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224章 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
    上了芜州大道之后,魏一鸣将速度提了上来,片刻之后,便到了紫峰豪园门口了。

    “嘉珏,我还有点事要办,就不进去了,你就在这儿下车吧!”魏一鸣冲着副驾上的沈大美女说道。

    上次让魏一鸣跑了之后,沈嘉珏一直寻找机会请君入瓮,这会好不容易将其诓骗到别墅区门口了,怎么可能放其走人呢?

    “你不送我进去,我就不下车,就如刚才说的那样,你去哪儿,我去哪儿!”沈嘉珏摆出一副蛮不讲理的架势,在说话的同时,两眼直视着魏一鸣。

    魏一鸣若是知道沈嘉珏如此难缠,当日在省城宾馆里向其下手时,真会仔细掂量一番,然而,此时再回过头来想这些为时已晚了。

    沈嘉珏说完这话后,便仰躺在副驾上闭上了眼睛,不再理睬魏一鸣。

    见此状况,魏一鸣伸出右手,冲其白嫩的脖颈比划了一番,大有将沈大美女一手掐死之意!

    沈嘉珏并未真的闭眼,看到未免的这一动作后,当即便灵机一动,捏着嗓子喊道:“有人非礼,快来人呀!”

    尽管沈嘉珏是捏着嗓子的,但由于车里的空间有限,再加上魏一鸣“做贼心虚”,听到这声音后,猛的扑过去,伸手捂住沈大美女的嘴,在其耳边急声说道:“你乱叫什么呀,谁非礼你了!”

    沈嘉珏之前的喊声只不过为了吓唬魏一鸣而已,见其扑上来之后,心里真慌了,伸手用力将其推拒开,口中则急切的说道:“你干什么,这儿有摄像头呢!”

    紫峰豪园是芜州市为数不多的别墅小区之一,不但生活设施完善,安全防范措施做的也非常到位,小区门口都装有摄像头。

    魏一鸣听到这话后,当即明白沈嘉珏的意思了。小区门口装有摄像头,若将他们此时的状态拍下来,那可是要出事的。

    沈嘉珏在叫非礼之时,魏一鸣便扑了上来,他的用意是想堵住沈大美女的口,但由于摄像头的角度较高,车的高度较矮,看上去便像两人在亲热一般。

    意识到这点后,魏一鸣不敢再待在这儿,挂上档之后向着紫峰豪园小区里面疾驰而去。

    “你说会不会被拍到呀?”沈嘉珏一脸紧张的问魏一鸣道。

    魏一鸣白了其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我怎么知道会不会被拍到,都怪你,整这么一出幺蛾子来!”

    “魏一鸣,你真是猪八戒的武功——倒打一耙,这事明明是你的不对,怎么怪上我了?”沈嘉珏振振有词道。

    魏一鸣白了其一眼,怒声说道:“你乱喊什么呀,谁非礼你了?”

    “对你这种有前科的人,谁知道你想要干什么呀?”沈嘉珏自知理亏,强词夺理道。

    魏一鸣白了其一眼,低声说道:“懒得理你!”

    “魏一鸣,你说什么,有种再说一句,看姐怎么收拾你!”沈嘉珏怒声说道。

    魏一鸣没有搭理沈嘉珏,驾着车径直向前驶去。

    “行了,你也到家了,下车吧!”魏一鸣将车在联排别墅D区12幢前面停下之后,冲着沈嘉珏说道。

    “我酒喝多了,走不了,你送我回家去!”沈嘉珏娇声说道。

    魏一鸣听到这话后,一脸冷静的看着沈嘉珏开口说道:“古希腊哲学家克拉底鲁说过,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沈主任,我觉得我会连吃你两次亏吗?”

    魏一鸣话里的意思再明确不过了,上次在沈嘉珏家他被其狠狠阴了一次,今天断然不会再上当了。上次的事最让魏一鸣心有余悸的是沈嘉珏竟然用迷药对付他,他只是喝了一杯茶,便人事不省了。醒来时,沈嘉珏已将他绑在了床上,任由其宰割了。

    听到魏一鸣的话后,沈嘉珏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充满诱惑的笑意,娇声说道:“上次,人家只不过和你开个玩笑而已,我怎么可能真把你给那什么了呢!”

    说话的同时,沈嘉珏的目光扫向了魏一鸣的身体某处。见此状况后,魏一鸣心里一紧,下意识的将两腿夹的紧紧的。

    在这之前,魏一鸣也曾思考过一个问题,那天晚上,若非机缘巧合常务副市长吕秋生过来找其儿媳妇聊人生,沈嘉珏会如何对待他,会不会真把他给那啥了。

    魏一鸣思索了许久之后,都没得出答案。按说沈嘉珏不至于下次狠手,毕竟那可是要承担法律责任,不过他强歼人家在先。沈大美女这会指不定怎么恨他呢!若是在情急之下,倒也有可能直接用剪刀将他变成太监。每当想到这儿时,魏一鸣心里便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他暗暗告诫自己,为避免多生事端,以后一定要对沈嘉珏敬而远之。

    不得不说,此刻的沈大美女是很有诱惑力,身着薄衣短裙,两条如白脂凝玉一般的美腿触手可及,俏脸、脖颈在酒精的作用下微微泛着红色,两只会放电的眼睛不是含情脉脉的瞥向魏一鸣。面对如此诱惑,要想拒绝的话,可是需要足够的定力的。

    若没有之前那次如地狱一般的经历,魏一鸣一定会奋不顾身的扑上去的,但此时此刻,他心里很清楚,沈嘉珏越是做出这番诱人的姿态,越是怀有不可告人的目的,他绝不能轻易就范。

    就在魏一鸣思索着如何拒绝沈嘉珏之时,裤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连忙掏出一看,见是一个陌生的本地号码,犹豫了片刻之后,还是摁下了接听键。

    “喂,请问您是魏秘书吗?”手机传来一个焦虑而急躁的女声。

    魏一鸣见状,沉声答道:“我是魏一鸣,请问哪位?”

    “魏秘书,我是王美凤呀,您现在能来一下金阳大酒店后面磷肥厂宿舍区吗?这儿出了点事。”王美凤在电话急声说道。

    魏一鸣正愁不知该怎么脱身呢,听到王美凤的话后,当即便答道:“行,我这就过来,你在金阳大酒店的路口等我!”

    金阳大酒店的前身是市委市政府招待所,后面便是磷肥厂宿舍区,那儿有点类似棚户区,魏一鸣不知王美凤说的具体是哪儿,这才让她在路口上等。

    “行,魏秘书,我这就去路口等着您过来,再见!”说完这话后,王美凤便挂断了电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