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135章 我的眼里只有你
    魏一鸣想到沈嘉珏之前的交代,上前一步,握住胡冲的手,道:“你就是胡冲吧,你好,之前便听嘉珏说,我们长的有几分像,今日一见,还真是如此,幸会,幸会!”

    胡冲听到魏一鸣的话后,略显怪异的转头瞥了沈嘉珏一眼,这才和魏一鸣握手,口中说着幸会之类的话。

    就在魏一鸣以为他发挥的很出色时,却突然听到一声轻咳,转头一看,见沈嘉珏正冲着他瞪眼呢!

    魏一鸣见此状况,心里郁闷的不行,暗想道,不是你让我表现的自然一点,不要土包子似的,我这话哪儿错了?真是奇怪。

    “嘉珏,你不会特意找了个替代品吧?”飞机场两眼直视着沈嘉珏,一脸得意的说道。

    沈嘉珏听到阮晓琳挑衅式的话语,看似随意的说道:“当年,若非他苦追不放的话,我才不会答应他呢!亲爱的,你说对吧?”

    沈嘉珏说到这儿含情脉脉的瞥了魏一鸣一眼,那眼神足以让人迷醉其中。

    魏一鸣虽然听不懂两个女人话里的意思,但隐约到这三人之间一定有故事。他今晚过来的任务就是配合沈嘉珏的,自是要顺着他的话说,至于其他的,他才不管呢!

    “不瞒两位说,当年我可是坚持不懈足足送了一年的花,才打动了嘉珏的芳心,其中的艰难不亚于两万五千里长征呀,哈哈哈!”魏一鸣说到这儿后,有意开怀大笑了起来,颇有几分得偿所愿之后的意气风发。

    魏一鸣这话一出,飞机场的脸色顿时便阴沉了下来,一脸不快的剜了魏一鸣一眼。

    阮晓琳的不快溢于言表,不过此时魏一鸣的眼中只有沈嘉珏,姓阮的女人是什么态度和他一点关系也没有。

    魏一鸣这次总算说到点子上去了,沈嘉珏听后,开心的说道:“这些陈年旧事还提了干嘛,快点招呼客人入坐呀!”

    看着故作小女儿态的沈嘉珏,魏一鸣顿觉一阵心动,不过想到两人只不过在演戏而已,心头的那一丝涟漪便荡然无存了。

    “两位都是嘉珏的好朋友,难得过来,快点请坐,请!”魏一鸣热情的招呼两人道。

    听到魏一鸣的话后,胡冲的表现还算自然,阮晓琳却是一脸的不快,一脸阴沉的坐在了椅子上。

    “两位喝点什么?白酒、红酒,还是啤酒?”魏一鸣出声伸手指着桌上的酒瓶询问道。

    “喝点白的吧!”胡冲说道。

    “行,两位女士呢?”魏一鸣问道。

    沈嘉珏大方的冲着阮晓琳做了个请的手势,那意思是让她拿主意。

    看到沈嘉珏一份气定神闲的样儿,阮晓琳受不了了,沉声说道:“我们也喝白的!”

    魏一鸣听后,冲着站在一边的漂亮服务员轻点了一下头,示意她过来斟酒。

    服务员刚把酒斟好,魏一鸣便站起身来端着酒杯道:“两位远道而来,又是嘉珏的好朋友,我作为东道主敬两位一杯!”

    话音刚落,魏一鸣便冲着两人做了个请的手势,仰起脖子将手中牛眼小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胡冲见状,也喝干了杯中酒,阮晓琳却面露难色,嘴唇轻碰了一下酒杯,便想要将其放下。

    “晓琳,怎么,喝不下吗?”沈嘉珏说完这话后,不动声色的仰起脖子一饮而尽。

    阮晓琳听到这话后,脸色微微一变,最终还是一仰头将牛眼小杯中的酒喝了下去。

    看着阮晓琳脸上露出如喝下一杯毒药一般的表情,魏一鸣用眼睛的余光扫了沈嘉珏一眼,心里暗想道,看不出来,你还真是蔫儿坏!

    魏一鸣心里很清楚沈嘉珏和阮晓琳在较劲,若没有她之前的那话,飞机场是绝不会干杯的。

    沈嘉珏感觉到魏一鸣的目光扫过来了,立即转头抬眼迎了上去,一脸得意的表情。

    魏一鸣见状,连忙收回目光,冲着两人招呼道:“来,两位吃菜,他乡虽好,却非吾家,这些菜在米国可不容易吃到呀!”

    说完这话后,魏一鸣特意夹了一块盐水鹅放在沈嘉珏身前的碟子里,低声说道:“嘉珏,这是你喜欢吃的鹅翅膀,给!”

    盐水鹅是芜州的一道地方美食,将优质的老鹅经过盐卤熏制而成,香而不腻,是一道难得的美味佳肴。沈嘉珏从小便喜欢吃盐水鹅,尤其对鹅翅情有独钟。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魏一鸣是怎么知道的。

    看到魏一鸣和沈嘉珏秀恩爱,阮晓琳吃味的不行,她一脸不满的瞪了男朋友一眼,示意其也帮着夹菜。

    胡冲见状,哪儿敢怠慢,连忙伸筷子也夹了一块盐水鹅放进了阮晓琳碟子里。

    阮晓琳见状,很是开心的道了一声Thank you之后,便低头吃了起来。

    胡冲将那块肉放进阮晓琳碟子里面时,魏一鸣便看出了不对劲,那是一块靠近臀部的肉,他刚想出言阻止,阮晓琳却已大快朵颐了起来。

    魏一鸣见状,悄悄往沈嘉珏那扫了一眼,见其一脸笑意之后,便知道她也看出了这点,正在心里暗乐呢!

    “兄弟、嘉珏,来,我敬你们一杯,感谢你们的盛情招待!”胡冲端起酒杯冲着魏一鸣和沈嘉珏说道。

    魏一鸣端起酒杯站起身,沈嘉珏却不动声色的说道:“晓琳,一起来,干杯!”

    阮晓琳听到这话后,悄悄瞥了纯净透明酒杯一眼,脸色顿时苦了下来,不过当着沈嘉珏的面,她又不能示弱,只得硬着头皮端起了酒杯。

    看着阮晓琳一脸难受的表情,魏一鸣心里暗想道,你这杯子装的不是酒,而是毒药吧,这也太夸张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沈嘉珏只要喝酒一定会想方设法的带上阮晓琳,不知不觉间,她说话便有点不利索了。

    “嘉……嘉珏,我们俩还没单独喝过呢,来,我敬你一杯!”阮晓琳这次竟出人意料的主动出击。

    “晓琳,你没喝过酒,不能再……”胡冲急声说道。

    “你给我闭嘴,这是我和沈嘉珏之间的事,与你无关!”阮晓琳抢在胡冲之前,怒声喝道。

    胡冲见状,脸上露出了几分讪讪之色,选择了闭嘴。

    “这小子真怂!”魏一鸣心里暗道。

    人活一张脸,树活一身皮。

    堂堂一个大男人被女人如此呵斥,连屁都不敢放一个,魏一鸣在心里当即便给胡冲划了一个大大的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