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225章 我见犹怜
    听到耳边传来的嘟嘟忙音,魏一鸣也摁下了挂断键,将手机放在仪表盘上之后,冲着沈嘉珏说道:“沈主任,你也听到了,我有点急事要去办,真没法送你回家了,你还是下车吧!”

    魏一鸣此时的表现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那便是冷漠无情,他是有意为之。从沈嘉珏的表现来看,她颇有几分不到黄河心不死的意思,既然如此,魏一鸣便索性让他死了这条心。

    听到魏一鸣的话后,沈嘉珏没来由的觉得心里一酸,低声问道:“送我回家用得着三分钟吗,你就这么急吗?”

    沈嘉珏听到了之前魏一鸣所接的电话,知道他确实有事要办,不过正如她所说的那样,两、三分钟的时间是绝对抽的出来的。

    听到沈嘉珏略带哀怨的话语后,魏一鸣心里很是一愣,他转头瞥了沈嘉珏一眼,见其眼眶里竟隐约有泪水在打转,这很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片刻之后,魏一鸣便回过神来了,这是眼前这美丽少妇的惯用伎俩,先博取他的同情,然后再出手狠狠收拾他,绝不能再上她的当了。

    “沈主任,不好意思,我真有急事要办,要不然一定送你回家!”魏一鸣睁着眼睛说瞎话道。

    听到魏一鸣的话后,沈嘉珏顿觉一阵火起,伸手猛的推开车门,怒声说道:“谁要你送呀!”

    下车后,沈主任猛的用力一关车门,只听见嘭的一声,捷达车都被震的轻轻摇晃了起来。

    看到沈嘉珏恼羞成怒的表情之后,魏一鸣心里不由得犹豫了起来,不过他最终还是没下车,挂上档之后,猛打方向,踩下一脚油门之后,冲着来路走去。

    看着捷达车远去之后,沈嘉珏的怒火化成了泪水啪嗒啪嗒的滴落了下来。在酒桌上,她之所以主动出击,便是为了让魏一鸣送她回家,然后再如上次一般狠狠的收拾他一回。上次的那个药物很好用,沈嘉珏一直为魏一鸣预备着。

    在小区门口也好,到了家门口也罢,沈嘉珏都竭力忽悠魏一鸣送她回家。当其不为所动,严词拒绝之时,沈嘉珏的心里却生腾出了一股莫名的怒火,伸手推开车门,愤然从车里下来时,便是愤怒到了极点。

    当看见魏一鸣驾车毅然决然的离去之后,沈嘉珏再也按捺不住了,泪水夺眶而出,而且颇有点一发而不可收之势。

    初秋的夜晚,冷风凄凄!

    沈嘉珏却浑然未决,站在家门口,肩膀不停的耸动,仿佛是受尽了委屈的少女一般,我见犹怜!

    十分钟之后,沈嘉珏才一脸木然的伸手推开了家门,机械的走到深咖色的意大利真皮沙发前瘫坐了下来。

    就在这时,沈嘉珏的头脑中猛的冒出一个念头来,我真的只是想要好好惩罚他一番吗?

    这个问题出现之后,沈嘉珏头脑里的思维愈发混乱了起来,尽管她竭力想要找到答案,然而却始终未能如愿。此后的日子里,这个问题困扰了沈大美女许久,直到那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降临……

    魏一鸣虽觉得沈嘉珏最后的表现有几分怪异,但他并未往别的地方多想。自从上次从沈嘉珏家侥幸逃脱之后,他的戒备之心很足,生怕重蹈覆辙。

    出了紫峰豪园别墅区之后,魏一鸣便思索起王美凤给他打电话的用意。在这之前,江海药业的副总罗伽成可是被开发区分局治安大队给带走了,按说韩武能不敢再在这事上使了什么手段。如果和江海药业无关的话,魏一鸣实在想不出王美凤这么晚打电话给他所为何事。

    一脑门子问号的魏一鸣将车速提了上来,一刻钟左右之后,便将车停在了金阳大酒店门前。

    魏一鸣刚把车停定,王美凤和她的弟弟便迎了上来。

    在这之前,魏一鸣一直担心王美凤出事,这会见到她之后,根本不像出事的样儿,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王大姐,出什么事了?”魏一鸣推开车门急切的发问道。

    王美凤并未立即回答魏一鸣的问话,而是上前一步,走到其身边低声说道:“魏秘书,出事了,这里面有一户人家的情况和我孩子她爸的情况很像,您过去看看吧!”

    听到这话后,魏一鸣愣了愣神之后,才反应过来,压低声音问道:“王大姐,你是说磷肥厂家属院里也有人死了,情况和陈大哥相似?”

    王美凤郑重的点了点头,低声答道:“我昨天早晨带着两个孩子去小饭店吃早饭认识了一个女人,谈起大军的事之后,她告诉我,他邻居家的女人和我家男人相类似,我便过去看了。”

    说到这儿之后,王美凤冲着四周扫了一眼,见四下无人,这才接着说道:“我过去问了那家男主人之后,发现他妻子的情况和我孩子她爸很像,我便多留了个心眼,将宾馆里的电话告诉了那邻居。她刚才打电话给我,说那户人家的女主人走了。”

    魏一鸣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陈大军是吃了江海药业生产的治疗心脏疾病方面的药才没了。如果这一批次的药有问题的话,那便还有患者因此出事了。现在王美凤所说的这番话证实了他之前的担心。

    “你有没有去过死者家里呢,情况怎么样?”魏一鸣低声问道。

    “我刚去过了,人已经走了,情况和大军当初离开时很相似,十有八九是那药惹出来的。”王美凤说到这儿时,脸上布满了愁容,泪水已在眼眶里打转了。

    魏一鸣见状,低声安慰道:“王大姐,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你快点领我过去看看,如果真如你说的那样,这事可就严重了。”

    魏一鸣和江海药业的总经理韩武能之间有夺妻之恨,但此时此刻,他头脑中并无半点私心杂念,有的只是老百姓的身家性命,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事。

    王美凤见魏一鸣脸上的表情异常严肃,伸手悄悄擦去了眼角的泪水,低声说道:“走,魏秘书,我这就带你过去!”

    魏一鸣轻点了一下头,快步跟在王美凤身后向前走去。

    昏黄的路灯将王家姐弟和魏一鸣一行四人的身影拉得很长,片刻之后,他们便消失在了黑暗的小巷之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