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173章 人比花艳
    花姿婀娜,人比花艳!

    宁茹雪那娇美如花的容颜尽在咫尺,魏一鸣低着头双眸一动不动凝视着,久久没有移动分毫。之前心里的那两个小人此时已蹦出来了,争吵达到了白热化的程度。

    魏一鸣克制再克制,然而面对如此角色的容貌,只要是身体没病的男人,只怕都很难按捺得住,这对当事人简绝对是一种煎熬。

    魏一鸣之所以下不来最后的决心,怕的便是因此冒犯了宁茹雪,那样的话,以后两人只怕连普通朋友都没得做了,他可不想看到那一状况。

    就在魏一鸣犹豫不决之时,他突然发现宁茹雪的眼睛竟然缓缓的闭上了。魏一鸣可不是未经人事的菜鸟,女人在这还是闭上眼睛意味着什么,他心里再清楚不过了。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魏一鸣轻声念叨了一句,将心一横,低下头,缓缓的凑了上去。

    宁茹雪之前喝了不少酒,本就有点心慌意乱的,感觉到魏一鸣口鼻间呼出的热气后,崩溃感侵袭全身。她有心想要逃避,但心里又暗藏着渴望,矛盾至极。

    就在宁茹雪手足无措之际,魏一鸣准确的吻上了宁茹雪的粉唇……时间在这一刻定格,天地间仿佛除了两人砰砰乱跳的心脏之外,便再无其他声响,两人沉浸其间,久久不愿自拔。

    在窒息前那一刻,魏一鸣才依依不舍的抬起头来,宁茹雪脸上一片潮红,羞的一头扎进男人的怀里,久久不愿抬起头来。

    尽管良辰美景,佳人相伴,但魏一鸣却深知此处并非久留之地。韩武能在小肥羊火锅店里吃饭,虽没这么快回来,但这儿可是别墅门口,若是被左邻右舍看见女主人与陌生男子夜晚拥吻,传扬出去,宁茹雪还这么做人呢?

    “宁姐,你回去吧,我……我走……走了!”魏一鸣结结巴巴的说道。

    此时此刻,魏一鸣说出这样的话来的艰难程度可想而知,不但有强大的克制力,更要有当断则断的坚决,否则,绝开不了这口。

    宁茹雪一直到这会都有种腾云驾雾之感,听到魏一鸣的话后,羞的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伸手轻推开对方,头也不回向着家门跑去。

    魏一鸣站在原地久久没有离去,心里很是担心,生怕因此冒犯了宁茹雪,以后再见面,可就尴尬了。

    宁茹雪走进别墅之后,魏一鸣并未见到灯光亮起,心里隐隐有几分担心,生怕被出什么事。之前坐在摩托车上,宁茹雪可是脚麻的,走的如此之急,会不会……

    就在魏一鸣心慌意乱之际,别墅里的灯亮了,随后只见一个修长的人影站在门口处冲其挥手再见呢!看到这一幕后,魏一鸣彻底放下心来了,轻摁了一下摩托车喇叭,挂上档之后,向出口处驶去。

    一路上,魏一鸣都开心的不行,边骑着摩托车,边哼着小曲。他刚刚亲了宁茹雪,对方非但不生气,反倒依依不舍的向他挥手告别,这意味着什么,他心知肚明。想到这儿后,他便有种得意忘形之感。

    想到当日韩武能那趾高气昂的样儿,魏一鸣心里暗想道,姓韩的,你给我等着,老子迟早给你送上一顶绿帽子,看你还怎么装逼。

    孟婷婷带给魏一鸣的伤害非常之深,以至于他有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愿想起这女人,这一刻,他有一种报复之后的快感。这感觉不足为外人道,却让魏一鸣开心的不行。

    直到魏一鸣的摩托车在视线中消失,宁茹雪才有气无力的抬脚走向了客厅。

    在这之前,魏一鸣颇有点担心,既怕韩武能吃完饭回来,又怕被左邻右舍看见,宁茹雪却一点儿也不担心。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她那名义上的丈夫韩武能至少已有三个晚上没回家了。至于他去哪儿了,宁茹雪一点也不关心。就算韩武能回家,两人也是分房睡的,互不干扰。

    这种状况始于两年前,宁茹雪去外地出差,由于事情处理的比较顺利,她提前一天回来,结果看见韩武能和他的女秘书正躺在主卧的大床上。

    宁茹雪当时什么也没说,转身便往门外走去。她想过离婚,但她在芜州,大小也算是个的名人,为避免被人指指戳戳,她选择了隐忍,不过从此却再没和韩武能说过一句话,更别说同床共枕了。

    韩武能起先心里还有点愧疚,但久而久之也就习惯成自然了,不过从那以后,他再未将女人带回家里过,两人各过各的,倒也相安无事。

    宁茹雪已习惯了白天上班,晚上看看电视,和朋友们吃吃饭,逛逛街,美美容的日子。就在她的心如一潭死水时,一个阳光帅气的男人走进了她的视野。

    初见魏一鸣时,宁茹雪便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鬼使神差之下,她竟主动给他买的那身裙装打了五折。当时在面对营业员疑惑的目光时,宁茹雪只觉脸上热的不行,立即转身快步往办公室走去,一直到下班都没再出来。

    再见魏一鸣时,是他如醉猫一般瘫坐在路边,她毫不犹豫的开车将其送回了家。尽管魏一鸣将她的车里吐的一塌糊涂,宁茹雪却没有半点怨言,有的只是好奇。这年轻的男人到底经历了什么难事,使其如此悲观失望。

    如果说二次见魏一鸣时,他是一个悲剧人物的话,第三次见他,便是喜剧明星了,想到他那破成风筝一样的裤子,宁茹雪便有种忍俊不住之感。

    魏一鸣的裤子破成那样和宁茹雪一点关系都没有,但她在第二天上班时还是忍不住帮其拿了一条九牧王西裤。今天晚上,宁茹雪去不去朋友那拜访根本无所谓,她最终还是选择了过去,颇有几分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意思。

    魏一鸣提议请吃饭时,宁茹雪想都没想便答应了下来。当见到岳红彦和魏一鸣热聊时,她甚至有点后悔去小肥羊吃饭。

    当得知丈夫也过来吃饭时,宁茹雪颇有几分做贼心虚之感。到家门前时,她的腿确实有点麻,但远远没到走不动路的地步。当魏一鸣低头亲吻她时,宁茹雪的心都要从嗓子里蹦出来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