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299章 担心不已
    天地良心,柳大小姐说这话时,绝非发现了什么不对劲之处,而是完全处于对老妈的关心,但停在慕凌晗的耳朵里却觉得格外刺耳,尤其是“发烧”一词。

    “没……没事,绮彤,你和一鸣,我出去买点东……东西!”慕凌晗说这话时,俏脸越发红艳,颇有几分不知该如何应对之感。

    “哦,妈,把茶杯给我吧!”说完和这话后,柳绮彤便伸手接过茶杯,冲着魏一鸣说道:“一鸣哥哥,你赶路累了吧,快点喝茶,这可是我爸前段时间从浙东的杭城带回来的极品龙井,你尝尝,味道可好了,嘻嘻!”

    魏一鸣忙不迭揭开杯盖,喝起查来,眼睛的余光却紧盯着慕凌晗,生怕其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来。

    慕凌晗看到魏一鸣的目光后,越发慌乱,伸手一把抓起桌上的拎包,略显慌乱的向门口走去。

    看见慕凌晗走了之后,柳绮彤便毫无顾忌了,紧挨着魏一鸣坐下,娇声说道:“一鸣哥哥,你来应天也不早点打电话,害得人家手忙脚乱的,哼!”

    柳绮彤说这话时,脸上虽带着几分恨恨的表情,但心里却很是开心,嘴角洋溢着隐藏不住的笑意。

    若说柳绮彤只是嘴上说说的话,魏一鸣此时是心里悔恨,早知道会一把将慕凌晗包在怀里,他说什么也不会给柳绮彤这个惊喜的。

    “一鸣哥哥,你怎么发起愣来了,在想什么呢?”柳绮彤体贴的问魏一鸣道。

    “没,没什么!绮彤,外面天气很好,我们出去逛一逛吧!”魏一鸣提议道。

    “行,一鸣哥哥走吧!”柳绮彤说话的同时,便站起身来往垃圾桶前走去,准备将手中的垃圾扔掉。

    “咦,水把削好的苹果扔掉了,真是浪费!”柳绮彤一脸疑惑的说道。

    魏一鸣本想开口的,想想之后,还是选择了闭嘴。

    柳绮彤和魏一鸣一起去了帝王陵、玄水湖,一直玩到天色擦黑才驾车回家。

    在路上,慕凌晗打电话过来问柳绮彤,他们还有多久到家。柳绮彤说快了,二十分钟左右便能到家。

    在此过程中,魏一鸣注意侧耳倾听,当听到慕凌晗的声音、语气并无异样后,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这一天在和柳绮彤游玩时,魏一鸣的头脑中不时浮现出发生在他和慕凌晗之间的旖旎一幕,心中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魏一鸣和柳绮彤到家时,慕凌晗正在厨房里忙碌,柳传强则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魏一鸣看到这一幕后,心里很有几分没底,走到客厅里陪准岳父看起新闻来。

    片刻之后,慕凌晗便招呼吃饭了。

    入座之后,出乎魏一鸣意料之外的是柳传强并未招呼其喝酒,只是不动声色的扒着碗里的饭。

    魏一鸣将这一幕看在眼中,心里很是没底了,悄悄用眼睛的余光瞥了慕凌晗一眼,见其脸上的表现一切如常,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由于没有喝酒,饭吃的很快。

    吃完之后,柳传强便招呼道:“一鸣,跟我到书房里来,我有点是和你谈!”

    魏一鸣听到这话后,心里咯噔一下,如果可以选择的话,他是真心不想过去,然而,现实中是没有如果的。

    走进书房之后,魏一鸣忙不迭帮柳传强泡了一杯茶,然后在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心里怦怦乱跳个不停,脸上却还要装作没事人一般。

    柳传强接过茶杯,并未说话,而是两眼直视着魏一鸣,仿佛要把准女婿看穿一般。

    魏一鸣见此状况后,心里越发没底,只觉得后脊梁上冷汗直冒,暗想道,上次的事只怕慕凌晗便告诉柳传强了,再加上这次的事,这是要新账旧账和他一起算呀!

    柳传强的目光虽不如柳传松那般犀利,但由于他的身份特殊,是他的准泰山,这让魏一鸣的心中的很有几分不堪承受其重的感觉。

    就在魏一鸣胡思乱想之际,柳传强沉声说道:“一鸣,到下面之后,你准备怎么干?”

    魏一鸣此时的思绪正正在天马行空呢,一下子没听清柳传强的话,下意识的啊了一声。

    看到魏一鸣的表现后,柳传强心里还是很开心的,这说明他在眼前这小子眼里还是有几分准泰山的威严的。

    “我问你到了泰丰的双桥之后,准备怎么开展工作,你想过没有?”柳传强将之前的问题重复了一遍,语气较之前轻柔了许多。

    听到这话后,魏一鸣回过神来了,开口说道:“到乡里以后,我想将主要精力放在做事上,尽可能做出政绩,尽量不掺和镇里的争斗。”

    魏一鸣的话音刚落,柳传强便开口问道:“这些是绮彤二叔对你说的?”

    这番话确实是柳传松告诉魏一鸣的,他只不过是照本宣科而已,于是轻点了一下头。

    “这观点不对,要想做事,哪儿有不得罪人的。”柳传强不以为然的说道,“双桥镇刚糟了那么大的灾,你这时候空降下去,要想干出一番成绩来,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在这当中,绝少不了与他人之间的争斗,你一定要做好这方面的准备。”

    听到这话后,魏一鸣觉得柳传强说的也有几分道理,于是诚恳的问道:“叔叔,在此过程中,我要注意点什么呢?”

    “我没在基层干过,不过想来也就那谢东西,打压与拉拢相结合。看准机会,不出手便罢,只要出手便将对方打疼打怕,让他不敢再胡乱伸手。”柳传强沉声说道,“除此以外,便要注意拉拢一切可拉拢的人,这样,你才能尽快干出有一番政绩来……”

    这一晚,翁婿俩在书房里一直聊到了深夜,在此过程中,慕凌晗烧了夜宵,亲自送了进来。魏一鸣和准岳母四目相对,并未看见什么异常,这才彻底放下心来。

    第二天中午,魏一鸣便驾车赶回芜州了。明天一早,他便要去泰丰组织部,然后再马不停滴赶到双桥去,时间还是挺紧的。

    柳绮彤将魏一鸣送上车,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一副小女人的姿态。

    魏一鸣见状,忙不迭的表示春节一定带他回云灌见父母,这才哄的美少女破涕为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