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243章 击垮
    二十五分钟以后,副所长李大庆仍不见回来,魏一鸣心里有点不淡定为了,犹豫着要不要给他打个电话,按说这么长时间,他早就该过来了,这是怎么回事呢?

    费雪祥看到魏一鸣的表现后,脸上的笑意闪现出了几分隐晦的笑意,他是觉得李副所长没能将韩总请来,这才迟迟没有露脸,这意味着姓魏的等人就要滚蛋了。

    费雪祥已打定主意了,他并不希望魏一鸣的道歉,但他在离开之前必须帮其正一下名,承认之前的那番话是胡说八道,如此一来,这些围观的家伙便不会再对他指指戳戳了。都说吐沫星子能淹死人,费雪祥今日算是真正领会到这句话的含义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魏一鸣将右手探到了裤兜里紧攥着手机,准备给李大庆打电话。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了过来,他当即便意识到这电话不用打了。

    不出魏一鸣所料,眨眼之后,东城派出副所长李大庆便气喘吁吁的从门外跑了进来。尽管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但他还是在站定身体的那一刻不动声色的冲着魏一鸣轻点了一下头。

    魏一鸣见状,彻底放心了,这说明他交给李大庆去办的事儿妥了,如此一来,他便能好好收拾一下费雪祥了。

    费雪祥初见李大庆过来时,心里很是吃惊,当见到他只是独自一人过来,一颗悬着的心便放了下来。昨晚,除韩总以外,还有一男一女,费雪祥担心李大庆将他们中的一人忽悠来和他对质,那可就麻烦了。

    担心的是并未发生,费雪祥再没什么好担心的了,冲着魏一鸣发问道:“魏秘书,你这是想让李所长和我对质呀,你的意思是他给了我封口费?”

    费雪祥说这话时,一脸戏谑的表情,其中的用意不言自明。

    魏一鸣瞥了一眼,沉声说道:“想笑便笑出来,这么憋着,你不觉得难受吗,再不抓住机会,一会你可就笑不出来了。”

    费雪祥看到李大庆独自一人过来时,确实想大笑两声,但妻子就躺在距离他十来步远的冷冻棺材里,这会出声发笑的话,显然是不合时宜的。

    “行,我等着你让我笑不出来!”费雪祥在说话的时候,有意将大腿放到了二腿上,脸上布满是得意之情。

    魏一鸣见状,不再和费雪祥废话了,冲着李大庆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他将搞到的情况当众说出来。

    李大庆鄙夷的瞥了费雪祥一眼,上前两步,沉声说道:“费雪祥,你在农行、信用社各办了一张借记卡,信用社那张是你的工资卡,农行卡是怎么回事,你能否向大家解释一下。”

    听到李大庆的话后,费雪祥脸上的笑意陡然便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阴沉,嗖的一下站起身来,伸手指着李大庆质问道:“你……你凭什么调查我,我犯……犯什么罪了?”

    “我可没调查你,刚才在路上遇到个银行里的朋友恰巧说起这事,一时好奇,特来向你请教一下,怎么,这个卡见不得人呀?”宋大庆一脸坏笑道。

    费雪祥的这张卡是今天早晨刚办的,银行系统有延误,李大庆费了半天气力才查询到,这便是他过了这么长时间才过来的原因所在。

    听到李大庆的话后,费雪祥才回过神来,魏一鸣压根没让他去找韩武能,而是去银行查他的存款了。这招真是阴险至极,费雪祥一脸怨毒的瞪了魏一鸣一眼。

    魏一鸣看到费雪祥的表情后,开口说道:“我之前便说过了,人在做,天在看,你以为你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实则呢?当着大家伙的面,你是否该解释一下,这银行卡的问题。我说你的心真够大的,老婆死了不管,竟让帮着去银行开卡,真是奇葩。”

    “我办银行卡碍着谁的事了,国家又有哪条法律规定办丧事时不能办银行卡了?”费雪祥回击道。

    李大庆见此状况后,抢在魏一鸣的前面说道:“你去办银行卡和任何人都没关系,国家法律也管不着,但你能告诉大家你这卡里的二十万是怎么来的?”

    李大庆这话一出,现场当即便响起一阵惊呼声。费雪祥和刘桂花是磷肥厂宿舍区里的困难户,现在一下子竟然冒出二十万存款来,这怎么不让人觉得诧异呢?

    李大庆并未罢休,等众人的议论声小下来之后,接着说道:“你可别说这钱是你们夫妻俩省吃俭用攒下来的,你妻子无业,而且身体一直不好,这是你的工资单,一个月也就一千一百三十二块钱,二十万,你怎么攒?”

    李大庆这番话如炮弹一般不停的攻击着费雪祥脆弱的心理防线,最终将他给彻底击垮了。费雪祥一脸木然的瘫坐在椅子上,小声嘀咕道:“我也不想这样的,我也没……没办法呀!”

    说到这儿时,费雪祥的目光落在了妻子的冷冻棺材上情绪顿时变的激动了起来,在伸手用力扇自己耳光的同时,大声哭嚎道:“桂花,我对不起你,我不是人,你……你把我一起带走吧!”

    看见费雪祥呼天抢地的样儿,魏一鸣的头脑中浮现出一句老话来,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李大庆见状,走到魏一鸣跟前探头和其小声耳语了两句。

    魏一鸣轻点了一下头,走到正呆立在刘桂花尸体前的费伟身前,沉声说道:“小伙子,你来说说是怎么回事吧?这钱可是不办的,钱也是你存的。”

    事已至此,费伟意识到再隐瞒已毫无意义了,随即便把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

    根据费伟的描述,昨天半夜他接到了费雪祥的电话,对方让其明天一早必须过来一下。第二天早晨,他过去之后,费雪祥便将身份证和贰拾万块钱给了他,让其去农行办一张卡,然后将钱存进去,还说这是给他买房子娶媳妇的钱。

    “我问我爸这钱是怎么来的,他却怎么也不说,只说既不是偷的,也不抢的,等我继母的丧事办完,他便和我一起去买房。”费伟说到这儿后,悄悄将眼睛转到一边,不敢看他老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