

    既然魏一鸣赶回来了,王德平就算色胆包天,也不敢再打谭静雅的主意了。他一脸不甘的狠剜了仰躺在床上不省人事的美女一眼,低声说道:“美人,你迟早是我的人,好饭不怕晚!”

    魏一鸣一连敲了数下之后,都不见门内有人应声,心里的火噌的一下就上来了,冲着门缝怒声喊道:“王德平,我数到三,你要是再不开门的话,我就踹了!”

    谭静雅的房间在王德平隔壁,魏一鸣的话一字不落的传到了他的耳朵里,王局长的脸色阴沉的能挤得水来。

    魏一鸣压根就没想到王德平会在谭静雅的房间,当即便冲着门内数道:“一,二——”

    “王德平,快点开门,否则,我就踹了!”魏一鸣声色俱厉的冲着门里喝道。

    王德平此时已走到谭静雅房间门口了,听到魏一鸣的话后,差点没把肚子气大,同时也担心他真的猛出一脚将门踹开,那样的话,这事可就闹大了。

    意识到这点后,王德平不敢怠慢,快步上前伸手打开门,一步跨出门外,怒声喝道:“魏一鸣,你想要干什么?”

    魏一鸣没想到王德平会从谭静雅的房间里出来,嗖的一下转过身来针锋相对道:“王局长,这话该我问你才对吧,这么晚了,你在谭静雅的房间里干什么?”

    在这之前,魏一鸣一直避免和王德平起正面冲突,他毕竟是副局长,要收拾他一个小科员,那还不和玩儿似的,不过这会他已顾不上这些了,摆出一副针尖对麦芒的架势,丝毫没有退缩之意。

    “哦,你问这事呀,小谭刚才喝了点啤酒,有点醉了,我把她送回房间里来,有什么问题吗?”王德平故作随意道。

    魏一鸣知道王德平是在睁着眼睛说瞎话,谭静雅对其畏之如虎,怎么可能与之喝酒呢,当即冷声问道:“是吗,据我所知,谭静雅压根就不喝酒。”

    魏一鸣并不知道谭静雅会不会喝酒,不过他相信王德平也不会知道,用这话诈他,没有半点问题。

    “嘴长在她身上,喝不喝酒和你有什么关系,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王德平骂完这话后,便不再理睬魏一鸣了,走到他的房间门前,从裤兜里掏出房卡,嘟的一声打开了门。

    魏一鸣此时也无暇和王德平计较,他的当务之急是先查看一下谭静雅,看她的状况如何,那王八蛋有没有对她下手。

    魏一鸣快步走进谭静雅房间后,并未关门,这是为了防止王德平给其来个猪八戒的武功——倒打一耙。

    看见谭静雅躺在床上衣衫整齐,脸色虽微微有点发红,但并无大碍,魏一鸣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静雅,你没事吧,醒醒!”魏一鸣在急声呼唤谭静雅的同时,伸手轻推了两下她的玉臂。

    出乎魏一鸣意料之外的是,这么大的动静,谭静雅竟然一动不动,依然在呼呼大睡。魏一鸣这才意识到谭静雅并非醉酒,极有可能被下了药。

    “畜牲,没人性的东西!”魏一鸣恨恨的骂道。

    魏一鸣曾在电视上看过相关介绍,迷药之类的东西最怕用凉水洗脸,一般情况下,都能解决。

    想到这儿后,魏一鸣连忙站起身来快步跑到卫生间,放了一杯自来水,然后重又快步走回到床前,低头喝了一大口水,对准谭静雅的俏脸猛喷了过去,噗——

    魏一鸣此时已顾不上卫生什么的了,只想着尽快把谭静雅救醒,以免出事。

    这招果然有效,谭静雅被自来水喷来以后,当即便有了反应,轻嗯了一声。

    魏一鸣见状,心中一喜,连忙伸手轻推了两下她的玉臂,口中则急切的呼喊道:“静雅,快醒醒,我是你魏哥,醒醒呀!”

    谭静雅吃力的睁开眼睛,下意识的扫视了四周一眼,一脸茫然的问道:“这……这是哪儿,我怎么会在这儿的?”

    “这是你的房间,你还记得出了什么事吗?”魏一鸣在问话的同时,伸手将谭静雅扶起来。

    谭静雅觉得头晕乎乎的,两侧的太阳穴疼的非常厉害,想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我去餐厅吃饭遇到了王局,他硬让我和其坐在一起吃,我没办法,只得坐过去,吃到一半左右时,觉得特别累,眼睛睁不开,然后便趴了下来,后面的事就不知道了!”

    谭静雅说完这话之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低头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发现并无异样之后,才稍稍放下心来,不过脸色却是一片阴沉,泪水直在眼眶里打转。

    魏一鸣见状,便把他过来看见王德平刚从她房间里出去,并说她喝醉了酒,以及用冷水将她泼醒的事言简意赅的说了一遍。

    为防止谭静雅接受不了,魏一鸣将用嘴喷水说成了用茶杯泼水,这样便无问题了。

    谭静雅听到这话后,再也忍不住,伏在魏一鸣的肩膀上哇哇大哭了起来。

    魏一鸣知道她心里委屈,并未劝她,而是伸手在其后背上轻拍了两下,让其尽情发泄一番。

    一刻钟之后,谭静雅才止住哭声,低声问魏一鸣道:“魏哥,现在我该怎么办,要不要报警?”

    “这事没有证据,警察来了也奈何不了他,暂时先放他一马,等回到芜州之后,我们再想办法收拾他!”魏一鸣声色俱厉的说道。

    谭静雅听后,轻点了一下头,答应了下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