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141章 剪刀,又见剪刀
    听到沈嘉珏的话后,魏一鸣忙不迭的嗯嗯啊啊了起来,一脸的急切之情。

    沈嘉珏看到魏一鸣的表现后,强忍住心头的笑意,冷声说道:“你的意思是你知道错了,要向我认错!”

    魏一鸣听到沈嘉珏的话后,开心的不行,满脸堆笑的冲其点了点那头。

    “现在想起向我道谢了,迟了。”沈嘉珏说到这儿,伸了个懒腰,伸手拿起剪刀,两眼直视着魏一鸣的身体某处,一脸冷漠的表情。

    看到这一幕后,魏一鸣的心里没底了,暗想道,你不会想来真的吧,哥还没娶妻生子呢,这要是被你废了的话,那这辈子可就完了。

    意识到这点后,魏一鸣手脚竭力挣扎着,身体拼命扭动,想要挣脱暗黄色胶带的束缚。要说这胶带的质量还真是给力,无论魏一鸣怎么折腾,丝毫不见松动。

    沈嘉珏见此状况,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开口说道:“你尽管动,碰到剪刀上去,那可和我无关!”

    说话的同时,沈嘉珏便将剪刀往魏一鸣的臀下伸去。

    由于仰躺在床上,手脚、膝盖都被透明胶带束缚住,魏一鸣压根看不见沈嘉珏的剪刀,下意识减小了动作的幅度,以免慌乱之间触碰上去,造成伤害。

    沈嘉珏见魏一鸣的动作幅度小了,嘴角的笑意更甚了,两眼直视着对方,轻声说道:“一鸣,你稍稍忍耐一下,一会就好了,咯咯!”

    魏一鸣从未见过沈嘉珏如此风骚的做派,若不是她手中握着锋利的剪刀,一定会让人觉得这是一对坠入爱河的的恩爱夫妻。

    听到这话后,魏一鸣心慌不已,下意识将臀部抬高,以免遭受池鱼之灾。

    沈嘉珏见此状况后,有意用剪刀柄轻触了一下他的臀部,开口说道:“小心点,剪刀可不长眼睛,出了什么意外状况,姐可不负责任。”

    魏一鸣感觉到了剪刀的冰凉,心里慌乱的不行,悄悄将臀部抬高了两、三厘米左右,这已是他的极限了。

    沈嘉珏见此状况,开心的不行,强忍住心头的笑意,思索着怎么样继续折磨魏一鸣。

    叮咚,叮咚!

    就在这时,突然响起两声清晰的门铃声,沈嘉珏大吃一惊,手中的剪刀柄猛的向魏一鸣的臀部顶去。

    魏一鸣一直以为沈嘉珏顶在他臀部的是剪刀的刀口,突如其来的力道吓了一跳,心里暗叫一声完了,随即便竭力挣扎起来,口中在呜呜叫了起来。

    沈嘉珏本就慌乱,听到魏一鸣的叫后,伸手在其大腿上用力拍打了一下,低声说道:“叫什么叫,剪刀柄而已,真是胆小鬼。”

    沈嘉珏说话的同时,将剪刀从魏一鸣的臀部拿出来,往其身边一放。

    魏一鸣见剪刀上并无血迹,轻挪了一下臀部,也感觉不到疼痛,这才确定沈嘉珏说的是真话。

    叮咚,叮咚……

    门铃声再次响起,沈嘉珏抬眼看向门口,轻声骂道:“哪个不开眼的东西,这么晚了摁什么门铃呀!”

    骂完之后,沈嘉珏转过身来,两眼直视着魏一鸣,低声威胁道:“我出去看看是谁,你要是敢发出声音的话,我回来后便真把你给骟了。”

    魏一鸣见状,忙不迭的点了点头,随即又觉得不对劲,用力摇起头来。

    “行了,别又是摇头,又是点头的,总之,你要是敢发出声音,我变让你变成太监,哼!”沈嘉珏说到这儿,狠狠的剜了魏一鸣一眼,站起身来,便往房门外走去。

    魏一鸣见沈嘉珏出门之后,长出了一口气,心里暗想道,这女人真是冷血,居然想要骟了哥,不行,我一定要蹬她再过来之前脱身,否则,后半辈子的幸福便没了。

    打定主意后,魏一鸣便用力直起身子昂着头四处打量了起来,当看见身边的剪刀之后,他眼前一亮,隐约想到了摆脱困境的办法。

    沈嘉珏此时心里郁闷的不行,为了能好好整一下魏一鸣,她事先做了充足的准备,费尽心机让其乖乖就范,正想方法折磨那涩狼呢,却有人来摁响了门铃,而且看着架势,大有她不开门便不罢休之意。

    沈嘉珏走到门口,怒声冲着门外喝问道:“谁呀?”

    丈夫去外地出差去了,压根不可能这么晚回来,另外,他身上有钥匙,就算回来,也不用敲门。

    沈嘉珏的话音刚落,门外便响起了一个阴沉的男声,嘉珏,是我,开门。

    沈嘉珏听到这话后,心里咯噔一下,暗想道,这么晚了,他怎么来了?尽管心里充满了疑惑,但这个门她却不得不开。

    沈嘉珏伸手整理了一下衣裙,确定没有不会走光之后,用拇指和食指拨开门的保险,再伸手抓着门把,轻轻将门打开了一条缝。

    门外的人正是沈嘉珏的公爹,芜州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吕秋生。

    “嘉珏,别怕,我是爸爸呀!”吕秋生说话的同时,便往抬脚向门里走。

    沈嘉珏如果不让开的话,吕秋生便会和她来个亲密接触,她自不会给其这样的机会,忙不迭的向后退去。

    吕秋生见状,嘴角露出了一丝隐晦的笑意,抬脚走进了门里。

    “爸,这么晚了,您怎么过来了?”沈嘉珏见吕秋生已进门了,没法再撵他走,只得出声问他的来意。

    “之前便喝了不少酒,又被几个局长拉去舞厅喝了几瓶啤酒,正好经过这儿,过来醒醒酒。”吕秋生看似随意的说道。

    沈嘉珏听到这话后,眉头不由得轻蹙了起来,照吕秋生这么说的话,一时半会根本不准备走。

    意识到这点后,沈嘉珏急声说道:“爸,晓蒙出差去了,家里就我一个人在,这么晚了,您看……”

    吕秋生听到这话后,脸色一沉,开口说道:“晓蒙不在家怎么了,我到我儿子家来,难道还怕人说闲话不成?”

    沈嘉珏没想到吕秋生会这么说,眉头微微一蹙,急中生智道:“爸,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担心您回去晚了,妈等了着急,要不我帮您打个电话给她吧!”

    “不用,这会你妈都睡了,我坐一会就走。”吕秋生说道,“对了,嘉珏,去帮爸倒杯水,干死了!”

    吕秋生说话的同时,便往客厅的沙发出走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