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358章 对垒
    电话铃声骤然响起,马继一脸不快的伸手拿起了话筒,不等他开口,话筒里便传来了一个谄媚的话语,“书记,真是不好意思,会场里手机信号不好,刚才突然断了,我立即出来给您回电话。”

    沈学军可不是傻逼,自不会说他主动挂断电话的。马继心里虽然不快,但对方既然这么说了,他也不便多说什么,轻嗯一声,算是接受了他的解释。

    沈学军见状,暗暗松了一口气,忙不迭的出声问道:“书记,您刚才说乡里出事了,到底怎么回事?”

    马继听到问话后,么当即便把宦有志领着人参种植户到镇上来讨要说法,魏一鸣指使派出所指导员常江山将其带到所里去的事说了一遍。

    “学军,你这个派出所长很不称职呀,你给我一句通话,这所长到底能不能干了,要是不能干的话,我便给华局打个招呼,让他重新安排一个人过来担任所长。”马继冲着话筒一脸阴沉的说道。

    沈学军心里咯噔一下,忙不迭的说道:“书记,您放心,我这就干回来,一定帮您把这事摆平。”

    沈学军的派出所长本就是马继帮其争取到的,对方若是要将其拿下,那还不是闭着眼睛的事儿,书记大人已对他非常不满了,他哪儿还敢怠慢。

    马继听到沈学军的话后,怒声喝道:“你胡说八道什么呢,怎么叫帮我把这事摆平,这和我有什么关系,作为派出所长,你该在第一时间赶回来纠正下属的不当执法行为。话都不会说,怎么当所长!”

    听到马继的训斥之语后,沈学军心里虽很郁闷,但哪儿敢说半个不字,忙不迭的点头称是。

    “行了,你快点回来,挂了!”说完这话后,马继伸手将话筒扔在了话机上。

    听到耳边传来的嘟嘟忙音,沈学军长出了一口气,喃喃自语道:“既要做表子,又要立牌坊,卑鄙至极!”

    作为堂堂一所之长,沈学军的自我感觉还是很不错的,被马继当成孙子一般训斥,他自不会爽快,乘着他听不见,骂两声出气再正常不过了。

    骂完之后,气虽稍稍出了一点,但事可必须要办,否则,真将马继惹火了让局长撸了他,那可就死逼了。

    想到这儿后,沈学军不敢怠慢,驾车直奔双桥镇而去,连局长亲自组织召开的工作会议都顾不上了。

    常江山将宦有志带到派出所之后,径直将其扔进了审讯室,亲自过去审问他。

    宦有志作为阚河村的村主任和派出所指导员常江山虽没什么交情,但也算认识,见其坐定之后,忙不迭的说道:“常指导员,这都是一场误会,我可是村主任,怎么可能带人到镇政府来闹事呢,你信这话吗?”

    常江山听到问话后,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沉声说道:“据我所知,你现在已不是阚河村的村主任了,老实把你的问题交代清楚,你我都省事。”

    宦有志从常江山的话语中听出了几分不同寻常的意味,当即便怒声说道:“那姓魏的算什么东西,他根本无权撤了我的职,我要找马书记评理。”

    听到宦有志的话后,常江山一脸不屑的说道:“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呀,马书记只是党委副书记,魏镇长可是代镇长,镇政府的当家人,他说下来的话,你找马书记有什么用?”

    宦有志微微一愣,在他心目中,马继便是镇领导的代名词,有谢县长做靠山,双桥镇根本没有马书记摆不平的事。姓魏的初来乍到、乳臭未干,宦有志压根就没他放在眼里,这会听到常江山的话又觉得很有几分道理,一下子不知该如何反驳才好。

    常江山将宦有志的表现看在眼中,知道这事一时半会不会有结果,于是沉声说道:“宦有志,我给你一个小时将事情的来龙去脉想清楚,到时候,我们再谈。”

    宦有志不知常江山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心里虽有几分担心,但这儿可不由得他做主,只得眼睁睁的看着常江山站起身来出门而去。

    沈学军风驰电掣的赶回到派出所,稍一打听,便知道常江山在半个多小时之前将阚河村的村主任宦有志带了回来,心里的火噌的一下便上来了。

    “他妈的,老子一不在所里,他便借机生事,乘此机会,将其收拾妥帖了,免得以后再生事端。”沈学军低声怒骂完之后,站起身来便往常江山的办公室走去。

    常江山此时正端坐在老板椅上品茶呢,看见沈学军怒气冲冲的走进来之后,下意识的将手中茶杯放了下来。“所长,有事?”常江山不动声色的问道。

    作为派出所的二把手,常江山平时可没少受沈学军的气,不过谁让自己寡妇睡觉——上面没人呢,除了任其欺负以外,没有任何办法。自从搭上一镇之长的线后,常江山的腰杆子也硬了起来,不再像之前那般畏惧沈学军了。

    看见常江山满不在乎的表情,沈学军心里更怒了,大声喝问道:“谁让将宦阚河村的宦有志带到所里来的?”

    沈学军这话霸气侧漏,给人感觉他不是派出所长,而是公安局长。

    若是往日,常江山听到这话后,当场便会认怂了,迫不及待的向所长解释,紧接着便是低头认错,求请原谅,今日的常江山却并未按套路出牌。

    “所长,你的意思是宦有志不能抓?他身上不会有电视里经常演的丹书铁券、免死金牌吧?”常江山说这话时,带着极尽嘲弄的语气。

    沈学军没想到常江山竟敢如此这般和他说话,心里的火噌的一下就上来了,伸手在办公桌上用力一拍,怒声喝问道:“常江山,你怎么和我说话呢?”

    常江山听到这话后,并未如若是往日那般认怂,而是针锋相对道:“沈学军,请注意你的态度,你倒是说说我应该怎么和你说话?”

    所长和指导员在办公室里吵起来了,小警察和联防队员们听到动静后,齐齐涌到了门口,探头探脑的向里面张望,满脸好奇的神情。

    常江山见此状况后,心里暗暗对自己说道:“常江山,今天这场子你一定要撑下去,只有这样,姓沈的以后才不敢小觑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