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314章 母老虎
    “姓马的,你这个王八蛋,这么晚了还不回家,又死到哪儿去风流快活了?”牛春花冲着电话怒声喝道。

    别看马继在乡里拽的像个二五八万似的,他可是个典型的妻管严,老婆只要一发飙,他当场便傻逼了。

    “刚吃完晚饭,打会小牌再回去。”马继小心翼翼的答道。

    “你小舅子都被关到派出所去了,你还想着打牌,给你十分钟,立即滚回家来!”牛春花咆哮道。

    今日,马继狠狠摆了新来的代镇长魏一鸣一道,这会正和四、五个铁杆手下聚在一起喝酒呢,吃完饭后,准备打八圈好好放松一下。谁知老婆却突然来电话说小舅子被关到派出所去了,这让其心里咯噔一下,很是吃惊。

    匆匆和狐朋狗友打了声招呼之后,马继便起身回家去了。一路上,马继本想打个电话给派出所长沈学军的,想想还是没打,准备等回家之后先向老婆问清楚是怎么回事再作决定。

    马继对小舅子牛前进也很是无语,这小子可谓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虽说在企管站工作,却整天和镇上的大小混子厮混在一起,没少惹是生非。马继为此说了他多次,但由于老婆的袒护,收效甚微。

    前段时间,小舅子突然让其帮他在镇政府宿舍区安排一间宿舍,他毫不犹豫的拒绝了。谁知当天晚上老婆便不依不挠,一直折腾到深更半夜硬是不让他上床睡觉,无奈之下,马继只得点头答应。

    这段时间,小舅子倒是没怎么惹事,马继通过旁敲侧击得知他看上了镇政府会计室的张萍了。虽觉得人家看上他的可能不大,但马继也未阻止,只要牛前进不惹事就行,至于其看上哪个女孩和他这个做姐夫的并无半毛钱的关系。

    马继刚一进家门之后,牛春花便扑了过来,冲其怒声说道:“姓马的,你还知道回来?我弟弟都被抓到派出所去了,你还只顾着自己风流快活,老娘这就剥了你的皮!”

    牛春花在说话的同时,便伸手挠向了马书记的脸。

    马继是镇上出了名的妻管严,他并非天生惧内,而是牛春花的战斗力实在太强悍了。牛春花人如其名,将近一米七的身高,体重一百六还多,长的五大三粗的,若是正儿八经动起手来,身材单薄的马继真不一定是她的对手。

    马继见状,连忙低声下气的向老婆解释道:“我只不过和王进、张明亮他们吃了顿饭而已,这还没打牌呢,你便打电话了,出什么事了,千金怎么会被抓到派出所去呢?”

    王进是纪委书记,张明亮则是副乡长,这俩都唯马继马首是瞻,三人经常聚在一起吃吃喝喝,打打小牌,相处的很不错。

    牛春花对马继再了解不过了,在她的眼皮底下,就算借其一个胆子,他也不敢乱来,刚才那话只不过是借机发飙而已。听到问话后,她就坡下驴道:“我也不知具体是怎么回事,前进打电话过来只说了句他被派出所在抓去了,电话便挂断了,我再打便提示关机了。”

    马继听到这话后,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之前,他没给派出所长沈学军打电话,是怕搞错状况,想不到小舅子竟真被带到派出所去了,这让他马书记的面子往哪儿搁呢?

    想到这儿后,马继一脸阴沉的走到电话机前,伸手拿起了话筒。

    电话接通后,马继还未开口,沈学军便抢先说道:“书记,您稍等一下,我再有两分钟便到您家了,一会当面向您汇报这事。”

    沈学军小心翼翼的态度让马继很是受用,当即冲着话筒冷声说道:“快点,今天你要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说法,这事没完!”说完这话后,马继便一脸愤怒的挂断了电话。

    搞清状况的马继是真生气了,牛前进虽说不上台面,但再怎么说,也是他的小舅子,俗话说,打狗还看主人呢,沈学军竟将他抓到派出所去了,这也忒不给马书记面子了。

    派出所在镇政府和马继家中间,直线距离不超过一千米。沈学军并未开车或是骑车,而是直接走过去的。他本想给马书记打电话解释一下这事的,但最终还是决定亲自跑一趟,生怕在电话里说不清楚。

    今天这事和沈学军并无半点关联,现在他却成了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这让其心里很是不爽。

    在马家门口站定之后,沈学军连做了两个深呼吸,这才伸手敲门。

    牛春花在这之前便听说沈学军要过来,敲门声刚一响起,并立即快步走过去敲门了。当看见站在门口的果然是沈学军,她心里的火噌的一下便上来,怒声咆哮道:“好你个姓沈的,我弟弟招你惹你了,你居然把他抓到派出所去,你让我以后还怎么做人,我和你拼了!”

    牛春花在说话的同时,便伸手抓住了沈学军的衣领,做出一副和其同归于尽的姿态。

    沈学军之前只顾着当面向马继将事情解释清楚,将他家里有只母老虎的事给忘了,何况他抓的可是母老虎的亲弟弟。

    “嫂子,您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马……马书记,您帮我劝劝嫂子呀,她这么做,我……我……”沈学军书说到后面,已不知怎么开口了。

    马继见状,连忙说道:“春花,你先撒开手,让沈所长将事情说清楚,你这样,前进只会多吃苦头。”

    听到马继的后半句话,牛春花回过神来了,伸手用力一拽沈学军的衣领,这才将其松开,怒气冲冲的扬声说道:“姓沈的,你今天不给我一个明确的说法便别想出这个门。”

    沈学军听到这话后,心中叫苦不迭,早知如此,他说什么也不到马家来,这会后悔已无任何作用了。

    看见妻子松开手之后,马继当即沉着脸冷声问道:“学军,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怎么把前进给抓到派出所去了,这让我以后还怎么在镇里混事?”

    沈学军是马继的铁杆手下,一直对其言听计从。马继怎么也想不明白沈学军今天抽的哪门子疯竟把他的小舅子抓到派出所去了,以后让他的这张老脸往哪儿搁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