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143章 一声惊叫
    情急之间,沈嘉珏说话的声音很大,房间里的魏一鸣听的一清二楚,吓得他连忙匍匐在床下,生怕被吕市长抓个正着,那样,他就算浑身是嘴也说不清楚。

    吕秋生听到儿媳妇的话后,心中虽仍有几分疑虑,但倒也未穷追不舍,他的心思完全在漂亮儿媳身上,至于其他的,则无暇他顾。

    “嘉珏,这段时间在单位里的工作怎么样?”重新坐定之后,吕秋生装模作样的问道。

    “还……还行吧!”沈嘉珏心不在焉的答道。

    之前见公爹站起身来的时候,沈嘉珏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这会见他重又坐下来之后,一颗悬着的心才稍稍放了下来。

    匍匐在床下的魏一鸣等了一会之后,并未见有人到房间里来,这才稍稍放下心来。他意识到这儿不是久留之地,吕市长若是推门进来的话,他可就彻底玩完了。

    打定主意之后,魏一鸣悄悄的猫着走到窗边,伸手打开白色的塑钢窗,探头往下看了看。窗户距离地面约一米五左右,跳下去时小心一点,绝不会有事的。

    魏一鸣抬头向门口打量了一眼,侧耳倾听了一阵,并不见动静,这才彻底放下心来,双手猛的一用力,将身体撑上去之后,再缓缓的抬由脚,然后左脚,最终整个人便站在窗户上,低着头,猫着腰,小心翼翼的先后将两只脚全都跨了出去。

    看着隐约泛白的水泥地面,魏一鸣轻出了一口气,双脚用力一蹬,猛的一纵身跳了下去。

    魏一鸣从小就不是安生的主,上中学时没少爬院墙逃课,虽说很多年没上墙了,但基本功还是在的。尽管如此,在跳下去之时,还是出了点状况,他的左手触碰到了打开着的窗扇,只听见嘭的一声,窗扇重重的撞在了窗户上,响声很大。

    吕秋生听到这声音后,再也按捺不住了,狐疑的扫了沈嘉珏一眼,心里暗想道,我儿子这种情况,她不会借机给其戴绿帽子吧,不行,我得去房间里看看。

    沈嘉珏吓坏了,浑身嗖的一紧,不知该如何应对。

    吕秋生不等沈嘉珏出声解释,迅速站起身来,佯怒道:“哪儿来的野猫,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吕秋生说话的同时,便快步向儿媳妇的房间跑去。

    老公公往儿媳妇的房间里钻,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是说不过去的,不过这会沈嘉珏正在吕秋生的面前坐着,没必要有太多顾虑。

    看见公公起身之后,沈嘉珏才回过神来,连忙站起身来,急声说道:“爸,你别进去,床上有……”

    沈嘉珏说到这儿,便停下话头,不知该怎么说下去了。片刻的慌乱之后,沈嘉珏稍稍定下神了,将心一横,急声说道:“爸,床上有我的内衣,你别进去!”

    吕秋生听到这话后,不但没有停下脚步,反倒更为迅速的向前跑去,伸手抓住门把之后,毫不犹豫的用力一扭,打开了门。

    沈嘉珏的动作虽然很快,奈何吕秋生正值壮年,又是男人,她压根不是其对手,见其打开门之后,心里暗叫一声完了。想到这儿后,沈嘉珏失声惊叫起来,啊——

    吕秋生正准备伸手开灯,耳边却突然响起了儿媳妇的惊叫声,再也顾不上一探究竟了,连忙回身关切的问道:“嘉珏,你怎么了?”

    沈嘉珏本以为完蛋了,想不到吕秋生竟在关键时刻停下了脚步,心里不由得重又燃起了希望,伸手捂住脚踝,娇声说道:“爸,我的脚崴了,疼……疼死我了!”

    沈嘉珏说话的同时,便用左手轻轻的捂住的脚踝,右手扶墙,一脸痛快的表情。

    吕秋生见此状况后,心中一动,两眼偷偷往房间里的大床上扫了一眼,开口说道:“嘉珏,你等一下,爸去开灯,然后扶你到床上去休息。”

    话音刚落,吕秋生不等沈嘉珏回答,便抬脚向主卧里走去。

    沈嘉珏本想以崴了脚为借口拖住吕秋生的,谁知他却径直走到房间里去开灯了,这下可全完了。

    啪的一声,吕秋生伸手打开了灯,房间里顿时便亮了起来。沈嘉珏见状,心里一沉,闭上了眼睛,不敢看往里面看了。

    吕秋生扫了一眼房间,发现很是凌乱,不但有剪刀、胶带,还有绳子、布片,心里暗想道,房间怎么会有这些东西,嘉珏在这搞什么鬼呢?

    尽管充满了疑惑,但吕秋生并未多想,转身向门外走去,边走,边冲着漂亮儿媳问道:“嘉珏,你房间里怎么这么乱,又是剪刀,又是绳子的?”

    在吕秋生打开房间的一瞬间,沈嘉珏便以为完了,听到这话后,心里又活泛了起来,心里暗想道,姓魏的自己挣开胶带跑了?

    想到这儿后,沈嘉珏连忙睁开眼睛,抬脚便向房间里走去。

    吕秋生见状,一脸疑惑的问道:“嘉珏,你的脚没……没事了?”

    此时的沈嘉珏压根顾不上回答公爹的问题,走到卧室门口时,急切的向床上张望。当见到魏一鸣并不在床上时,沈嘉珏一颗悬着的心彻底放了下来,转过身来对吕秋生说道:“爸,我脚没事了,这些东西是我搞创……创作用的,没什么的!”

    “创……创作?”吕秋生一脸懵逼的问道。

    沈嘉珏见状,娇声说道:“哎呀,爸,这是我们女人的事,你怎么总问呀?”

    吕秋生听到沈嘉珏这娇柔的声音,身子都酥了,哪儿还顾得上再说,自嘲道:“好,爸不问了,不问!”

    “爸,时间不早了,您回去吧,这家里就我一个人,若被人看见的话,指不定会说什么呢!”沈嘉珏在说话的时候,伸手拿起床上的剪刀,有意无意的对准了吕秋生。

    吕秋生本想再找个由头留下来的,看见沈嘉珏手中锋利的剪刀,只得装模作样的说道:“行,时间确实不早了,我先回去了,晓蒙出差去了,你一个人回家去住吧,方便一点!”

    “再说吧!”沈嘉珏说话的时候,心里暗想道,有你这老色鬼在家里,我才不会回去呢!

    吕秋生见状,一脸郁闷的向门外走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