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296章 辞别
    从市长办公室出来,魏一鸣心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欣喜中夹杂着担忧,若是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那便是喜忧参半。

    柳传松让魏一鸣这两天做一番准备,下周一去泰丰县委组织部,那边会安排人送他去双桥镇就任。

    今天是周四了,对魏一鸣而言,有三天的休息时间,之前便答应柳绮彤去省城了,一直不得空,借此机会去看望了刘家大小姐。

    临近傍晚时,魏一鸣给夏彤打了个招呼,让她晚上别做饭了,一起下馆子。

    夏彤在电话里取笑他升官发财了请下馆子,魏一鸣笑而不答。

    魏一鸣虽说对范长健的为人有几分不齿,但夏彤对他还是很关照的,几乎每天都会做一、两道他喜欢吃的菜,如今,就要离开芜州了,理应感谢一下夫妻俩。

    除范长健和夏彤以外,魏一鸣还给胖子餐馆的老板陈飞打了电话,约其晚上一起吃饭。

    陈飞听完魏一鸣的话后,当即便是不用麻烦了,在他的店里吃就行。魏一鸣没同意,表示今晚要好好聚一聚。

    魏一鸣并不是芜州人,家人、朋友都不在这儿,除官场中人以外,能称为朋友的便只有这四人,决定今晚请他们好好吃一餐。

    当天晚上,魏一鸣、范长健、夏彤以及陈飞和他妻子马玉兰一起聚在距红桥小区不远的某酒店里的包间里。

    “一鸣,遇到什么喜事呀,说出来,让我们也跟着高兴高兴!”范长健满怀期待的说道。

    下班回家听妻子说魏一鸣今晚请去饭店吃饭,范长健当即便敏锐的感觉到他一定是遇着好事了,坐定之后,当即便迫不及待的出声询问了。

    听到范长健的话后,魏一鸣的头脑中不由得浮现出双桥镇遭遇龙卷风的那天晚上,他亲眼见其从一辆红色的丰田车里下来。当时虽然天很黑又下着雨,魏一鸣还是一眼便看出了开车是一个女人。

    看见魏一鸣愣神,范长健急不可耐的说道:“一鸣,快点说,和范哥还保密呀!”

    魏一鸣见状,端起酒杯冲着众人说道:“陈哥,范哥,两位嫂子,感谢你们一直以来的关照,我先敬你们一杯,我的工作可能要有所调整了,以后相聚的机会便少了,来,我先干为敬。”

    说完这话后,魏一鸣便仰起脖子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范长健听到这话后,迫不及待的将杯中酒喝完,迫不及待的问道:“老弟,去哪儿高就了?”

    魏一鸣等大家将酒杯放下之后,开口说道:“谈不上高就,去泰丰县的双桥镇,就是前段时间遭遇龙卷风的那个乡镇。”

    魏一鸣这么一说,大家都明白过来了。前段时间,电视新闻里经常播报双桥、龙河等几个乡镇受灾的情况,社区还组织大家捐款捐物呢!

    “怎么去那地方,刚遭了灾,这不是过去找罪受吗?”陈飞脱口而出道。

    “你知道什么,大灾当前更能干出一番事业来,一鸣,过去什么职务,副乡长还是副书记?”范长健一脸关切的问道。

    范长健虽不是官场中人,但他对这些东西非常热衷,说的基本七不离八。魏一鸣目前只是个小科员,下放到乡镇去,最多也就是副科,不是副乡长便是副书记。

    魏一鸣听后,并未明说,只是含糊其辞的说了句差不多吧!

    “一鸣,这可是大好事,来,范哥敬你一杯,祝你前程似锦,早日飞黄腾达,到时候,可别忘了拉范哥一把呀!”范长健满脸谄笑道。

    夏彤听到丈夫的话后,一脸不快的冲其说道:“你就敬一鸣酒就敬酒,哪儿这么多话,他又不是院长,怎么帮你!”

    “你知道什么,要不是一鸣,凌院长只怕早就被拿下了。”范长健开口冲着魏一鸣发问道,“一鸣,对吧?” 凌道远在这之前便主动将钱退掉了,然后去纪委说明了情况,最终的处理结果是党内严重警告处分,调离市人医,去了市里的另一所医院。

    凌道远得知这一结果之后,如释重负,当天晚上便到魏一鸣家里来拜访,恰巧遇上了范长健,这也是其知道这事的原因所在。

    “范哥,你可别乱说,我哪儿有这么大的能量。”魏一鸣矢口否认道。

    范长健刚想开口,夏彤在桌上轻踩了其一脚,示意他不要再胡言乱语了。

    这顿饭吃的很是开心,颇有几分宾主尽欢之意。魏一鸣真诚的建议陈飞,不要只局限于一隅,如果有合适的机会,要把生意往大处做,这样才有出路。

    听到魏一鸣的话后,陈飞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吃完饭后,五人一起往红桥小区走去。半路上,范长健接了一个电话,说医院有一例急诊患儿让其立即回去。

    魏一鸣见状,不动声色的冲着夏彤说道:“夏姐,范哥现在在医院挺手重视呀?”

    “他整天就知道瞎忙活,这段时间和钱德礼走的很近,我也懒得管他的事。”夏彤轻声答道。

    魏一鸣听后,轻嗯了一声,没有开口。

    到胖子餐馆之后,陈飞和马玉兰夫妻两回去了,只剩下魏一鸣和夏彤两人。

    夏彤侧过脸来,低声说道:“一鸣,祝贺你!”

    “谢谢,夏姐,我……”魏一鸣欲言又止。

    魏一鸣本想将那天晚上看到的那辆红色丰田车的事告诉夏彤的,想想还是没有说出口。

    “你去泰丰之后,这房子便会退掉了吧?”夏彤突然反问道。

    魏一鸣微微一愣,一下子不知该如何作答。他压根没考虑过这个问题,不过下乡去以后,这房子确实用不着了,再回来不知猴年马月的事呢!

    夏彤见魏一鸣不开口,自嘲道:“我这话问的就是多余,你人都去泰丰了,留着房子干什么呢!”

    魏一鸣听到这话后,心里很不滋味,下意识伸手轻拉着夏彤的柔胰,低声说道:“夏姐,我……”

    夏彤见此状况后,羞的不行,悄悄将手往外拽,魏一鸣的力道很大,拽了两下没拽出来,她也就放弃了。

    “夏姐,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吧!”魏一鸣说完这话后,便松开手,和夏彤一起往六号楼走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