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239章 这货不是人
    魏一鸣怎么也想不到昨晚谈的好好的,今天进个门都要费这么大的劲。之前那胖女人虽说有几分胡搅蛮缠之意,但一定是得到了费雪祥的授意,否则,她不会有那般笃定的表现。

    想到这儿后,魏一鸣便觉得一个头有两个大,早知道是这结果的话,昨晚他们便不走了。这会想这些已没用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进门之后,魏一鸣便看见一副冷冻棺材放在屋子的正中,一个年青人正跪在那儿烧纸钱,费雪祥则坐在一边,一脸呆滞的表情。

    魏一鸣上前一步,面带微笑的冲着费雪祥点头说道:“费大哥早上好!”

    虽说家里死了人,但面对热情洋溢的招呼按说费雪祥至少该回应一下,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费雪祥只是呆坐在椅子上,连头都没有抬一下。

    见此情景后,魏一鸣不由得轻蹙了一下眉头,他并不在意费雪祥的无理,但此情此景,要想和他沟通交流的话,只怕不容易。

    看见魏一鸣吃瘪之后,洪军上前一步,开口说道:“费大哥,你好,我是省报的记者,昨晚来过,我想就嫂子的事采访您一下,不知您能否行个方便?”

    洪军的态度非常客气,给足了费雪祥面子,不过却没得到应有的回应。

    之前,魏一鸣打招呼时,费雪祥直接没鸟他,这会听到洪军的话后,倒是开口,不过冷漠到了极点。

    “我不接受采访,你们走吧!”费雪祥看都没看洪军一眼,一脸冷漠的说道。

    洪军被其噎的不轻,有心想找句话缓和一下气氛,但硬是没能想出像样的话语来。

    吴晓倩见此情况,走到跪在一边的烧纸的男人身边,低声说道:“你好,这是你妈吧,我们想和你谈谈,不知……”

    跪在地上男人二十五、六岁,戴着一副眼睛,看上去斯斯文文的,长相和费雪祥有几分相似。

    “我和你们没什么好谈的,另外,她是我的后妈。”年轻男人的冷漠和费雪祥如出一辙,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 的感觉。

    吴晓倩听到这话后,并不以为意,继续说道:“作为继子,你能做到这点,更是不易。”

    作为记者,吴晓倩敏锐的感觉到眼前这个年轻的男人极有可能成为他们采访的突破口。至于为什么有这感觉,他也说不上来,只是一种直觉。

    “我不是她的继子。”年轻男人并不领情,一脸冷漠的冲着吴晓倩说道。

    他的话音刚落,只听见费雪祥怒声呵斥道:“伟子,你胡说八道什么呢,你是我儿子,怎么不是她继子?”

    年轻男人名叫费伟,是费雪祥和前妻的儿子。费雪祥和前妻离婚时,他是跟着妈妈的,压根就不承认刘桂花是他的继母。

    费伟听到他老子的话后,并未再开口,脸上却是一副不以为然的表情。

    始作俑者吴晓倩看到这一幕后,脸上露出几分犹豫不决的神情,她有心想再坑眼前这对父子一下,但又怕做的太过明显了,适得其反。

    魏一鸣看到这一幕后,眉头紧蹙了起来,他意识到如果任由事态这么发展下去的话,这事便算完了。从费雪祥和胖嫂的表现来看,有人给了他们不菲的封口费,而这人,魏一鸣闭着眼睛也能猜到,一定是江海药业的老总韩武能。

    对于韩武能硬生生的用钱去砸的做派,肖致远一点也不觉得奇怪,但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姓韩的这么会知道刘桂花的事的,他可没有未卜先知的能耐。

    魏一鸣上前一步,两眼直视着费雪祥冷声喝道:“费雪祥,我知道你收了别人的钱,而且还收了不少,我说的没错吧?”

    昨晚收了江海药业的老总韩武能的钱后,费雪祥便打定主意了,今天无论那两个记者来说什么,他都用四个字应对,那便是软硬不吃。他不但不同意尸检,而且连采访也不接受,准备给他们来个三缄其口。

    打定主意的费雪祥心里非常淡定,别说记者,就算警察,也不能强迫我开口呀!

    就在费雪祥以为吃定魏一鸣、洪军等人时,魏秘书却突然说出这话来,这让他心里很是没底。

    之前胖嫂一阵哭嚎将左邻右舍的人全都吸引过来了,魏一鸣、洪军、吴晓倩和王家姐弟进们之后,他们也跟着抬脚前进,将费家门口围的水泄不通。

    魏一鸣这话无异于重磅炸弹,众人听后纷纷议论了起来,更有人伸手指指戳戳的。

    费雪祥本就心虚,看到这一幕后,更是不淡定了,怒声冲着魏一鸣说道:“你……你胡说八道什么呢?谁收别人钱了?”

    魏一鸣对于韩武能的路数再清楚不过了,另外,费雪祥的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改变,若说这当中没有猫腻的话,打死魏一鸣,也不相信。

    魏一鸣最怕费雪祥如哑巴一般打死也不开口,只要他开口说话,他便不担心了。

    “我有没有胡说八道,你心里最清楚了,若是没有的话,你敢不敢当众发个毒誓?”魏一鸣两眼直视着费雪祥,冷声质问道。

    “我……凭什么要发毒誓呀,你以为是谁呀?”费雪祥色厉内荏的说道。说完后,便将目光挪到了一边,不敢和魏一鸣对视。

    费雪祥为人老实,尽心尽力照顾患病的妻子,多少年如一日。起初围观的邻居们听魏一鸣说费雪祥收了别人的钱,才不愿接受记者采访时,还有点不信,这会听到他的话后,则信了八九分。

    魏一鸣意识到这是他最好的机会,绝不能错过,否则,再想撬开眼前这男人的嘴,只怕比登天还难。

    “你没做亏心事,怎么不敢和我对视?看着我!”魏一鸣走到费雪祥身前弯下腰,冲其怒声说道,“我从没见过你这样的男人,妻子尸骨未寒,你却和害死她的人做起了航脏的交易,你就不怕她半夜回魂找你索命吗?”

    魏一鸣在说这话,伸直右手直直的指向躺在冷冻棺材里的刘桂花。

    费雪祥本就侧着身子坐的,听到魏一鸣的质问之语后,下意识的将身子左侧偏去,当看见冷冻棺材里的妻子时,他心里一拎,身体一歪,啊的一声惨叫,从椅子上摔倒了冰冷水泥地上。

    围观的众人看到这一幕后,纷纷议论了起来:

    想不到老费竟是这样的人,看不出来呀!

    怪不得他儿子来帮桂花烧纸钱的,原来是这么回事。

    这货不是人,是人都干不出这事来。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