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289章 塞翁失马
    钱家祥听到柳传松的话后,眉头轻蹙了起来,有心想要开口说点什么,最终还是没有作声。

    柳传松见状,像是想起了什么,开口道:“家祥,这事你就不用亲自过去了,让王松去办吧!”

    钱家祥昨夜也只睡了三、四个小时的觉,这会也累的不行。柳传松口中的王松是市委副秘书长之一,这事交给他去办,完全能胜任。

    听到这话后,钱家祥轻咽了一口吐沫,最终还是没有开口,只是轻点了一下头,答应了下来。

    “老板,我跟着检查组一起过去吧!”魏一鸣主动请缨道。

    虽说只睡了三个小时左右的觉,但由于年龄较轻,魏一鸣的表现远强于柳传松和钱家祥。

    钱家祥不等柳传松开口,抢先说道:“一鸣,这事牵扯较广,你的身份比较特殊,我建议你还是不要过去。”

    钱家祥这话看似是冲着魏一鸣说的,实际是说给柳传松听的,因为这事的拍板权在他手上。

    听到钱家祥的话后,柳传松略作沉吟,开口说道:“一鸣,秘书长说的没错,这事你就不要掺和了。”

    魏一鸣听到这话后,轻嗯一声,答应了下来。在这事上,柳传松和钱家祥的经验都要强于他,听他们的准没错,何况两位大佬不点头,他也去不了检查组。

    车进市委市政府大院后,柳传松马不停蹄的赶去常委会议室,钱家祥则忙着去安排检查组的事,魏一鸣径直走进了办公室,泡了一杯浓茶提提精神。

    与此同时,泰丰一号车的司机将车停在了县委书记夏文海家楼下,转过头来,低声招呼道:“老板,醒醒,到您家了。”

    夏文海听到招呼声后,第一时间睁开了眼睛,坐直身体向车窗外扫了一眼之后,开口说道:“谁让你把车开到家里来的,这不是胡闹吗?”

    泰丰县遭遇龙卷风灾难,作为县委书记,夏文海工作时间却在家里睡大觉,这要是被人捅出去,可够他喝一壶的,夏书记决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

    司机听到训斥之语后,哪儿还敢开口,低着头一言不发的坐在驾驶座上。

    夏文海见状,低声说道:“老方,我知道你是好心,但在这节骨眼上,我怎么能在家里睡大觉呢,去县委。”

    “是,老板!”老方说完,立即将车启动。

    夏文海到县委之后,第一时间便召开了常委扩大会,将副县长们和县府办主任全都叫过来参会。

    这个会议一直召开到傍晚,制定了数条行之有效的救灾方案,并要求相关人员尽快落实到位。

    会议结束之后,副县长谢云龙跟在夏文海后面走进了县委书记的办公室。

    谢云龙先是奉了一支烟过去,然后殷勤的帮书记点上火,在会客区的真皮沙发上坐定后,冲着夏文海低声说道:“书记,这一天累的够呛,我在皇都定了个包间,晚上一起过去喝一杯。”

    “你们去吧,我不去了,累了,想早点回去休息了。”夏文海一脸疲惫的伸手轻捋了一下大背头,开口说道。

    柳传松、魏一鸣好歹睡了三、四个小时呢,夏文海昨夜只睡了一个多小时,虽说之前在车上睡了一会,仍觉得累的不行,就算山珍海味也没胃口。

    “那行,书记,我先送你回去吧!”谢云龙一脸巴结的说道。

    作为从双桥镇党委书记晋升副县级领导干部的第一人,谢云龙自有其过人之处,在他眼里,县委书记夏文海比他老子还亲。

    夏文海听到谢云龙的话后,轻点了一下头,便站起身来了。谢云龙见状,连忙伸手拿起夏书记的黑色拎包,满脸堆笑的伺候着他出门而去。

    双桥镇的受灾情况非常严重,吴金山亲自带着乡党委、政府的一把手抢险救灾,很是辛苦。

    吴金山虽也拍谢云龙、夏文海的马屁,但他对工作还是很上心的,再说,大灾当前又有哪个当事人敢怠慢呢?

    就在吴金山和钟强回到办公室商量下一步该如何操作之时,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吴金山低头一看,见是副县长谢云龙的号码,连忙摁下了接听键。

    “喂,金山,我准备去皇都了,你过来了没有呢?”谢云龙一脸不快的问道。

    吴金山听到这话后,连忙开口道:“老大,你弟媳身体有点不舒服,我去不了了,我让钟强过去了。”

    谢云龙轻嗯了一声,便挂断了电话。

    吴金山刚把手机放下,钟强便疾声说道:“书记,我……我去合适吗?”

    钟强是从外乡镇调过来的,和谢云龙之间的关系只能说一般。虽说他巴不得有接近谢县长的机会,但当着吴金山的面还是要退让一番的。

    “没事,谢县长这人很容易相处的,我之前便想帮你引荐一下他了,一直不得空,今天可是个难得的机会,你一定要把握住。”吴金山故意低声说道。

    钟强听后,面露喜色,开口说道:“谢谢书记!”

    “老弟,怎么和我还客气上了?”吴金山煞有介事的说道,“时间不早了,你快点过去吧,谢县长最讨厌等人了。”

    钟强听到这话后,不敢怠慢,连忙快步出门去了。

    看着钟强出门之后,吴金山长出了一口气。钟强巴不得有机会和副县长谢云龙推杯换盏呢,而吴金山则已无需借助这些东西和谢县长保持关系了,故而也就没必要在意这些了。

    虽然龙卷风使得双桥镇看上去满目疮痍,但吴金山并不放在心上。这是天灾,谁也没法左右,另外,他相信省市县三级政府一定会给予镇上大力支持的。吴书记现在最担心的是那条大堤,搞不好可是要出大问题的。

    单从大堤的角度来说的话,龙卷风反倒有益无害。大堤目前这种状况一定要重修,而这费用可不在少数,若非有这场龙卷风,吴金山真不知该怎么筹这笔钱,现在则没必要费心劳神了,到时候只需从救灾款里挤一些出来便OK了。

    想到这儿后,吴金山虽觉得松了一口气,但也不敢掉以轻心,这事非同小可,操作不当的话,极容易惹出大祸来。想到这儿后,他立即拿起电话给乡党委副书记马继打了过去,让其立即来他的办公室。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