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320章 棋逢对手
    别看方荣华已退休数年了,对镇上的情况还是非常关注的,否则不可能一下子便认出魏一鸣是新晋的一镇之长来。

    方荣华在任之时呼风唤雨惯了,退休之后特别渴望别人的尊重,魏一鸣作为代镇长,赴任数日便登门拜访,可谓给足了其面子。方荣华的态度很是热情,将魏一鸣请到客厅里坐下后,亲手为其泡了一杯明前龙井。

    “魏镇,这是我家二小子上周去杭城出差给我捎回来的,那边公司的老总送的,口味还算不错,你尝尝吧!”方荣华一脸得意的说道。

    魏一鸣听到这话后,伸手揭开杯盖轻吹了两口水面上的浮茶轻抿了一口,当即对方荣华说道:“方书记,你这茶如果只是口味不错的话,那便没有上品一说了。我虽初来乍到,但听镇上人说,方书记的两个公子不但事业有成,而且非常孝顺,从这茶中便能得到印证。”

    来之前,魏一鸣便待想清楚了,今天说什么也要将老爷子哄高兴了,届时,宿舍的事解决起来绝不费吹灰之力。

    方荣华听到魏一鸣的话后,开心的不行,当即笑着说道:“魏镇,我那两个小子事业什么的不说,对我那可是真的孝顺,知道我喜欢下棋,老二特意让他媳妇帮我买了一幅水晶的象棋,花了这个数!”

    说话的同时,方书记向魏一鸣伸出了两个手指头。一幅象棋两千元确实不算便宜了,难怪老方同志如此开心。

    魏一鸣正愁找不到和方荣华套近乎的途径呢,听到这话后,当即开口说道:“方书记喜欢下棋?”

    闻弦歌而知雅音!

    魏一鸣的话音刚落,方荣华便反问道:“魏镇长也喜欢下棋?”

    “略知一二!”魏一鸣点头说道。

    “太好了,魏镇来,我来切磋一下!”方荣华说话的同时,便站起身来去拿象棋和棋盘。

    魏一鸣见状,连忙站起身来帮忙。

    “这棋子真漂亮!”魏一鸣伸手把玩着水晶棋子,赞叹道。

    方荣华一脸得意的轻点了一下头,随即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轻叹一声道:“当年,我在镇上的时候,大院子里下棋成风,如今要想找一个对弈之人,难喽!”

    魏一鸣听到这话后,便明白方荣华话里的意思了。在一个单位里,领导有什么爱好,马上便会成为整个单位的爱好,这一现象乍一看很是怪异,但身在其中之时,便见怪不怪了。

    “今天难得魏镇长陪我这老头子下棋,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事,魏镇请!”方荣华边说,边冲着魏一鸣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方书记,这可不行,您先请,否则,我这棋就不下了!”

    “哈哈,魏镇长客气了,行,既然如此,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方荣华说话的同时,开心的伸手拿起了棋子,来了一个当头炮。魏一鸣见状,毫不犹豫的跳马应对,一时间,两人便在楚河汉界之间你争我斗了起来。

    魏一鸣当年在江南大学就读时,是象棋社团的社长,在业余旗手里水平不是一般的强,否则,在和准泰山切磋时,也不会胜的那么轻而易举。方荣华虽然喜欢下棋,但技艺实在稀松平常,比柳传强都不如。尽管如此,魏一鸣还是开心陪其下着。

    虽说今日过来的目的便是将老爷子哄高兴了,将镇政府的宿舍让出来,不过在下棋的过程中,魏一鸣并未太过放水。每次都能赢方荣华,不过优势都不明显,大有棋逢对手之意。

    魏一鸣心里很清楚,他若是故意让方荣华赢的话,老爷子反倒不快,他的下棋水平虽然不咋地,但眼睛可不瞎,一下子便能看出其中的猫腻来。

    “魏镇,我们再来一盘怎么样,不耽误你吧?”方荣华试探着问道。

    方荣华此时很有几分心痒难捱之感,每次眼看就要赢到魏一鸣了,最后却都是功亏一篑,这充分调到起了他的兴趣,颇有几分不达目的不罢休之意。

    “方书记,我初来乍到,今天过来便是想向您请教一下镇上的有关情况的,我们边下棋边聊,你看怎么样?”魏一鸣问话的同时,便摆放棋子了。

    方荣华听到这话后,巴不得了,连忙开口说道:“没问题,魏镇长,若说别的事,我老方不一定知道,你要说双桥镇上的这点事都在我这儿装着呢!”

    说话的同时,方荣华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头脑,一脸得意的表情。

    见此状况后,魏一鸣连忙送上两顶高帽子,方荣华愈发开心的不行。

    在下棋的同时,魏一鸣看似随意的问道:“方书记,吴书记的身体有什么问题?这几天好像在县里住院的,我本想过去看望一下,可他却说不用!”

    “吴金山的身体,尽几把蛋,他的身体一般小伙子都赶不上!”方荣华不以为然的说道。

    “哦?”魏一鸣轻哦一声,便不再开口了,静待方荣华的下文。

    “钟强出事之后,马继本以为能更进一步的。据说,得知钟强被拿下的当天晚上,马继便和王进、张明亮在望月楼喝的酩酊大醉,当时,桌上的人称呼他不是马书记,而是马镇长,呵呵!”方荣华说到这儿后,轻笑了两声。

    魏一鸣没想到还有这个段子,这个马继未免也太张扬了一点,八字还没一撇的事竟然如此高调,这未免也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在这之前,魏一鸣一直想不明白马继在他履新当天竟会搞那一出,现在有点明白了。在马继看来,这镇长是他的囊中之物却硬生生的被其抢去了,他自是要搞出点动静来,否则,以后谁还听他马书记的。

    至于吴金山称病不出,则是给马继提供出手的机会,如此一来,吴书记便可坐山观虎斗了。代镇长和副书记不和,作为一把手,吴金山居中调停,如此一来,他的利益便能得到最大化,他这个“病”真是及时。

    方荣华看见魏一鸣有点失神,意味深长的说道:“一鸣老弟想出其中的门道了吧,这便叫作想生病便生病,不病也得病,呵呵!”

    “姜还是老的辣,方书记这话真是精辟,一鸣佩服至极!”魏一鸣说话的同时,冲着方荣华拱了拱手,态度很是恭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