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268章 装孙子也没用
    挨了一顿胖揍的韩升总算回过神来了,在这儿,别说是公安局长的弟弟,就算是市委书记的儿子都没用,不想挨揍就乖乖听话,否则,这些人真能要了你的命。

    除此以外,韩升也觉察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意味,他先是被拉去医院做检查,随即又被弄到了这儿,最后狠狠的挨了一顿揍。他感觉到这事似乎有一双看不见的大手在幕后操纵,而针对的目标正是他韩某人。

    韩升在心里暗暗提醒自己道,好汉不吃眼前亏,暂且先认一下怂,等改天和哥哥联系之后,再找回场子。

    “龙……龙哥,我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您老人家,您高抬贵手,把我当个屁放了吧!”韩升点头哈腰的冲着黑脸龙哥说道。

    作为奸商的代表,韩升对见风使舵这套再熟悉不过了,使出来可谓是得心应手。

    龙哥见状,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沉声说道:“哟,韩总您可是公安局长的亲弟弟,您这话我可担待不起!”

    听到龙哥的这番奚落之语,韩升不但不敢说半个不字,反倒抬手给了自己一个耳朵,口中怒声骂道:“他妈的,你这臭嘴竟敢在龙哥跟前胡说八道,抽死丫的!”

    一个耳光打下去见效果不明显,随即又一连扇了自己两、三个耳光,做足了戏。

    看到韩升的表现后,赵一龙都有点佩服这小子,别人不知道,他可是知道的,姓韩的之前说的都是真的,他确实是东升建设的法人,公安局长韩升的弟弟。这货还真是个人才,不但装逼有一套,装起孙子来也一点不含糊。

    “行了,说说吧,犯什么事进来的?”赵一龙不动声色的喝问道。

    杀人不过头点地,若是其他人,到这份上,龙哥绝不会再为难他的,不过韩升却是个例外。赵一龙和刀子进看守所便是为了冲着韩总来的,这会自不会让其轻易过关。

    韩升听到这话后,心里咯噔一下,暗想道,这些家伙颇有几分嫉恶如仇的做派,若是被他们知道我让人打断曲大强的腿的话,准会再挨收拾,得编个其他理由。

    “一点小事,做生意时耍了个心眼,结果被人家给告发了。”韩升故作随意道,“来,诸位大哥,抽烟!”

    韩升说话的同时,便从衣袋里掏出软中华来,一人奉了一支,剩下的半包则直接塞进了龙哥的衣袋里。

    “软中,他妈的,这小子还真是头肥牛!”抽烟的同时,有人骂骂咧咧道。

    “猛子说的不错,这小子绝对是头肥牛,下点功夫问问他到底是怎么进来的?”赵一龙边说,边将那半盒软中扔了过去。

    吕猛本是暴力监舍的老大,赵一龙在道上的名声太响,他进来后,其便主动让贤了。这会见龙哥如此给他面子,心里当即便涌起了一股是为知己者死的豪情。

    “你,装逼货,给老子过来,我有事问你!”吕猛冲着韩升大声喝道。

    韩升之前挨的那顿揍中有百分之五十拜吕猛所赐,听到他的招呼后,哪儿敢过去。

    吕猛见韩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竟然不给他脸,心里的火噌的一下就上来了, 上去便是一脚将其踹翻在地,便是一阵拳打脚踢。

    堂堂韩总苦逼到了极点,刚喘过气来便又挨了一顿揍,不但不敢还手,连喊都不敢喊了。

    揍完之后,吕猛冲着手下人使了个眼色,当即便有两人将其架到一边去好好拾掇了。

    足足半小时之后,韩升将其所干的坏事一股脑儿全都交代了出来,连当年上学时爬女厕所墙头的事都没漏。

    在此过程中,吕猛也确认了一个信息,那便是眼前这货确实是公安局长韩勇的亲弟弟,这让其很是顾忌。

    赵一龙看到吕猛脸上的表情不自然,赵一龙便明白怎么回事,冲着刀子使了眼色,两人便站起身来亲自去“伺候”韩升了。

    一个小时后,韩升将关于他的所有事都交代清楚了,但却只字不提这些事与他哥哥的关系。他心里很清楚,这些事警察都已查实了,他承不承认意义不大,但千万不能扯到他哥哥身上去,否则,他们兄弟俩便彻底玩完了。

    赵一龙扫了几近晕厥如死狗一般蜷缩在墙角的韩升,冲着刀子轻摇了一下头。韩升之前在外面吃喝嫖赌,坏事做绝,身体虚弱的狠,若是真将其揍出什么问题来的话,他们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

    看守所的信息很快反馈到了芜东分局长黄平那里,黄局长当即便拨通了市府一秘魏一鸣的电话。

    听到黄平的话后,魏一鸣低声说道:“黄局,我看就到此为止吧,他知道这事关系重大,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将那人说出来的。”

    黄平听后,轻嗯了一声表示赞同。

    挂断电话后,魏一鸣辗转反侧难以入眠。韩升可不比韩武能,有个做公安局长的哥哥撑腰,只要捱过这段反戈一击的话,可够他好好喝一壶的。目前这种情况,韩升将所有的事都揽到自己身上,魏一鸣一点办法也没有,明知韩勇才是幕后主使,但却无可奈何。

    虽然很晚才睡,但第二天一早魏一鸣早早便起床了。

    今天是黄母要出院回家,魏一鸣自是要赶过去相送,故而不敢有任何怠慢。

    魏一鸣七点半便到市人医了,但黄雪莹却早早的将行李收拾好了。黄母也较往日更有精神,拉着外孙女的手和其开心的聊着天。

    见到魏一鸣过来后,黄雪莹连忙说道:“一鸣,你工作那么忙,怎么还过来呀!”

    作为乡计生办的小科员,黄雪莹知道市长秘书的辛劳,言语之间充满了体贴与关心。

    “婶子出院是大事,我怎么能不过来呢?灿灿过来,叔叔抱!”魏一鸣在抱起侄女的同时,冲着黄母说道,“婶子知道今天要回家了,气色很不错嘛!”

    “一鸣,这次真是谢谢你了,亲家母生了个顶天立地的儿子呀!”黄母深有感触的说道。

    黄母虽没什么文化,但明白事理,她心里很清楚,若非魏一鸣,她别说单人病房,就算那六人、八人的病房也未必有她的份,更别说请沪海的专家给她做手术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