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242章 人在做,天在看
    别人听到魏一鸣的话后,是抱着一种看热闹的心态,而刘桂山和其母的心态与众人却截然不同。如果真如眼前这个年青人说的这样,那费雪祥手中可有一大笔钱,这钱说什么也不能让他一个人得。

    费雪祥事先便已打定主意了,无论魏一鸣怎么说,他都不认账,不过看到岳母和小舅子的脸色不对,他意识到这事只怕没想象的那么简单,他必须予以还击,否则,可是要出事的。

    想到这儿后,费雪祥两眼直视着魏一鸣怒声说道:“你干脆直接说我将妻子害死后,敲诈江海药业的老板,最终得到了一百万的赔偿,这岂不比你刚才说的要精彩多了!”

    费雪祥的话音刚落,肖致远便针锋相对道:“费雪祥,你的意思是我说的这些都是假的,压根就没人给过你封口费,对吗?”

    虽然费雪祥之前的话便是这意思,但魏一鸣将其说明白了,免得这货到时候不认账。

    “我从没见过什么封口费,也没人给过我钱,你若硬说有的话,那行,你将给钱的人找过来和对质,总不能你说什么便是什么吧?”费雪祥此时一扫之前的萎靡之态,如好斗的公鸡一般,两眼瞪着魏一鸣,隐隐现出几分狰狞之态。

    费雪祥虽然想不明白魏一鸣是怎么知道韩武能该他封口费的,但有一点可以确认,那便是姓魏的绝不可能将韩总找来和他对质,故而说这话他是有恃无恐。

    魏一鸣知道费雪祥打的是什么主意,嘴角当即露出几分轻笑,开口道:“费雪祥,你是不是认定我不可能将姓韩的找来,便有恃无恐了,你别忘了一句老话,人在做,天在看,你确定这事除了你、姓韩的和胖嫂以外,便没有第四个人知道了吗?”

    魏一鸣说的正是费雪祥心中想的,除了这三人以外,他实在想不出还有谁知道这事。

    魏一鸣说这话有两个目的,其一,借此机诈会一诈费雪祥,其二,帮派出所副所长李大庆拖延时间。

    看到费雪祥愣神之后,魏一鸣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嘴角的笑意更甚了。只要姓费的收了韩武能的封口费,他便一定有办法查出来。

    短暂的愣神之后,费雪祥意识到魏一鸣这话极有可能是在诈他,当即一脸愤恨的说道:“姓魏的,你别说这些没用的,既然你说我收了别人的封口费,你便把这人找来对质,你去找呀!”

    “行,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哑口无言的。”魏一鸣说完这话后,转头冲着刘桂花的母亲、兄弟以及围观群众说道,“大家稍安勿躁,我已让李所长去查这事了,一会便会有消息了。”

    之前便有人见到魏一鸣将李大庆叫过去面授机宜了,听到这话后,纷纷赞同的点了点头。

    费雪祥的儿子费伟听到魏一鸣的话后,一脸心虚的转头偷瞄了他老子的两眼,一脸不淡定的表情。费雪祥见状,狠瞪了儿子一眼,示意其别在朝他这儿看了。费伟见状,连忙将头转到了一边。

    魏一鸣将肥家父子的小动作看在眼里,心里暗想道,你们尽管在这儿“眉来眼去”,一会,哥便让你们变成一对傻逼。

    魏一鸣能理解费雪祥的做法,毕竟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但他只想着自己,置躺在冷冻棺材里的妻子于不顾,这太说不过去,他定要帮死者讨回一个公道。

    现场陷入了僵持之中,费雪祥心里却一点也不担心,他认定魏一鸣是在虚张声势,他绝对没法将韩总找来和其对质。别说办这事的是派出所长,就算公安局长,人家韩总也未必会鸟他们。

    费雪祥对韩总信心十足,这年头能随随便便拿出二十万出来平事的人,放眼芜州市又能有几人,姓魏的虽说是什么秘书,但也绝对做不到这点。

    魏一鸣确实不可能随随便便拿出二十万来,但费雪祥忘记了一句老话,那便是钱不是万能的,在这个社会里,还有很多比近前更为牛叉的东西存在。

    费雪祥不急,魏一鸣则更不着急了,姓费的认定他不可能将韩武能找来和其对质,而他压根就没想那么去做。这年头条条大路通罗马,何必在一棵歪脖子树上吊死呢?

    等了将近一刻钟左右之后,仍不见魏一鸣这边有动静,费雪祥冷声说道:“魏秘书,你要不要给李所长打个电话,他这办事速度未免太慢了吧?”

    “怎么,你做贼心虚呀?”魏一鸣冷声反问道。

    费雪祥听到这话后,当即便怒了,疾声说道:“你才做贼心虚呢,我只是想知道李所长什么时候过来,总不能一直等下去,这儿还有不少事等着办呢!”

    尽管围观的众人对费雪祥的做派有几分不齿,但他说的倒也是实情,等个一时半会没事,总不能让他们一直在这儿等着吧,这什么时候是个头呀!

    魏一鸣估摸着李大庆那边也差不多了,当即沉声对费雪祥说道:“半小时之内,如果李所长还不过来吧,那这事便算我信口胡诌,我当着众人的面向你道歉!”

    “这话可是你自己说的,我这儿可掐着表了。”费雪祥在说话的同时,低头看了看手上的腕表。

    魏一鸣一脸不屑的瞥了费雪祥一眼,转过身来和洪军、吴晓倩等人闲聊了起来,丝毫没有将费雪祥放在心上之意。

    见此状况后,费雪祥心里暗想道,你这会尽管装逼,等半小时之后,我看你怎么说。想到这儿后,费雪祥瞥见儿子心神不宁的东张西望,当即怒声说道:“小伟,你傻站在这儿干什么,还不快给你给你继母烧纸钱。”

    费伟听到他老子的话后,极不情愿的跪在刘桂花面前,啪的一声,用打火机点燃一张纸钱。

    费雪祥担心儿子东张西望的泄露了他的秘密,这才让其跪下身来烧纸钱的,如此一来,他便再后顾之忧了。

    魏一鸣看到这一幕后,心里暗想道,你以为喝止住儿子便没事了,真是天真,哥要是没有十足的把握,怎么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向你叫板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