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142章 心怀不轨
    沈嘉珏看着吕秋生的背影,冲其举了举粉拳,最终还是一脸无奈的向厨房间走去。

    走进厨房之后,沈嘉珏才发现水瓶并不在里面,之前魏一鸣喝茶时将其拿到客厅去了,匆忙拿了一只茶杯,往里面放了点茶叶,快步向客厅走去。

    沈嘉珏在沙发前站定后,弯腰伸手拿起桌上的水瓶往杯子里倒上水,然后盖上杯盖放在了吕秋生面前。

    吕秋生乘着沈嘉珏倒水之际,用眼睛的余光偷瞄了漂亮儿媳两下,顿觉一阵心动。

    沈嘉珏凭着女人的第六感,觉出了不对劲,猛的抬眼向公爹望去。

    吕秋生不敢和沈嘉珏的目光对视,连忙将眼睛挪移到了电视上,做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

    看见吕秋生装模作样的表现之后,沈嘉珏心里咯噔一下,暗想道,这老东西不会有什么想法,否则,怎么会这么晚过来呢?

    沈嘉珏对吕秋生素无好印象,自从她嫁到吕家来之后,便感觉到公爹不对劲,总是有意无意偷瞄她的胸前、臀部,让她很觉难堪。

    自从得知老公的那事之后,沈嘉珏在家里大闹了一番,从那以后,她便觉得公爹看她的眼神更不对了,让她有种心慌意乱之感。

    沈嘉珏在沙发上坐定后,刻意微微弯下腰,含着胸,将两腿并的紧紧的,不给吕秋生丝毫偷窥之机。

    看到儿媳一脸戒备的神态之后,吕秋生丝毫不以为意,伸手端起桌上的茶杯,看似随意的问道:“嘉珏,晓蒙这次出去多久了,什么时候回来?”

    沈嘉珏听到问话后,心里暗想道,你该去问你儿子才对,他美其名曰是出差,谁知道是不是干那见不得人的事去了,至于什么时候回来,鬼才知道呢!

    “爸,我也不知道,要不您打个电话问问他吧!”沈嘉珏冷声答道。

    吕秋生听到沈嘉珏冷漠的话语,不但没有生气,反倒出声笑道:“嘉珏,你跟晓蒙这些年,苦了你了,我们老吕家对不住你呀!”

    “爸,不说这事了,时间不早了,你要是没别的事的话,我想要休息了,明天还要上班呢!”沈嘉珏不愿再和吕秋生废话了,直接下了逐客令。

    若是一般人,儿媳妇已将话说到这份上,早就该站起身来走人了,然后吕市长可不是普通人,从决定来紫峰豪园那一刻起,他便没想着这么快离开。

    “嘉珏,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难得过来喝口水,顺便和你交流一下,你怎么还撵起我来了?”吕秋生故作不快道。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沈嘉珏听到吕秋生的埋怨之语后,自不便再多说什么了,只得冲其说道:“您要喝茶便快点喝,再不喝的话,这茶可就要冷了。”

    说话这话后,沈嘉珏便伸手拿过遥控器,轻摁了一下上面的按键,打开了电视机。

    若非魏一鸣正在卧室的床上,沈嘉珏这会便站起身来回房了,任由吕秋生一个人坐在客厅里,这会只能退而求其次,摆出一副你喝你的茶,我看我的电视,互不打扰的架势来。

    撇开吕秋生和沈嘉珏这对公媳不说,此时在房间里的魏一鸣到了要命三关的时刻。

    沈嘉珏出门之后,魏一鸣便动起了那把剪刀的脑筋,他费尽心机,才用手拿着了剪刀,下面一个步骤最为关键,他需要用剪刀将手上的胶带给剪掉。

    这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可就难了。

    沈嘉珏用胶带缠住了魏一鸣的手腕,距离的手的魏一鸣非常近,要想将其剪短几乎是不可能的。魏一鸣一连尝试了数次,都以失败而告终。

    略作喘息之后,魏一鸣决定退而求其次,手上的胶带既然弄不掉,那他便将腿脚上的给搞掉,只要脚能走动,他便有办法让双手恢复自由了。

    打定主意之后,魏一鸣便将身体竭力蜷缩起来,用手拿着剪刀,吃力的剪膝盖上方的胶带。由于手腕被帮着,手用不上力,魏一鸣足足用了五分钟,才将的腿上的胶带剪开,额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魏一鸣抬眼看了看紧闭的房门,丝毫不敢懈怠,继续去剪脚上的胶带。

    由于房门紧闭着,魏一鸣看不清客厅里的情况,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那便是快点拜托透明胶带的束缚,否则,等沈嘉珏过来,之前的努力便要付诸东流了。

    有了剪开腿上的胶带的成功经验,脚上的胶带便轻松许多,两分钟之后,腿脚便恢复了自由。

    之前一直被胶带捆着,魏一鸣的腿脚已有几分麻木了,摆脱束缚之后,他并未立即下床,而是在床上用力凳了一下腿脚,等恢复正常后,才从床上站起身来。

    起床之后,魏一鸣便想着怎样才能将手上的胶带搞掉,剪刀肯定靠不住,杀伤力太大了,一不小心便会剪到手,但除此以外,实在找不到别的工具。

    一番寻找之后,魏一鸣仍未找到应对之法,最终还是将目光落在了剪刀上。

    魏一鸣双腿膝盖处夹住剪刀,然后将两手之间胶带放上去,将其当做刀使,慢慢的磨,借此割开胶带。

    透明胶带吃软不吃硬,尤其惧怕锐器,魏一鸣算是找准了它的弱点,三、两下之后,便将其割开了。

    不知是兴奋,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在割断胶带一瞬间,魏一鸣的膝盖一松,只听见噗的一声闷响,剪刀掉落在了实木地板上。

    这一声不但魏一鸣吓了一跳,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的沈嘉珏也很吃一惊。

    端着茶杯正在慢条斯理喝茶的吕秋生也听到了这声音,抬头冲着沈嘉珏发问道:“嘉珏,什么声音?”

    “声音,哪儿有什么声音,你听错了吧?”沈嘉珏在说话的同时,悄悄将电视的音量调大了一点。

    “我明明听到有声音的呀,怎么会没有呢?”吕秋生说话的同时,便站起身来了,转头朝沈嘉珏的卧室看去。

    沈嘉珏见状,慌的不行,如果被公公看见魏一鸣衣衫不整的躺在她的床上,她就算满身是嘴,也解释不清楚。

    “爸,没事,可能是外面的野猫碰到了什么东西。”沈嘉珏站起身来一脸急切的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