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70章 人祸
    老王头见状,低声说道:“告诉小魏吧,这事又不是什么秘密,市一建的人谁不知道。”

    老张头不再犹豫了,不过声音却低的不行,在魏一鸣耳边说道:“韩升的哥哥名叫韩勇,是市公安局的一把手局长,据说这段时间又要往上升了,黑白两道通吃,谁敢招惹他呀?”

    在这之前,魏一鸣听到二人的话便意识到韩升的后台一定不简单,否则,他不会张扬跋扈到如此地步,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公安局长再任何一个市里都是非常牛叉的存在,不但级别要比一般局长高半级,手里的权势极大,说是位高权重,一点也不为过。

    在这之前,魏一鸣在办公室除了将几位副市长、秘书长等人的人名和号码存进手机里以外,部委办局里他只存了公安局长和财政局长的信息。至于其他部委办局的头头脑脑的信息,他便没打算储存进手机里,如有需要,拿出通讯录看一下就行了。

    “小魏,你不会被吓着了吧?我劝你还是算了,韩家兄弟可不是好惹的。”老张头见魏一鸣愣在了当场,下意识以为他害怕了,出声劝道。

    魏一鸣听到这话后,微微坐直身体,开口说道:“大爷,您别误会,我只是在想点事情,他公安局长再厉害,还管不到我的头上来。”

    魏一鸣是市长柳传松的秘书,韩勇虽是公安局长,但也绝不敢随便动他的。

    两老头听到魏一鸣的话后,对视了一眼,他们觉得魏一鸣这话有几分打肿脸充胖子之意,不过却并未点破。

    魏一鸣不便向两位老人多作解释,便转换话题道:“两位大爷,现在市一建是什么情况,我听人说,这段时间好像有点不太平。”

    魏一鸣说这话是有依据的,柳传松、徐凝芷、钱家祥三个重量级人物一起赶过来,若是没点什么事的话,绝对是不可能的。

    听到魏一鸣的话后,老王头未作犹豫,当即便把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

    短短一年半的时间,东升建设集团便将市一建给挖空了。如今的市一建早已不见当日的繁盛,甚至连工人工资都发不出,厂里的大多数工人半年没领过工资来,有些夫妻俩都在一建工作的家庭甚至面临断炊的窘状。

    身体的健康的人尚且举步维艰,那些患病的职工更是窘困不不堪了。

    半个月前,市一建的老厂办主任孙长财被查处患了胃癌,不过尚在早期,医生建议立即手术,治愈的概率还是很高的,不过医药费至少得三万元。

    听到这近乎天文数字一般的治疗费,孙家人当即便傻眼了。一家人经过一番商议之后,孙主任便给总经理宋方强打了电话,将这一突发情况向其作了说明,希望他能将一家四口人半年的工资支付给他们,以便去医院治病。

    说到这儿,老王头向魏一鸣补充交代了孙进财不但老夫妻俩是一建的老职工,女儿和女婿也在里面上班,四人半年的工资加起来两万出头,再加上和亲戚、朋友借的,开刀的费用便差不多了。

    宋总听到孙进财的话后,当即表示,他一定想办法尽快解决这一问题。

    孙进财起先还挺高兴的,谁知宋方强答应完之后,便再没有下文了。

    一连过了两天,孙进财再也按捺不住了,亲自去厂里找到宋总,向其询问他所提的要求。

    宋方强此刻再不见之前在电话里的豪爽了,一个劲的向孙进财介绍厂里的困难,要求其多多体谅,他一定想方设法解决这一难题。

    孙进财性格内向,在任厂办主任时,从未和人红过脸。得知自己得了癌症之后,心情本就不好,听到宋方强的这番话后,希望彻底扑灭了,当时什么话也没说,便回家去了。

    魏一鸣听到这话后,失声说道:“孙主任不会做出什么傻事来吧?”

    老王头听到魏一鸣的询问后,轻叹一声道:“老孙当天晚上就喝农药走了,死在了他工作多年的厂办里,两只眼睛挣的大大的,他老伴用手抹了足足十分钟,硬是没有闭上。”

    老王头说到这儿时,伸手轻擦了一下眼角,满脸的伤感。

    老张头的情绪比他还要激动,泪水夺眶而出,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魏一鸣听到这儿也心塞不已,心情久久的没有平复下来。

    孙进财的事情出了之后,在家里掀起了轩然大波,总经理宋方强为防止家属闹事,直接让人将他的尸体送到殡仪馆去了。

    孙家人得知这一消息后,当即就炸毛了,再加上孙进财为人老实,在公司的人缘极好。建筑工人们得知这事后纷纷站出来帮其说话,一时间,职工和公司管理层之间的形成了对峙,中午时,厂里聚集了上百人。

    宋方强见事情闹大了,心里没底,连忙向市里作了汇报。

    “那些狗日的当官的,见到事情闹大了,立即就过来了,就在刚才市长亲口答应三天之内,将生活困难职工的工资兑现,拖欠其他职工的工资也将在一个月内结清。”老张头一脸愤愤的说道。

    魏一鸣这才知道刘传送、徐凝芷、钱家祥急匆匆赶到市一建来的原因,他们是担心搞出群体性事件来。

    官员们最怕的就是群体性事件,不但容易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也容易造成极大的负面影响,因此丢官挂印都是轻的,甚至会因此身陷囹圄,这便是他们对群体性事件讳莫如深的原因所在。

    “来,两位大爷再抽支烟,看来市一建走到今天绝非天灾,而是人祸呀!”魏一鸣有感而发道。

    老张头接过烟后,轻声提醒道:“小魏,这话你当着我们两个老不死的面说说没事,若是被姓韩的知道,你便麻烦了。”

    “怎么,韩升竟敢如此嚣张,连话都不让人说?”魏一鸣难以置信道。

    老张头扫视了四周一眼,低声说道:“东升建设在三个月前搞了一个保安队,这些人不时到市一建来,如果听到有人骂姓韩的,当场便动手打人。前两天,老厉家的小子就因为发了两句牢骚,便被他们打的住进了医院,至今还没出院呢!”

    魏一鸣听到这话后,愤怒到了极点,冷声说道:“真是岂有此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