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248章 情况不容乐观
    两天的时间眨眼而过,刘桂花出殡之后,尸体在火葬场转了一个圈后,被秘密送到了市人医的尸检室。

    得知这一消息之后,江海摇曳的总经理韩武能很是开心,在这之前,他已用钱买通了市人医和中医院两家医院尸检科的负责人。

    市人医是中医院是芜州两家最大的医院,韩武能认定刘桂花的尸体一定在其中一家医院做,现在果不其然被其猜中了,这让他一颗悬着的心稍稍放了一点下来。

    早晨九点左右,韩武能接到了市人医尸检中心负责人的电话,得知一会将要做一起尸检,而且据他说,医院领导对这事特别重视,特意将他叫过去交代了一番。

    韩武能当即表示让对方按照他事先交代的去办,并允诺事成之后给予他五万块钱好处费。有钱能使鬼推磨,那负责人当即便答应了下来,不过提出要先看见钱。

    江海药业是芜州市知名企业,西药的利润那可不是一般的大,多年的经营,韩武能积累了大量的财富,在他眼里,凡是能用钱解决的都不算事,当即便答应了下来。

    通过之前费雪祥的事,韩武能也学乖了,他让那医生将账号给他,先打两万块钱过去,另外三万等到事成之后再付给他。

    这是典型的一手交钱,一手办事,从医生的角度来说,事还没干便有两万块钱进账了,这说明韩总是非常有诚意的,他字没有拒绝的理由。

    挂断电话后,韩武能立即让现金会计韩雪给市人医实践中心负责人的账户上打两万块钱。韩雪接到电话后,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什么话都没说立即打了两万钱过去。

    得知韩雪已将钱打过去了以后,韩武能暗暗得意的想道,姓韩的,你不是想方设法的要置我于死地吗,你说服了姓费的又能如何呢?老子让你做尸检,等你看到报告之后,你就彻底傻眼了,哼!

    韩武能这会颇有几分意气风发之感,在这之前,他处处被魏一鸣压制着,现在好不容易能扳回一局了,心中的得意之情可想而知。

    就在韩武能以为好不容易胜魏一鸣一回时,一条手机短信打破了他心中的幻想。短信是市人医实践中心的负责人发来的,短信上写着,有法医参加,速想办法。

    韩武能看到这短信后,顿觉一盆凉水从头浇到脚,他怎么也想不到尸检竟会有法医参加,这时候让他想办法,怎么想呢?

    韩武能打了一圈电话之后,没有任何效果,逼不得已的情况下,只有给对方发了一条短信,让他一定要想办法将这事摆平,至于报酬,双倍支付。

    短信发过去之后如泥牛入海一般,再无任何回应,韩武能隐约感觉到了不对劲,但此时此刻,他也没有任何办法,只得听天由命了。

    昨天下午,柳绮彤回省城去了,临走时,脸上梨花带雨,小灿灿哭的像个泪人似的,上心的不行。魏一鸣逼不得已,只得向小萝莉保证,她外婆出院之前一定带她去应天找二婶。

    临近十一点时,魏一鸣走进了市人医院长凌道远的办公室。

    见魏一鸣进门后,凌道远忙不迭的站起身来迎接,边走边笑着说道:“魏秘书,你过来怎么不打个电话,我好去门口迎接呀!”

    前天在魏一鸣的帮助下,凌道远请市长夫人吃了一餐饭。由于市长夫人要求吃顿便饭,故而凌院长在菜肴的选用上很是上心,以绿色有机蔬菜为主。吃完后,董紫娟很是满意,脸上挂着开心的笑意。

    凌道远心里很清楚,这机会是魏秘书帮他争取来的,今日对他的态度较之往日又恭敬了许多。

    “凌院长客气了,我来主要是想了解一下尸检的情况,结果大约什么时候能出来。”魏一鸣沉声问道。

    凌道远请魏一鸣在沙发上坐下,亲自为其泡了一杯香茗,汇报道:“魏秘书,为确保尸检结果不出差错,我让他们谨慎一点,这可能需要一点时间。”

    “不急,我只是问一下而已。”魏一鸣点头说道,“凌院长,你的观点没错,我们宁可慢一点,但一定要保证检测结果的正确性和科学性。”

    凌道远听后,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在这之前,省报记者洪军和吴晓倩通过采访王美凤和费雪祥两人,关于江海药业生产的“神奇救心丸”存在重大质量问题的报道已撰写的很充分了。刘桂花的尸检报告相当于是直接证据,只要一出来,洪、呜两人的报道便能刊发了。

    魏一鸣说不着急,颇有几分言不由衷之意,不过他深知,在这事上心急是吃不了热豆腐的。

    说完这事后,凌道远便主动提起了黄母的病情,从开刀之后的情况来看,还是很不错的,现在问题的关键是从她脑袋里摘出来的那个瘤是良性的,还是恶性的。如果是良性的好办,如果是恶性的,那可就麻烦了。

    魏一鸣听到这话后,压低声音问道:“凌院长,根据你的经验,你觉得这瘤子哪种可能性比较大?”

    站在医生的角度来说,魏一鸣这话颇有几分为难人的意思,但在这之前,凌道远针对黄母的病例做过专门的研究,要回答这一问题并不难。

    “魏秘书,之前沪海的专家在这儿时,我便请教过他,根据他的判断,病灶的情况不容乐观。”凌道远说到这儿时,抬起头来看向了魏一鸣。

    虽说凌道远的话说的很婉转,但其中的意思已再明白不过了。所谓不容乐观便是指恶性肿瘤的可能性比较大,这是任何一个病人家属都不愿听到的消息。

    “魏秘书,专家也说了,这事不能光凭眼睛看,必须经过病理切片才能确定。”凌道远说到这儿,略作停损后,接着道,“专家的原话,这类病例他也看不准,正确率不超过百分之七十。若非我强烈要求,他是不会说的。”

    凌道远这话既是实情,也是在安慰魏一鸣,让他别把专家的判断太当一回事。

    “谢谢凌院,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这事谁也没有办法,只能交给老天爷了,如果真是不好的结果,也没办法,只能积极治疗。”魏一鸣略显颓废的说道。

    凌道远见状,连忙说道:“魏秘书,你放心,无论哪种结果,我们医院都会拿出最好的治疗方案来,竭尽所能为病人服务。”

    “谢谢凌院长!”魏一鸣热情的伸手和凌道远相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