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240章 不见棺材不落泪
    费雪祥听到左邻右舍的议论兼责骂声之后,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站起身来便要往房间里走去。

    妻子的事情上,费雪祥本就觉得非常愧疚,若非为了儿子买房娶媳妇,他是绝不会做这昧良心的事的。面对这操蛋的人生,你就算也再高的风格,也得为五斗米折腰,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儿子打光棍吧!

    魏一鸣好不容易搞出这阵势来,怎么会轻易让费雪祥脱身呢,当即便抢先一步站在其身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费雪祥见此状况,怒声说道:“给我让开,我累了,要回房间休息了。”

    “没人不让你休息,但你得先把刘女士是怎么死的说清楚,否则,你不能走!”魏一鸣一脸郑重的说道。

    费雪祥没想到魏一鸣如此强词夺理,当即怒喝道:“这是我家,你凭什么指手划脚的,给我闪开!”

    费雪祥在说话的同时,便伸手来推魏一鸣,由此可见的他心头的愤怒。

    魏一鸣见此状况,头脑急速运转了起来。正如费雪祥说的那样,这可是他的家,必须立即想个应对之策来,否则,确实不便挡住他的去路。

    在此情况下,要想找到一个恰如其分的理由不让费雪祥走,谈何容易。就在魏一鸣一筹莫展之际,东北角落里突然响起一个尖锐的女声,“费雪祥,我女儿到底是怎么死的,你必须当着大家伙的面说清楚!”

    魏一鸣听到这话后,开心的不行,顺着话音望去,只见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太太伸手指着费雪祥怒声质问道。

    老太太的年龄虽然不小了,但精神矍铄,耳聪目明、口齿清楚,很有几分气势。

    魏一鸣意识到这是费雪祥的丈母娘,死者刘桂花的老娘,此时此刻,没有谁说话比老太太更好使了,这正是谈破铁屑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老太太的话音刚落,只听一个怒气冲冲的男声响起,“费雪祥,我妈说得没错,你今天必须交代清楚我姐到底是怎么死的,否则,我妈全家人都和你没完。”

    说话之人是刘桂花的弟弟,四十七、八岁的年纪,身高虽只有一米七出头,但体型却非常壮实,若是动手的话,两个费雪祥也干不过他。

    费雪祥可以不鸟魏一鸣、洪军,但却不能不理老岳母和小舅子,当即回过身来,冲着两人说道:“妈,桂山,你们怎么也信这些外人胡言乱语呢,我对桂花怎么样,你们不会不知道吧,我难道还会害了他不成?”

    刘桂花的身体一直不好,费雪祥尽心尽力的照顾她,这些岳母和小舅子都看在眼里。魏一鸣、洪军、吴晓倩已和费雪祥父子牵扯好一会了,若非这个原因,他们早就站出来说话了。

    看到费雪祥的岳母和小舅子有偃旗息鼓之意,魏一鸣不干了,上前一步,沉声说道:“两位应该是刘桂花女士的亲属吧?费雪祥虽不会害了她,但你们别忘了人是会变的,尤其是在利益的驱动下。”

    费雪祥的岳母听魏一鸣的话有点费劲,转头看向了儿子,那意思是让他拿主意。

    刘桂山见状,开口说道:“小伙子,说话是要究竟凭据的,你总不能空口说白话吧!”

    “大叔,我是不是在空口说白话,你只需让费雪祥回答我一个的问题就行。”魏一鸣一脸笃定的说道。

    费雪祥可以不回答魏一鸣的问题,但如果有刘桂山的支持,那情况便不一样了。

    “行,小伙子你问的,这个问题就算是我问的,他不会不回答的。”刘桂山沉声说道。

    芜州的习俗是娘舅为大,尤其是在眼下这时候,刘桂山作为丧主,说什么便是什么。

    费雪祥将魏一鸣和刘桂山的对话听在耳朵里,心里暗暗叫苦,他正是不愿回答魏一鸣的问题,才要抬脚走人的,想不到转来转去又转回来了,真是倒霉透顶了。

    “行,既然娘舅发话了,那我就问了!”魏一鸣说话的同时,转过身来,冲着费雪祥道,“我还是刚才的问题,刘女士离世之后,你收了多少封口费?”

    魏一鸣说这话时,声音不大,语气却非常坚定,一副把握十足的样儿。

    “你……你血口喷人,谁收封口费了,我一分钱也没收。”费雪祥怒声咆哮道,一脸的无辜。

    “有理不在声高。”魏一鸣冷声说道,“我不但知道你收了封口费,而且知道给你的钱的是谁!”

    费雪祥人虽然老实,但并不傻子。昨晚,韩武能给他钱的时候,除了他带来的人以外,便只有胖嫂知道。从胖嫂的表现来看,一定也得了韩总的好处,她绝不会把这事说出去的。至于韩总带来的人,这事对于他们公司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他们更不会说出去。

    想到这儿后,费雪祥冲着肖致远怒声说道:“你倒是说呀,谁给我封口费了?”

    费雪祥之所以敢于大张旗鼓的质问魏一鸣,是因为他认定对方绝不会知道这事,这么说只不过为了诈他。

    魏一鸣瞥了费雪祥一眼,心里暗想道,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既然如此,那就怪不得哥了。

    “给你封口费的这个人姓韩,我说的没错,而且数额不会小,否则,你儿子不会如此委屈自己的。”魏一鸣说话的同时,两眼直视着费雪祥。

    费雪祥怎么也想不到眼前这年轻人不但知道韩总给的封口费,而且说数额不小,甚至还牵扯到了他的儿子,这让他的心里很是惶恐。

    魏一鸣注意到费雪祥脸上紧张的神色一闪而过,随即便被其掩饰过去了,但这已足够了。

    在这之前,听到费雪祥的儿子和吴晓倩的对话时,魏一鸣便意识到这当中有猫腻,将其和韩武能给的封口费联系起来,当即便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韩武能给了一笔数额不小的封口费,费雪祥有意将其给儿子,这才让其到跪在刘桂花的棺材前尽孝。儿子虽然跪在这儿烧纸钱了,但却并非心甘情愿,故而才会有之前的那番言论。

    人生中有许多事都是这样,看似毫无关联,只要多问一个为什么,立即便会有答案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