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348章 这点觉悟都没有吗?
    周一上午临近十点时,镇党委副书记马继走进了魏一鸣的办公室。

    魏一鸣将手中的纸笔放下,不动声色的问道:“马书记,有事?”

    马继看见魏一鸣的表现后,心里暗想道,臭小子,你还真能装,你将老子的宿舍收回去,这事便算完了?你想的未免也太天真了。

    尽管心里很是不爽,但马继并未显露出来,沉声说道:“镇长,我这有两件事,想向你汇报一下,不知你是否方便?”

    上次在魏一鸣手中吃了瘪,这会是学乖了,心里虽然很是不快,但言语之间还是很客气的,不给魏一鸣以拒绝的理由。

    魏一鸣见状,伸手冲着马继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说道:“马书记坐,有什么事请说!”

    马继听到魏一鸣的话后,嘴角露出了几分隐晦的笑意,心里暗道:“小子,你之前不是很嚣张,这会怎么不见动静了,认怂也没用,老子今天一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马书记刚一坐定,于勇便奉上了一杯茶。在马继眼里,于勇只是个小人物,眼睛看都没往他那儿看一眼。

    于勇见到这一幕后,心里很是不爽,他虽只是个小秘书,但马继不给他面子便等于不给魏镇长面子,这是他无法容忍的。意识到这点后,于勇不动声色的将茶杯用力往桌上一放,有意将声音提高了八度,开口说道:“马书记喝茶!”

    马继没想到于勇会这么大声的和他说话,很是吃惊,身体微微一震,脸上当即便露出了几分不快之色,有心想要说其两句,但于勇却已转身走人了,让其颇有几分有力无处使的感觉。

    自从担任秘书以来,于勇的表现一直中规中矩的,今日之表现让魏一鸣很有几分意外之感。他一眼便看出于勇这么做是为了出气呢,看来之前倒是有点小觑对方了,在关键时刻还是很有点眼力的,而且敢作敢为。

    马继吃了于勇一个暗亏,连找回场子的机会都没有,心里很是郁闷,这会在面对魏一鸣之时便不再和其客气了。坐定之后,马继轻咳一声道:“镇长,关于人参种植户的事,你可是答应这周和他们谈的,不知……”

    马继说到这儿便停下了话头,看似在询问魏一鸣,实则确实却有几分挤兑其之意,避免他说话不算话。

    在这之前,魏一鸣便意识到了人参事件是马继给其挖的一个坑,不过他却不得不往里面跳,谁让他是一镇之长呢,这是推脱不了的责任。尽管如此,魏一鸣还是决定给姓马的几分教训,免得他太过目中无人。

    “马书记对这事好像很关心吗?我初来乍到,对这方面的事一无所知,要不,你帮着处理一下吧!”魏一鸣煞有介事的说道。

    听到这话后,马继连忙摆手说道:“魏镇长说笑了,我可没这能力,另外,老话说得好,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我是心有余而力足呀!”

    马继话里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你是一镇之长,这本就是你的分内事,别想往我身上推。

    魏一鸣之前那话只不过借机敲打一下马继,并没有真让他去办这事的念头,听到他的话后,当即冷声说道:“既然如此,马书记还是少操点心,否则,你便索性将这事拎过去。”

    魏一鸣说这话时,一脸严肃的表情,他话里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这既然是镇政府职责范围内的事,你作为党委副书记就少掺和一点,否则,你便索性将这事上拎过去,从此和我再无关联了。

    听到魏一鸣的话后,马继的脸上露出了几分讪讪之色,开口说道:“行,看来我是先吃萝卜淡操心了,作为经手人,我将消息传达到了便行了,从此以后,再不会过问这事了。”

    魏一鸣刚才那话便有几分当场打脸之意了,马继若是再继续纠缠这事的话,便有几分此地无银三百两之意了。

    说这话的同时,马继已打定主意了,本周之内,魏一鸣如果仍对这事不闻不问的话,他便让人“登门拜访”了。

    “除此以外,马书记还有别的事?”魏一鸣不动声色的问道。

    马继之前便说了他今天过来有两件事,魏一鸣这话颇有几分将话头往他嘴里递的意思,看似很给其面子,其实却是不然。魏一鸣通过这话是在表明一种态度,大有拉开架势和马继当面锣对面鼓好好干一场的意思。

    马继今日过来本就有兴师问罪之意,听到魏一鸣的问话后,当即沉声说道:“魏镇长,我有一事不明,想向你请教一下!”

    “请教不敢当,马书记有话请讲!”魏一鸣冷淡的说道。

    既然决定拉开架势好好干一场了,魏一鸣也不再给马继面子,言语之间很是冷漠,仿佛面对的是路人甲一般。

    马继听到魏一鸣的话后,当即开口说道:“魏镇长,镇上的那间宿舍分给我已有十来年了,我有点搞不明白你凭什么将其收回去。”

    前半句马继的语气较为舒缓,说到后半句时,一脸严肃的表情,颇有几分质问之意。他话里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这间宿舍在我马某人名下已十多年了,你来了尚不到十多天,凭什么将其收回去。

    面对马继的质问之语,魏一鸣强势的答道:“凭我现在是双桥镇的代镇长,够吗?”

    马继没想到魏一鸣如此强词夺理,当即怒声说道:“别说你只是个代镇长,就算是正儿八经的镇长,也没有资格收回我的宿舍。”

    打人不打脸,马继这话分明是冲着魏一鸣的脸去的,他自不会和其客气了。

    “镇上当初把宿舍分给你,是因为你有所需要,而现在你已不需要了,自要收回来,分给其他需要的人,亏你还是党委副书记,这点觉悟都没有吗?”魏一鸣声色俱厉的喝问道。

    马继听到魏一鸣的话后,气氛到了极点,伸手指着他说道:“谁告诉你我不需要宿舍的?今天你若是不给我个说法,我便去找书记说理去。”

    听到魏一鸣之前那繁华与后,马继是真的生气了,为了震慑住对方,他在情急之下将一把手吴金山搬了出来。

    谁知他的话音刚落,魏一鸣便针锋相对道:“就算你将这事捅到县委书记那儿去,也别想拿回那间宿舍。不信,你大可以放手试一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