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264章 该说对不起的是我
    “一鸣,是不是觉得很意外?”宁茹雪笑着问道。

    “意外倒没有,只是觉得……”魏一鸣说到这儿,下意识的停下了话头,不知该怎么往下说了。

    宁茹雪见状,伸手轻抚了一下额头的秀发,低声说道:“当初,他曾帮助过我家,大学毕业后,我便去了江海药业工作,后来……”

    魏一鸣之所以没想到宁茹雪和韩武能是一对,是因为两人在一起如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一般不协调。除此以外,韩的年龄要比宁大了不少,而宁怎么看也不像为了金钱和利益委屈自己的女孩。

    听到宁茹雪的解释后,魏一鸣才回过神来了,原来人家韩总采用的是迂回战术,看不出韩武能在这方面还真是个有心人。

    “之前,我并不知道他和你之间的事,直到半个月前,一次酒后,他说漏了嘴,我才知道你们认识,而且……”宁茹雪说到这儿 ,便停下了话头。

    宁茹雪和韩武能虽是夫妻,但两人之间的关系并不好,有时候一个月都见不到一次面。这段时间由于神奇救心丸的事,韩总的日子过的极不顺心,多次在酒后大骂魏一鸣,语言恶毒至极。

    宁茹雪这么说,是为了告诉魏一鸣,她和其接触并非怀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只是机缘巧合而已。

    就算宁茹雪不解释,魏一鸣也不会往那方面想的,毕竟他和其相识时,还这只是教育局的小科员,宁副总根本不可能从他身上得到任何东西。

    “一鸣,我知道他这人做事有点那啥,你能否……”宁茹雪说到这儿,停下了话头,抬头看向了魏一鸣。

    宁茹雪点明韩武能是她丈夫后,魏一鸣便知道她所求何事了。若是其他事一定没问题,不过江海药业的事办到这份上,别说魏一鸣说的话不管用,就连柳传松都未必能将其压下来。

    “宁姐,你了解江海药业这次的事情吗?”魏一鸣开口发问道。

    宁茹雪轻摇了一下头,低声说道:“我不清楚,只是听说好像有人吃了江海的药出了意外!”

    陈大军的死本来社会上就有很多对江海药业不利的言论,刘桂花出事后,这种言论便如瘟疫一般在芜州城里迅速流传开来了。老百姓可不管尸检报告的结果如何,有人吃了江海药业的生产的药出了意外,当然是你的问题。

    魏一鸣两眼直视着宁茹雪沉声说道:“宁姐,不是好像,而是确有其事,这是今晚刚出来的尸检报告。”

    说话的同时,魏一鸣便从包里拿出尸检报告递给了宁茹雪。

    接过报告之后,宁茹雪认真看了一番之后又递给了魏一鸣,低声说道:“一鸣,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

    “宁姐,抱歉,我……”魏一鸣刚说到这儿,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见是黄平的号码后,连忙摁下了接听键。

    黄平在电话里告诉魏一鸣,破坏他刹车系统的人已抓到了,是江海药业的保安经理孟军。

    魏一鸣轻道了一声谢谢之后,便挂断了电话。

    “宁姐,你认识江海药业的保安经理孟军吗?”魏一鸣冲着宁茹雪发问道。

    宁茹雪轻点了一下头,开口道:“孟军是他的表外甥,怎……怎么了?”

    魏一鸣接电话时,宁茹雪就在他身边,隐约听到了通话的内容,只不过不够真切而已。

    魏一鸣随即便将他的车制动系统被破坏,警方已认定是孟军所为,并已在徐城将其拿下的消息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宁茹雪。

    宁茹雪对她的丈夫并不了解,得知他竟然干出如此伤天害理的事,睁大了眼睛,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破坏汽车的制动系统,这意味着什么,经常开车的宁茹雪再清楚不过了,这完全可以和蓄意杀人之间划上等号。

    “一鸣,不好意思,之前那事算我没说!”宁茹雪一脸抱歉的说道。

    魏一鸣看到宁茹雪的表情后,沉声说道:“宁姐,只要你不怪我就行了,这事我真没法帮你!”

    天作孽,尤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一鸣,该说对不起的是我,但他的这些事,我事先真……真不知道!”宁茹雪低声解释道。

    魏一鸣听后,轻道了一声没事。

    宁茹雪又坐了片刻之后,便起身告辞了。

    魏一鸣将其送上车,直到她的车消失在夜幕中之后,才转身上楼。

    在这之前,魏一鸣怎么也想不到宁茹雪竟是韩武能的妻子。都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但这对夫妻无论怎么看都不像一家人,套用一句流行语来说,那便是好白菜都让猪给拱了。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魏一鸣刚到办公室,便接到了市人医院长凌道远发过来的短信,上面只有一句话,我过去了,谢谢指点迷津。

    看到这话后,魏一鸣明白除字面意思之外,凌道远还有请其帮着说情的意思,只不过没在短信中写出来而已,他暗暗将这事记在了心上。

    柳传松过来之后,魏一鸣便在第一时间将破坏他汽车制动系统的人已被警方拿下的消息向其作了汇报。

    当得知孟军是江海药业的保安部经理时,柳传松伸手在办公桌上用力一拍,怒声道:“这些人真是无法无天了,必须要严惩。”

    江海药业的事已告一段落的,而且柳传松已将这事让副市长秦家富牵头去办了,他也就没必要掺和其中了。

    官场上有许多忌讳,若搞不清状况的话,好心也能办出坏事来。

    明天嫂子、灿灿和黄母便要回老家云灌了,黄母刚开完刀,经不起颠簸,魏一鸣决定帮其找一辆车。这是一件小事,以他此时的身份,若是去小车班说一声,众司机准会抢着过去,但他却并未那样去做。

    为这事,魏一鸣特意去找了市府办主任龚磊,将黄母的情况向其做了说明,请其帮着安排一辆车,并表示油费有其个人支付。

    龚磊听到魏一鸣的话后,当着他的面便给小车班打了个电话,安排一辆车让明天一早去市人医。至于汽油费什么的,则是只字不提。

    魏一鸣深知水至清则无鱼的道理,这话他说过了便可,至于怎么操作,那便是龚主任的事了。

    向龚磊道了声感谢后,魏一鸣便出门去了。刚走到门口,手机便响了起来,当见到是芜东公安分局局长黄平的号码后,连忙伸手摁下了接听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